【26年冤獄】前妻與張玉環重逢悲喜交集:「他還欠我一個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被指控故意殺人的江西南昌男子張玉環,在遭羈押長達9778天(約26.7年)後,於本周二(8月4日)被宣告無罪釋放,沉冤得雪。作為目前公開報道中被羈押時間最長的伸冤者,張玉環的案件備受外界關注,而他與前妻宋小女從離別到重逢的故事也賺人熱淚。

宋小女在接受內媒採訪時曾說,張玉環欠自己一個擁抱近27年,「我非要讓他抱着我轉」。相聚當天,張玉環與家人相擁痛哭,宋小女情緒激動一度昏厥。張玉環事後說,怕前妻太激動,就像朋友一樣和她握手,內心還是愛她。

▼影片|張玉環獲釋回家團聚與家人痛哭相擁▼

綜合內媒報道,8月4日下午,張玉環身穿黑灰相間的條紋衫,身上綁着紅色綢緞花在眾人的簇擁下走進張家大門。張的母親張炳蓮、前妻宋小女和兩名兒子上前迎接,眾人相擁而泣。期間宋小女因過度激動暈倒,當晚被抬上了救護車送往南昌一間醫院,她在注射鎮定劑後才逐漸平復心情。

宋小女事後表示,當時她看到張玉環回家那刻,內心悲喜交集,她知道在短暫的相聚後,自己最終要回到原先的生活,無法給張玉環一個完整的家,「他人出來了,卻還是一無所有。」

張玉環出事前與妻子宋小女的合照。(澎湃新聞)

據悉,1988年,18歲的宋小女嫁給了當時21歲的張玉環,育有兩名兒子。婚後第五年,張玉環被進賢警方認定為殺害同村兩名兒童的兇手,隨後被判決死緩入獄,整個家庭的命運也隨之改變,母子三人四處寄居,生活維艱。

1999年,宋小女身體不適,經檢查發現子宮腫瘤。為了生計和兩個兒子的未來,宋小女決定改嫁,但在簽訂離婚協議之前,她對現任丈夫提出了多個條件,其中包括必須無條件地對張玉環的兩個兒子好,同時允許她隨時回去會見張玉環。

報道指,在近27年間,宋小女始終沒有放棄替張玉環伸冤,僅讀過小學一年級的她只能憑自己認識的拼音查字典寫伸冤信,寫到最痛苦的時候她哭了,淚水浸濕了信紙,她又要重新寫一遍。1998年案件再審期間,宋小女獨自到南昌找「主管部門」伸冤,她回憶當時的情況說:「人家說你來有什麼用?你叫一個男人來,我說我家男人一個8歲,一個9歲,我就是男人。」

宋小女還稱,自己病情惡化後,因為不想拖累現任丈夫花錢治療,曾想過輕生,但丈夫下定決心不能放棄她。在宋小女最絕望的時候,她曾去探望張玉環,告訴對方自己是將死之人,「我知道你冤枉,但是我現在要死了,你就老老實實告訴我,你到底做了沒有,你讓我死得瞑目,好不好?」張玉環則勸她「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我真的沒有騙過你,我是冤枉的,你一定要活,如果你不活了,我怎麼辦?你要相信我。」

▼影片|宋小女接受內媒採訪真情流露▼

聽說前夫要無罪歸來後,宋小女在接受內媒採訪時亦未掩藏自己對前夫的想念,「他還欠我一個抱,這個抱我想了好多好多年,從他走,我總想抱總想抱,我非要讓他抱着我轉,從1993年欠到今天,他應該抱,他應該抱我,我也應該抱他!」她的真情告白也引起網民熱議:

「前妻談到他眼裏有光,這是騙不了人的。」

「天哪這麼多年了,換別人什麼都該磨平了,但她還像個少女一樣,眼裏有光,真誠表達愛意。」

「單純的感情就是這麼的簡單,一聲問候,一個擁抱。」

「平凡的感情最深入人心。」

「妻子是個有情有義的人,也遇到了有情有義的現任丈夫,祝以後幸福美滿。」

8月5日上午,宋小女陪同張玉環拜祭張的父親。時隔近27年後,二人再次緊握雙手,不過沒有擁抱。張玉環表示,他沒有擁抱宋小女是怕她再次激動暈倒,「我就以平和的心態,就和一個朋友一樣跟她握握手,她心裏就不會那麼激動了,內心我還是愛她的,還是喜歡她的。」

【案情回顧】

據此前報道,張玉環1993年10月27日被指控涉嫌殺害兩名男童而被捕,此後被判決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張玉環多次上訴,堅稱自己無罪,曾遭到刑訊逼供。江西高院最終在2019年3月1日對該案作出再審決定。

及至今年7月9日,江西高院第四審判庭公開開庭再審張玉環案,省檢察院出庭檢察員當日在庭上表明建議改判無罪,認為原審認定的物證證明力不足,三份物證都不能直接證實張玉環有實施犯罪行為,全案沒有任何客觀證據。檢察員又提到,張玉環的兩份有罪供述前後矛盾,作案地點、手段、拋屍時間等重要環節都有重大差異,真實性存疑,原審判決僅以一份有罪供述定罪,先供後證,與事實不符。

最終,法院在8月4日作出了判決,宣告張玉環無罪。宣判後,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有關負責人代表該院向張玉環賠禮道歉,並告知其有申請國家賠償的權利。張玉環的代理律師尚滿慶近日表示,將幫助他申請約700萬元人民幣國家賠償。

張玉環手寫的申訴狀。(受訪者供圖)

張玉環稱曾遭6天6夜刑訊逼供:放狼狗咬我

在沉冤得雪後,張玉環憶述,他在獄中的頭等大事是寫申訴狀,曾利用節假日寫過數百份申訴材料,也非常關注其他案件平反的消息,「特別感謝國家相關政策逐漸完善後還自己清白。」

張玉環又提到自己曾遭到過刑訊逼供,希望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我也不知道兇手是哪一個,我這次也是背黑鍋,背了27年,人生有幾個27年,(我經歷了)多少痛苦多少折磨……刑訊逼供的情況下,就逼了6天6夜,放狼狗咬我,現在手上還有傷疤呢,我心裏還是想要追究那個刑訊逼供的人的責任。」

(新京報/荔枝新聞/梨視頻)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