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毒】他們的二次元老婆 娃娃男自白:我毒,卻沒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公認毒界代表人物 ── 劇毒娃娃男,與公仔為伴,為公仔扮靚。坊間評論一面倒:有點變態。今日,拋開成見也不作前設,和兩名娃娃男與他們的「女友」一起結伴遊花園,探究這被公認卻很少人了解的超毒空間。

他們以不同姿勢、動作、打扮、衣著、道具,為娃娃塑造不同性格。(龔慧攝)

「咔」一聲,將幻象變成影像。(張碧尤攝)

就這樣,幻象成真,娃娃被拍得像真人一樣!(受訪者Billy提供)

你可能也曾見過他們的身影。揹着大背囊,衣著看來太隨便,提着長鏡頭,專注地圍繞幾個動漫figure拍照。人們把他們列為「毒L」,他們稱自己為「娃友」,「娃」就是指日本動漫figure。

記者準備「毒男」專題時,曾經邀請40名市民簡單記下「毒男」必備的特徵,十居其九都寫了「儲動漫figure」、「喜歡初音」、「沉迷於虛擬世界」等特徵。「娃友」=「毒男」,關係該是牢不可破。

娃友Billy今日的兩個主角是都是Fate/stay night 的黑Saber,Alex則有《超時空要塞F》主角的李蘭卡和虛擬女歌手初音。拍攝前,兩個大男孩為娃娃整理造型。Alex先用食指沾取小量髮蠟,輕輕用拇指推開,逐少逐少塗上娃娃前額瀏海。而Billy則輕輕噴上護髮噴霧,再從口袋中掏出一把梳子,小心翼翼地為娃娃梳理髮型,溫柔與一絲不苟表露無遺。

娃娃的道具精緻得令人驚嘆。(龔慧攝)

令Billy和Alex着迷的,除了快門「咔」一聲就可以令想像畫面變真實影像外,或者亦因為他們擁有娃娃服飾、姿勢、動作,甚至手中道具的控制權。「將她(娃娃)拍得像正常人在現實中生活般,像真人般實在,我好喜歡這種感覺。娃娃是假的,但透過相機,將你的幻想變成現實,那一刻,你會覺得娃娃是活生生的人。」Billy道出當中魅幻。

途人竊笑 娃男一笑置之

當兩個娃男專注於將夢幻化成「真實」,記者觀察附近途人的反應。有中年夫婦用手掩嘴竊竊私語,亦有不少人投以奇異目光。對於途人目光,Alex充滿正能量,「我覺得玩娃是一件令人自豪的事,我帶娃娃外出影相,別人會過來合影,甚至會讚賞我的娃娃漂亮,是很正面的事。」Billy也一笑置之:「有一次,有小朋友問媽媽,這叔叔很奇怪,為什麼會跟娃娃影相。對於這些,我不會有太大感覺,沒所謂啦,童言無忌。」

Billy(左)和Alex(右)分別玩娃4年及1年,都是被朋友導入途,便沉迷其中。(張碧尤攝)

我只當娃娃是女孩子,喜歡替她打扮,只因我未找到女朋友,家人便主觀地將找不到女朋友的原因歸咎於娃娃。
娃友Billy

單身是「因」 玩娃是「果」?

外人的觀感他們可以視若無睹,但家人和親戚的態度卻是無法不在意。Billy會將娃娃照放上facebook,所以他的興趣算是公開的,「家人會擔心我找不到女朋友,又怕我沉迷在娃娃上,交友會有困難,其他親戚亦會擔心我不喜歡正常女生。他們會有很多聯想,甚至批評我的相片色情、不雅。」

外界總認為這類「娃友」因在現實世界不擅交際,交不到女朋友,就將真實的感情、欲望投射在動漫人物上,甚至稱娃娃為「女朋友」,在虛擬世界中無法自拔,這種講法似乎將單身簡化為「因」,玩娃娃為「果」。這兩名娃友,恰巧也是單身人士。Alex回應起來不慍不火:「娃娃不能代替女朋友,我玩娃前沒女朋友,玩娃後亦沒女朋友,所以與玩娃沒關。」他一邊說,一邊為初音整理被大風吹亂的秀髮。問他會不會再努力,他答:「沒就算啦!」不過他也再三強調,他愛的焦點是「拍照」,不是「娃娃」。

較年輕的Billy也不認同這因果關係。「家人有時會用『你個女朋友』來稱呼娃娃,我會向他們解釋,我只是當娃娃是女孩子,我喜歡替她打扮。只是家人看到網上的相片,加上我未找到女朋友,所以便主觀地將找不到女朋友的原因歸咎於娃娃。其實我有嘗試過,但無奈工作時間長,工作上遇到的,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紀的阿姐。」他說時一臉無奈。

「毒」是社會現象,是指男生識不到異性。我是達不到社會期望,但不是我的錯。Package不好的男生在香港是不顯眼,我接受這事實。
娃友Alex

對於「毒男」標籤,Billy聳一聳肩:「食得鹹魚抵得渴,我的興趣不是一般人的玩意,惹來別人閒言閒語我覺得好正常,我不會因此而覺得不公平或無奈。我是毒L,我自豪。我又不是做犯法或令人不安的事,你喜歡怎樣說就怎樣說,除非是我的家人,我才會向他們解釋。」

Alex亦輕鬆笑談:「『毒』是社會現象,是指男生結識不到異性。我是達不到社會期望,但不是我的錯。package不好的男生在香港是不顯眼,我接受這個事實。package不好就發掘其他興趣吧,我玩娃之前亦有其他戶外活動,行山、踏單車、攝影。我『毒』就有較多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不需要理其他人的眼光,『毒』不是壞事,我可以有更多時間可專注在興趣上。」

娃友眼中,「她」們是「二次元女友」,歸於虛擬。(龔慧攝)

目標:找「三次元老婆」

虛擬與現實,你以為所有娃友都傻到分不清?娃友說,他們習慣稱動漫虛擬世界為「二次元世界」,現實世界為「三次元世界」。Billy解釋:「我有朋友會介紹娃娃為『二次元老婆』,現實的老婆為『三次元老婆』。這也是我的目標,我亦要努力找個『三次元老婆』,始終我也要在現實中生活。」

現實與虛擬,原來可以是平行線。自言游走在「雙次元」的這一群,為「毒」作了不太「毒」的註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