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毒】世人眼中的觀音兵:侍奉娘娘是等價交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觀音遇上兵」的情況其實愈來愈平常,眾人身邊總會有一位默默為「娘娘」付出的「觀音兵」,但做兵卻彷彿總是難以啟齒的事。記者身邊有同事,卻毫不避諱地承認自己「兵仔」的身分,自白「入伍」的經歷和心情。

娘娘與觀音兵的因果關係,就好像雞與雞蛋的哲學問題,可以討論一輩子時間。在愛情路中,單身的小毒毒為了討好「女神」,願意成為她的兵,赴湯蹈火,就算成為男友的機會渺茫,都希望有一日可打動「女神」,而娘娘亦樂於接收他們的呵護,適當的時候稍作回應,令裙下之臣以為他們的關係可再進一步,然後繼續呵護娘娘,一直循環下去。在旁人眼中,娘娘似乎是呼風喚雨的強者,一聲令下,就可以隨便呼喚「兵」做任何事,而看似處於弱勢的兵,其實又從這段關係中想得到什麼?

【做「兵」十年】女神:他不是男朋友 比男朋友更親更重要

原人對於「兵」這個略帶負面的標籤,直認不諱,「人生在世,一定會有娘娘,因為每個人對另一個人都會有fantasy。」似乎對於做兵,他不以為恥,反覆強調是一種「等價交換」。遇上娘娘前,他曾經與初戀女友拍拖5年,與之後的女友拍拖8年。他連在旅行時都可結識到異性,結識女性對他來說,其實沒太大難度。

眾「娘娘」的「兵」

在朋友眼中,他是有很多娘娘的兵:上司、同事、朋友、甚至有夫之婦。有的自稱是他「娘娘」,有的更會要求他用「娘娘」稱呼她,甚至叫他做「兵」,只因他一直對身邊女性都照顧有加。他說這份尊重,是源自小時候,會猜想母親的心思討她歡心的習慣,要照顧女性的想法一直陪伴他長大。所以他每年都會帶母親出國遊玩,每星期為女同事送上一大堆零食,知道她們生病會買粥慰問,對於母親以外而他又會對其照顧有加的女性,他都會歸納為「娘娘」;共有幾多個,他沒刻意數。如何才能成為他的娘娘?他說:「要有feel。」

【解毒】世人眼中的娘娘:我討厭收兵!

原人直認自己是個「兵」,而且是個低級兵--下士。

我不覺得自己man,只覺得某程度上這是她對我的肯定……我有時覺得我是無保安牌的保安。
原人

不過,訪問期間,他反覆提及的娘娘只有一個:前女友。他們的戀人關係只是維持了幾個月。「我們一起去旅遊回來,她覺得我不適合,說要將我降級做兵,其實我沒選擇。」一般情侶分手後,老死不相往來,但原人與前女友分手後,他無奈「被」做兵,而他亦習慣稱呼前女友為「娘娘」,繼續付出他的愛。女的高高在上,男的甘願奉獻,這種明確的從屬關係,其實在分手前已經開始。「之前我們去旅行,她經常提醒我,如果被人搶劫,我要站在她前面,幫她擋住所有子彈。我又不覺得自己man,只覺得某程度上這是她對我的肯定……我有時覺得我是無保安牌的保安。」為免影響她收兵,即使他們拍拖時,娘娘也不喜歡與原人合照,他都一一接受,更認為是「合理」,只因他覺得「收兵是她的私人生活」,不應干涉。

【解毒】我們眼中的毒男 三大特徵細說社會觀念

分手後,只要她一聲令下,只要是用得上他的地方,事無大小,他幾乎都不會拒絕:「娘娘不懂股票,我會幫她看PE、股價。我會為她洗飯盒,否則她會打我。試過去九龍城潑水節,娘娘要求我擋在她前面,如果我擋不到水,娘娘會不開心,因為她的相機好昂貴,要保護相機。她是攝影師,曾要求我早上做model試拍,好讓她下午可順利拍攝。她說幫她試影比我早上準時上班重要,有我着數,所以我當日比平常遲了半小時上班。」當然,每次他主動邀約,娘娘都會拒絕。

尋另類自我價值

娘娘與兵的關係可以持續,「兵糧」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而他所講的「着數」,原來是娘娘親自為他拍照留念作「獎品」,或者偶爾會傳送個人相片給他,好讓他可以稱讚娘娘。「娘娘會話我樣貌似白只,再過幾年就會似林雪。她有方法會哄我開心,但哄我開心的方法都是恥笑我。不過我覺得她的講法都make sense,因為她是在鞭策我小心體重。」回憶這種種,他語調淡然,彷彿沒什麼大不了。「『莫道你在選擇人,人亦能選擇你』,我會選擇娘娘。娘娘也會選擇兵,畢竟她派兵糧都要花時間。」這些相片,對自言朋友不多的他來說,也許是莫大的恩賜,最少證明了娘娘願意留意他、花時間在他身上,令他算是從娘娘身上找到另類「價值」。

做個小兵,就要知道自己的價值和位置,不要妄想逾越。

我去侍奉娘娘也可以是一種關係,未必如男女朋友,但也可以是一種寄託。
原人

稱得上為「娘娘」,其中一個條件就是多過一個追求者,受盡男生萬千寵愛,原人的前女友當然不例外。原人說,娘娘有很多高質醫生兵,而他只是兵階中的「下士」,軍銜最低的階級,「他們很有錢,所以『上尉』一定是醫生。你知道自己的價值在那,我不能給金錢上的支持,事業又不算好好,所以我只能去到某個位置,沒晉級的機會。」記者一邊聽他分享,心裏一直抱住疑問,究竟他苦苦獻殷勤是否想復合?但他卻否認:「起初我也會期望她可能會感動,但久而久之我覺得未必需要,我只是想對她好。有些事我預料是白做,不過就算白做都有得着,過程比結果更重要。」

侍奉是關係 也是寄託

花盡所有心思,願意默默守護一個女生,卻不期盼得到她,聽起來有點匪夷所思,但他卻不認為自己只是付出的那個:「這是一種等價交換,愛情是自由與安全之間的一種張力,一段看似穩定的關係其實可能暗藏危機。例如你覺得結婚好似較安全,但事實上離婚是好正常的。在這個年代,所有關係都是流動的,我去侍奉娘娘也可以是一種關係,未必如男女朋友,但也可以是一種寄託,總之自己開心就可以。所以我覺得與娘娘相處不需要有什麼得着,只是有東西我能offer。」

愛情在他人生扮演了什麼角色?他說:「愛情不是我的top priority,太花時間了!」

專頁:【解毒】原來毒男是這樣煉成的!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