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 Selina向全國「起跑」 人生再出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Selina 6年前身體過半嚴重燒傷,如今傷疤還在,但心態已經不同。(馬熙烈攝)

浴火重生,雖然已經用得有點濫情,套用在S.H.E成員Selina身上實在太貼切。

6年前一場拍攝意外,令她身體過半嚴重燒傷,經過半年的休養治療後成功出院,但身上的傷痕直到今天依然清晰可見。新生的皮膚薄而緊繃,令她的活動範圍大大受限,但她告訴我們,2014年她在台北完成了首次Nike Run Club(NRC)10K跑步。來到今天,她已經成功挑戰半馬。2016台北站跑10K,她取得1小時13分的個人最好成績。

對一個跑友來說,10K也許不算什麼,但這個女孩受過如此重的傷,甚至連醫生都告訴她以後無法做高強度運動,由一個腿也伸不直的狀態到現在可以跑起來,當中的辛苦,不足為外人道,她卻一一克服過來了。

高強度訓練,Selina做起來和一般人無異。(馬熙烈攝)

重新起跑的契機,Selina笑說只為興趣,「我讀書年代不喜歡跑步,因為氣管不好,每次跑步都會氣喘。會跑步,應該是因為想要挑戰不可能,挑戰自己。」但她除了要克服心理,還有身體障礙,「我雙腿受傷最嚴重,復康後關節靈活度不如以前,所以每次跑步都會很痛。」

儘管如此,在大家鼓勵下,她還是成功完成了10K,「跑步途中有點超出負荷,不太舒服,但第一次跑完後,我覺得很感動,感覺好像送了一份禮物給自己。」當時還有18000個女生和她一起完成賽事,她笑說大家一起跑,有點像「母雞帶小雞」,但正因大家互相扶持,她才能夠堅持完成這場賽事。

2015年,她再下一城,在台北完成半馬。三藩市、墨爾本、新加坡……慢慢將她的足跡踏進更多國家。半馬和10K看似只是多了一倍路程,但Selina笑說完全是兩回事,「半馬最後5K十分辛苦,唯有不停逼自己跟自己對話去撐過每分每秒,我會問自己,一直訓練是為了什麼?而身體反射性地一半一半向前動。」這個過程,每個人都要面對孤獨,「那時會覺得,身邊有多少人跑都好,最後還是要靠自己力量去完成賽事。」

每到一個巡迴站,都會邀請一班跑手和Selina「起跑」。(馬熙烈攝)

但運動對她來說已經成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汗水、發抖發酸的肌肉,沒錯是很辛苦,但運動能夠帶給你從裏面散發的快樂,一照鏡子,感覺自己的精神氣都齊全了,跑步能讓你自信滿滿,因為你知道沒有事可以難倒你。」

每一次跑步,對她而言都是一種突破。「跑步訓練和Nike Training Club(NTC)訓練都很辛苦,每次都要跟從教練指示提升自己的極限,因為這樣你才會進步,最重要是你每次都超越了自己。為了自己,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下去。」

雖說跑步是一個人的事,但Selina從跑步中得到的除了個人的修為,更多時還有身邊人的鼓勵,「有個女生的故事讓我很動容,她曾出車禍受了重傷,但看到我跑步,她也開始跑步,上幾個星期她告訴我她去跑了全馬。」

Selina將台北10K賽的號碼牌珍而重之的鑲起。(馬熙烈攝)

跑步帶給她的,遠遠超過大家的想象。

「我覺得現在的狀態很『自在』。好像身體裝了一個避震器,好的壞的都能夠坦然面對。」她說自己是一個很膽小的人,有一次在外景場地更衣室看見一隻大蚊子,尖叫了30秒,嚇得工作人員以為她出事了,「現在不會這麼害怕了。我知道自己有彈性有空間面對一切。」

5月27日,她完成了香港站的全國運動巡遊之旅,6月中旬會到廣州站,6月底還會到訪最後一站。她可以跑到多遠?也許並沒有終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