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婚姻不圓滿 兩次出軌的女人:聽從心聲原來很危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方依莉(化名)今年49歲,曾出軌兩次,25年的婚姻最後幸而保得住。記者問她,婚外情故事將惹來最多也可能最毒舌的道德批判,特別在風來火去的網絡,問她怕不怕。她答:「我不怕,我對自己唯一的稱讚是,我懂得自我反省。」

依莉的反省與她的故事很具戲劇性,當中也有一些富爭議的場景,訪問像在看電影,她的心理狀況和關係的張力好強。

她的故事,蘊含著婚外情微妙的典型特徵,也許與她大量的反省有關。從她內心世界,我們多少可以窺見「與婚姻同樣歷史久遠」的婚外情,怎樣真實呈現。它一旦發生,婚姻還有可能被治癒嗎?出軌、不忠、背叛、偷情,結合網絡,變得更為俯拾皆是,我們如何理解這件社會禁忌、備受道德批判卻有不少人都暗中進行的事情?

偷情男女不是現代之物,古來有之,只是科技與網絡發展令出軌變得更方便、不形於色。(iStock)

近年與偷情相關的熱門新聞,要數算知名偷情交友網站「Ashley Madison」被黑客入侵,3600萬個人資料被公開,惹來社會暗中一陣恐慌,眾人熱議「婚外情」。這3600萬當中也包括香港人,想真正了解香港婚外情狀況,從一些統計數字可略窺一二。

《南華早報》2013年的報導,「Ashley Madison」會員遍佈全球46個國家,其中香港有32萬名會員,可與日本匹敵。其香港版網站一登場,兩星期已有8萬名港人登記做會員,其中接近3萬人為女性。

明愛向晴軒婚外情支援在2015年公佈過一項調查,2014年至2015年期間,共接獲約1800宗新增求助個案,比2012年上升超過兩倍。而婚外情首要兩個原因,分別為「夫妻間缺少溝通」及「聚少離多」,婚外情對象多為同事或朋友,各佔三成。弔詭的是,明愛家庭服務2014年公佈的「21世紀婚姻觀.香港」,超過九成人認為,「從一而終」是婚姻的核心價值。反映「專一」在這時代,等同宗教信仰,可望不可即。

婚姻的承諾是一世一生、從一而終,離婚及偷情越來越普通,許下的承諾已成為奢望?(iStock)

婚外情不是近代事物,它與婚姻制度同樣歷史悠久,一旦有禁制,犯禁就油然而生,性別研究學者游靜在其專欄寫道:「婚姻制度應許了婚外情的出現,生產大量隱暪、不甘與偷偷摸摸的快感。」隨著通訊工具方便,也一再增加偷情的便利性,令婚外情的定義益加模糊:情慾短訊、偷偷玩交友apps、上偷情網站、看色情網站等等似乎等同偷情行徑,越想越可疑。

紐約知名兩性心理治療師兼作家Esther Perel研究婚外情多年,她為「出軌」作出以下三項定義:出軌是指另外擁有一段秘密關係,與對方情感上有連結,彼此在性方面產生化學作用,亦即激情。

多美好的婚姻 仍有所缺乏

Esther Perel另外一個有趣的觀察是,婚姻美滿的人也會出軌。不少心理學研究也顯示,為數不少出軌男,對伴侶及婚姻生活滿意。Esther Perel說過,一段多完美的婚姻關係,也有欲求不滿;而出軌,是冒著風險、可能失去現在擁有一切,包括家庭關係及聲譽,去換取如像心癮的滿足感。

更何況,大部分人的婚姻關係並不完美。

依莉在元朗出世,自懂事以來,家中的男人都不務正業,欠債的欠債,坐監的坐監,她13歲就要打工還債。23歲認識比她年長十歲的丈夫,他是她的first man,一直以來,家中的男人與丈夫是「蚊比同牛比」,認識丈夫過程像童話故事《灰姑娘》。她從苦命女孩,搖身變成備受呵護的公主。「當年他並不有錢,但賣光投資,幫我還債,還供我讀書。」依莉說。

「我頭上有好大光環,遇過最好、最負責任的男人,就是我丈夫。他專一,也長得好看,事事以我為先。現在,兩個兒子生性、孝順,家中經濟又不錯,有工人、司機,母親也搬來與我一起生活。有時早上醒來時,我會搣自己的臉,究竟是否做夢?這一切是否真的?」依莉的生活,是一個童話故事包著另一個童話故事,一個戲劇性包著另一個戲劇性。

她從沒有否認,自己過上的婚姻生活是幸福、是完美,她說幾多女人恨不來。在丈夫身上找到「從一而終」--但她卻沒有。她反覆自認「卑鄙、無恥、貪婪」,往後出現兩次婚外情,是要找回完美婚姻所缺乏,包括浪漫、性滿足與陪伴。

結婚後跟著丈夫從香港搬去台灣生活與工作,是另一個童話故事--《長髮公主》的開始。自此她彷如長髮公主被困在古堡內,寂寞枯燥。丈夫當高層,多年來習慣如一:早上六時起床,七時準時到公司,夜晚八點半回家。「初到台灣,人生路不熟,不懂說國語。早上六點幾你煮了早餐給這個男人食,之後他會不見了,到晚上才出現。」依莉形容這樣的相處過程「好恐怖」。他們當時住在故宮博物院旁五層高的大廈,跟童話相像到這種地步。

二十多年來——直至丈夫幾年前退休,依莉大部分時間一個人過。丈夫曾因為依莉的哭鬧決定辭職,但依莉不忍心丈夫這個模樣,決定改變自己,學畫畫、讀書、旅遊,學習做各樣事情塞滿時間。依莉曾經向母親透露第二段婚外情,那是一個同性密友,她幾乎全天候陪伴依莉,然後母親說過一句:「我也明白,有個伴好重要。」母親見證她十多年的生活。而身邊一兩個閏密甚至說過:「你有丈夫,有她,人生似乎好圓滿。」依莉心想,撇開良心、撇開宗教,真的好圓滿。比她的「完美」婚姻更為圓滿。

某兩性專欄作家告訴記者,偷情不再是男人的專利,她保守估計,十個女人就有四個偷情,這是她的觀察,不知道是否反映趨勢?(iStock)

追逐夢幻是危險動作

「在街市買餸也會遇上第三者啦。」依莉笑說,這句話逗趣卻不無洞見。

依莉是在Skype上接受訪問,那天她早早化了妝,說要以靚師奶的面目見我。未聊起前,她先提起自己一個興趣:「當我情緒不太好時,唔知自己得唔得,我會坐在酒吧外飲嘢,經過的人望我一眼,就計一分,那晚我攞到15分就埋單走人。」她說話鬼馬,但總繞有意味。她說女人就是這樣,結了婚也是這樣。

Esther Perel在「TED TALK」上分享她對婚外情現象的分析,曾經不只一個發生婚外情的人告訴她:我重生了。「有人外遇,是為擺脫沒精打采的人生;有人希望找回生活上失落部分;有人想要獲得注目,重新覺得自己獨一無二,覺得自己重要。外遇是一種背叛,也是表達渴望,及尋找長久在婚姻中失去的東西,例如熱情、被重視等感覺的方式。」Esther Perel沒有批判婚外情,而以人性角度.理解看似十惡不赦的「背叛行為」。如何在婚外情後,重建信任,重建婚姻關係,也是她研究的課題之一。

第一次出軌發生在婚後六年,依莉到台灣公幹,與一名師兄拍拖拍了三天。逛夜市、拖手,把家庭擺諸腦後,在機場分手時她哭得好慘。她在師兄身上找回戀愛、浪漫的感覺,原來這些她從沒有在丈夫身上經歷過。後來她把這件事向丈夫坦白,但丈夫竟回說:「我要反省,是否令你沒有安全感。」

不忠過後,希望修補婚姻關係的夫婦,能否如願以償?這是不少兩性心理學家關注的題目。(iStock)

第二次出軌對象是女同志,因為她想知道高潮是怎樣--生了兩個孩子仍然無知。她與對方上床純粹當作一夜情,滿足對性的好奇,「感覺原來不外如是。」她說,試過才發現自己對性生活興趣不大。但與朋友上床後,對方纏著她,甘為她做牛做馬、有求必應,一夜情變成了一段三年的婚外情。同志情人也是丈夫的朋友,偶爾留在他們家吃飯、過夜。想像那圍著桌子的四人,母親、丈夫、自己及情人,各懷心事,要有多少戲碼才可維持場面?一切像從沒發生。依莉每次想起,猶有餘悸,內疚到想死,脾氣益發暴躁、不安。矛盾的是她仍讓秘密關係繼續進行。

「這是我的陰暗面,衰貪心。什麼都有,就想要浪漫關係,試過了就想要性、要人陪伴。」依莉說,後來關係千迴萬轉,到了她不得不放手時,她決心離開這個女人,但幾次幾乎又回頭栽進去。經時半年,心碎得以平復,才察覺自己原來投放了感情。

第二次婚外情,依莉只告訴丈夫故事前半段,因他有心臟病,她好技巧性地「坦白」。「我不介意別人知道我出軌,但最介意丈夫的顏面何存?兒子多受傷害?婚外情這件事,很幸運,今天算是處理到。我從錯誤中學習好多,每次見證丈夫的仁慈,他越好我越內疚,不忍心再拿他當箭靶。」依莉說起歷史的演進,像抹一把冷汗,她的意思是,事件能過渡不是必然,過不到,她將後悔莫及,「撼頭埋牆也唔得掂」。

「追逐夢幻、聽從心聲去做一件事,原來是非常危險的動作。現今這世界,承受兩個人的忠誠,有多難?又有多少家庭過到這個考驗?」她這樣說好佛學,苦笑說道:「丈夫對我的信心,比起我對自己的信心大好多。」

訪問成為了告解似的,依莉說自己放縱任性、出軌;同時也珍惜經營20多年的家庭,自覺與丈夫無法分開,即使沒有責任或道義綁起他們。是的,兩種矛盾狀態並行不悖。然而她說過一句,50歲,大概不再講愛情,而是與另一半相處得好不好,以前想要愛、要性,現在似乎都不再重要。背叛、欺瞞是醜惡的,但它並不只婚外情才出現。依莉的故事令人思考,如果不想失去、離異,婚外情能是婚姻關係逆轉的一課嗎?因害怕失去一切,也許會令雙方重新治癒死水般的關係,學習換個方法再愛對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