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專題】學跳舞無前途?20歲登上美國舞台的首席芭蕾少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做舞蹈員能讓孩子養活自己嗎?」不少父母希望子女能有一技之長,替他們報讀不同的興趣班,如學習鋼琴、小提琴、繪畫等,芭蕾舞也是家長心中的不二之選。持有「舞蹈只是興趣而已」、「希望孩子能以學業為先」想法的人亦不少,即使孩子甚有興趣及天份,最後獲得父母支持,孩子選擇以舞蹈員為職業的又有多少?

Janis自3歲開始學習芭蕾舞,16歲獨自前往美國匹茲堡芭蕾舞劇院學校修讀全日制芭蕾舞課程。即使在不同的國外比賽中,被評審指出「欠缺先要條件,難以在舞蹈界中發展」的評論,但她最後以20歲之齡,成為數個美國芭蕾舞團的獨舞或客席首席舞蹈員,現於國際舞台上不停躍動着。

攝影:龔慧

音樂一起,Janis亦隨即自信地躍動。

舞蹈如何吸引我?難度高,亦有挑戰性,每個人都可以跳出屬於自己的風格來表達自己,令我躍躍欲試……說到底,只要音樂一起,身體便自然地動起來。

當她換上舞衣後,由內斂含蓄地表情,頓時轉變得認真專注。

成為一個舞團的首席舞蹈員需要什麼條件?印象中在舞台上的舞者身型修長、瘦削,動作優雅。我約見Janis於她的伯樂開辦的舞室內相見,步進銅鑼灣鬧市中的一個舞室,眼前這位嬌滴滴、溫婉、又有點內向的女生向我展示出甜美且羞澀的笑容,可是到訪問後期,當她步進舞室後,隨着音樂躍起後,動作及表情上的落差真的會令人刮目相看,從此不敢看輕這小女子。

小時候學舞為減肥、學溝通?

Janis的父母或多或少也希望女兒能從興趣班中找到一技之長,不過原來她的父母最希望Janis能減肥,改善溝通。她輕聲細說:「我細個身型好肥,好似一個波,又怕醜,不擅於同別人溝通,加上我是獨生女,所以爸爸媽媽希望我做多點運動,減肥和學習同別人相處。」Janis小時候便上溜冰課、學畫畫、跳舞等,參加不同的課外活動。眼前的她纖瘦得很,為了在舞台上的聚光燈下顯得修長的身型,嚴格管理飲食是必須的,所以她試過為了減肥,第一天不進食,希望讓胃縮細一點,後幾天便不易吃那麼多,肚餓的時候呢?食香口膠「醫肚」。這樣的刻苦節食安排,又怎能想像兒時的胖模樣?她悄悄地告訴我,第一天上幼稚園時,因為太肥而令校服「爆鈕」。我不禁一想,孩子長得快,大多的父母都會因而買大一個碼,現在連鈕都爆,可想而知……

Janis首次擔任美國哥倫比亞古典芭蕾舞團的獨舞員,並帶領其餘成員跳群舞,成為她畢生難忘的時刻。(受訪者提供)

香港只有一個芭蕾舞團,去外國學習,可令自己更全面。直到現在能擔任首席位置,也想去不同的舞團學習。

這是她的職業舞蹈生涯中,由獨舞員成為首席跳雙人舞的首次表演。(受訪者提供)

出國跳舞成職業 終獲父母理解和支持

在這個都市升上大學像是必經的路途,要成為外國舞團的職業舞者?獨舞員或首席舞蹈員可說是癡人說夢話。她的父母也笑說自己的女兒怎可能成為獨舞員或首席?還是希望她專注學業,升上大學,總比出路窄的舞蹈員生涯更好。可是,對Janis而言,3歲開始學習芭蕾舞,也許是為了減肥、為了興趣;但漸漸成長,升上小學後,即使功課增加,亦無阻出國學跳舞的夢想,熱情從沒半點減退,在得到芭蕾舞學校校長Ivy的支持下,父母由不理解到漸漸接受。直至16歲,她下定決心到外國學芭蕾舞,父母仍然認為這是沒有必要,香港亦可學習舞蹈。那時她常與父母吵架,他們更一時氣話,說是因為女兒不想見到父母才要出國。但Janis明白,到國外才是增值自己最好的方法,亦是可以學到不同的事,最後她前往美國匹茲堡芭蕾舞劇院學校修讀全日制芭蕾舞課程。雖然父母有不捨之情及對女兒出路的疑惑,但認為這是女兒的決定,最後亦支持她出國學舞。Janis第一次出遠門,要獨自處理生活的一切大小事情,練舞由在香港的兩、三小時轉至每天六小時,舞蹈生活需重新適應。

藝術的頭腦也很重要,因為跳芭蕾舞是一個默劇,演戲一樣,你要知道自己演什麼角色,從而帶動整個故事,令觀眾明白你在表達什麼。

Ivy認為Janis的毅力、良好的情緒管理及追求完美的心,是成為舞蹈員不可或缺的條件。

缺先天的身體條件 毅力令她走得更遠

成為一個優秀的芭蕾舞員需要什麼?除了技巧外、潛質及身段,缺一不可。Janis身型比例不太理想,頸部比較短,腳背需要一定的彎度,但初時未能達到。跳舞導師Ivy說:「她要比別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必須每日拉筋壓腿及特定的動作來把身型調整至較為理想的跳舞體型,這樣的刻苦只要她自己才知道。因為沒有人相信她這樣的身型能成為首席舞蹈員,但她憑自己的毅力捱過去,將不可能的事變成可能,其實這是奇蹟呀。」

 

經過一番辛酸,她從未想過停步,不斷學習來增值自己。

Janis聽到此時不禁流下淚來。在我眼中,是包含辛酸及快樂的淚水。令她最深刻的是18歲那年參加了USA IBC(USA International Ballet Competition),是4年才舉辦一次的大型比賽,如奧運一樣,會有不同國家的參賽者出席,開幕禮更是需要手持國旗。可是在比賽結束後,當時有位評判當面對Janis說,她的條件不行,將來是沒可能的。雖然Janis由13歲至18歲也出國參加多項比賽,在評語中亦包含了欠缺先天條件的評語,但這次的打擊卻是很大,只有這次才這麼直接。但亦因如此,激發了她誓要做一個「無先天條件的Principal Dancer」。

抹乾淚水後,她笑說:「所有欠缺都可以補救,但身型這回事好像死症一樣。需要調整心態,接受自己的不足,再以技巧及演釋方法來跳出屬於自己的舞蹈。」因此當我邀請她換上舞衣跳一小段舞曲後,當時流露出自信的表情,享受每一刻躍動的情感,不斷傳遞給作為觀眾的我,舞台上的她與訪問中的她判若兩人。

2014年,她成為哥倫比亞古典芭蕾舞團獨舞員及首席後,兩年後轉戰佛羅里達州芭蕾藝術劇院,亦成為獨舞員。一個獨舞員或首席最需要什麼條件?她說:「毅力最重要,也要清靜的頭腦,不是做了首席便停下腳步了,有不斷進步及改善的想法,才可更上一層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