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學】「白牛」擁護者 背後的性格特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插圖:黎詠詩

「白牛」(白色牛仔褲)得來不易,因為白色難求。從種植棉球、採棉、去污、梳鬆、紡條、製紗、漂色至拋光等過程,歷時數月,目的就是漂走泛黃的棉花纖維,將纖維中心的純白部分保存,去蕪存菁;再經百多雙人手小心奕奕地加以紡織,才能生產出一匹白布。生產者得費盡心思,才能保存這片白,稍一不慎漂傷了棉絲,或沾上染料,白布就得報廢,說明了純白的可貴。

留白的恐懼

「白牛」的白,亦是沿用相同的方法保存下來。它既無特色,亦無色彩,留白在此的珍貴,在於提供更多空間,改變牛仔褲不羈粗獷的本質,令它變得素淨,或可以將焦點更集中於穿著者的個性之上。傳統的靛藍色牛仔褲,由「飽經風霜」的工人褲慢慢演變成記錄生活的載體,因此「藍牛」上不經意的污漬、褪色和塵垢,都被視它的個性,非常入世。但「白牛」則完全相反,任何污垢和染色,沾在白棉布上,都顯得異常顯眼。尤其當穿白褲有違一般男士「率性」的穿衣習慣;加上這刻意的留白,相映於沉色的男裝潮流,與別不同又格格不入,叫一向低調、在塵世打滾的男士們望而生畏,令它變成彷彿「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款式。

率真的「白牛」

有多位時裝文化學者提出過:人有羞恥心,才會選擇穿著不同款式的衣服,藉服裝的文化語言「修飾」體型,表現出理想的形象。換言之,時裝其中一個效用是讓人避免感到「赤裸」,予人自信和突出身份。這便叫「白牛」的存在加以違背 ─ 沒有任何刻意的設計和細節,只有最基本的縫線、鈕釘和拉鏈,令雙腿形狀原形畢現,不在下身保留任何色彩,猶如赤裸,突出自己最自然的一面。

因此,「白牛階級」的男人,大概都具備由心而發的安全感,不掩飾自己的特質和瑕疵。因為若無自信,就不會選擇以白褲示人,他們靠自律的個性小心提防弄髒褲子的危機,人前人後建立起一種整潔的形象。特別在時裝的世界,正當人人都想填滿身上每吋空白來突出自我,急不及待利用各種色彩塑造形象,「白牛階級」代表的,正正是要在身上撥出更多空白,撇除雜色,追求率真的一群男人。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