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愛動物無邊界】免費緊急醫療和絕育服務 守護浪浪生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香港,獸醫收費高昂,診症、治療、住院等費用動輒數千至上萬元,令部分寵物礙於醫療費用高昂而得不到救治。沒有主人的流浪動物情況更甚......牠們的生命往往被忽視,一旦患病、受傷,如未能自行痊癒,彷彿就只能等死。

所有生命均是平等的,無論牠們有沒有主人,都應該得到最基本的尊重。在香港,不少動保團體及義工正用不同方法拯救這些被忽視的弱小生命,而NPV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下稱:NPV)便是其中一間。他們以「獸醫服務,貧富共享」為服務理念,運用其獸醫技能,為流浪動物提供基本的醫療保障和絕育服務,從根本守護牠們的生命。

曾經有老人家、學生帶住嚴重受傷嘅流浪貓狗嚟中心,話好想救返佢哋,但冇能力去睇私家獸醫......如果我哋冇免費緊急醫療服務,呢啲珍貴嘅小生命好可能就會消失......
徐子晴,NPV協會幹事 - 策劃及倡議

NPV是一間沒有政府資助的慈善動物機構,成立之初,主要提供非牟利價錢的獸醫服務,讓經濟狀況欠佳的寵物主人得到私人獸醫診所以外的選擇,藉此保障他們所飼養的動物也能享有最基本的保健及醫療權利。其後,NPV進一步將服務推展至最被忽視的流浪動物,在獅子山山頭一帶試行TNR計劃 (Trap Neuter Return計劃),以捕捉、絕育、放回的模式控制流浪動物的數量,期望長遠能減少流浪動物與周邊居民之間的衝突。

NPV的「社區動物絕育中心」除了為流浪貓狗提供免費絕育服務,更設緊急醫療服務,救治嚴重受傷或患有重病,生命危在旦夕的社區毛孩。蛋黃、可樂、花花和冬至均是相關服務的受惠毛孩。(相片由NPV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提供)

「一開始,『獅子山行動組』成員會帶狗糧上山,同狗狗建立關係後,再用誘捕方式捉佢哋返嚟絕育,長遠控制流浪狗狗數量,減少佢哋為覓食而走入社區、影響到居民嘅機會。」NPV協會幹事 - 教育及傳訊顏雅慧表示,該會相信TNR不但有效化解人類與流浪動物的衝突,亦是最人道的處理方法。為此,NPV於2013年正式開設「社區動物絕育中心」,為流浪動物提供免費絕育服務的同時,更設有緊急醫療服務,救治嚴重受傷及染有重病的流浪動物。

「曾經有老人家、學生帶住嚴重受傷嘅流浪貓狗嚟中心,話好想救返佢哋,但冇能力去睇私家獸醫...... 如果我哋冇免費緊急醫療服務,呢啲珍貴嘅小生命好可能就會消失......」NPV協會幹事 - 策劃及倡議徐子晴表示,任何人士帶流浪動物到「社區動物絕育中心」求醫,只需支付第一天的診金。待獸醫診斷後,只要流浪動物的傷勢或病況屬嚴重程度,NPV便會負責其後一切的醫療開支,確保資源用得其所,同時亦減少市民因擔心無力支付醫療開支,而放棄拯救流浪動物的生命。

NPV協會幹事 - 教育及傳訊顏雅慧(左)表示,該會相信TNR是處理流浪動物問題最有效且最人道的方法,故於2013年正式成立「社區動物絕育中心」。而協會幹事 - 策劃及倡議徐子晴(右)則補充指,該會希望運用動物醫療的專業知識,拯救流浪動物,而非單純提供一個庇護場所。(龔嘉盛攝)

從絕育到拯救

「社區動物絕育中心」的服務除了讓一般市民無後顧之憂地拯救受傷的流浪貓狗,更成為一眾動物義工控制社區動物數量的強大後盾。多年來,協助過百隻流浪貓狗絕育的Laurence便是其中一位長期與NPV合作的義工。他直言,NPV的免費絕育服務讓他及其他義工能加強控制社區內流浪貓狗數量的效果。

「初初參與流浪動物絕育工作嗰陣仲係學生,即使相熟嘅獸醫有畀優惠,但都係好大嘅經濟負擔。所以只能夠做最迫切嘅個案,例如係發情期嘅貓狗,但控制貓狗數量嘅效果相對較差。」Laurence表示,要控制好社區動物的數量,每個社區最少要有6成流浪貓狗經已絕育,但坊間絕育服務動輒收費數百元,如非認識到NPV,相信Laurence亦難以長期參與社區動物絕育的義務工作。

Laurence(右)一開始因放狗時看到流浪貓狗三餐不繼的慘況,而餵飼牠們,但發現慢慢愈來愈多貓狗聚集,甚至不斷繁衍下一代,令他意識到為流浪動物絕育的重要性,其後更成為NPV其中一個長期合作義工。(龔嘉盛攝)

NPV「社區動物絕育中心」單於2018年已為1,318隻流浪貓狗進行絕育,從根本控制社區流浪動物的數字,減少牠們對社區造成影響,藉此消除受影響居民對流浪動物的敵意。現時,「社區動物絕育中心」的營運是100%靠民間捐獻,亟需要一眾善心人捐款支持。(相片由NPV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提供)

立即拯救1000隻社區毛孩!

發情期時,唔少公犬為咗同母犬交配而大打出手。受傷後,傷口好易吸引到烏蠅蟲產卵... 而絕育就可以減少呢個情況出現。
Laurence,動物義工

Laurence表示,為流浪動物絕育,除了是希望控制其數量,舒緩牠們與人類的衝突,更能減少牠們受傷、感染的機會。「發情期時,唔少公犬為咗同母犬交配而大打出手。受傷後,傷口好易吸引到烏蠅蟲產卵,令傷口不斷惡化、腐爛,甚至死亡。而絕育就可以減少呢個情況出現。」單是6月份,Laurence已拯救了兩隻因爭奪配偶而受傷,一度命懸一線的公犬,並把牠們送到NPV救治。

「Goofy同烏咀嘅頸、背部都有大面積傷口,附近啲毛因傷口流膿而濕晒,裡面仲有無數嘅烏蠅蟲,佢哋一郁到個傷口,就有好多蟲彈出嚟,嚇到隔離位義工都呆咗....」Laurence坦言,Goofy和烏咀的情況,如果再遲幾天才救牠們,當烏蠅蟲侵食到器官,或毒素入血,出現敗血症,相信就算是華佗在世,也無能為力。

Laurence坦言,以Goofy和烏咀的情況,如送到私人獸醫診所救治,單是診金已近千元,還未計後續治療、住院等收費。幸得NPV「社區動物絕育中心」的免費緊急醫療服務,才能救回牠們的性命。(相片由NPV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提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