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貓講數】長老去世權力失衡 化解貓群間欺凌事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類自古以來都有飼養動物的習慣:牛隻翻鬆泥土,馬匹為人領路,貓則充當田鼠捕手。不過,動物作為寵物馴養,還是現代文明之下的產物。人與動物共處一室,不但需要提供溫飽,還要花時間和牠們溝通,嘗試瞭解貓群的生活習性。貓群社會與人類社會相似,貓隻間有權力高低,長幼輩份之分。若有成員離世,便有年輕一輩承繼。有時為了爭奪權力,或會出現暴力,Winny的5隻怪獸便是一例子。

昔日挨打的貓咪「羊咩咩」(右)一見「蛙蛙」(左)就躲到老遠,同枱進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陳焯輝攝)

五隻貓咪的家長
Winny家中有五位貓咪成員:Duck Duck、Pet Pet、熊熊、羊咩咩和蛙蛙。Duck Duck和Pet Pet都已年過10歲,是家中的長老。當Winny還在台灣讀書時,已領養了Duck Duck和Pet Pet,那時候牠們還是剛出生不久的幼貓,她決心要照顧牠們到終老,所以當她完成學業後,便把兩隻貓咪一同帶回香港照顧;另一隻叫熊熊的,則是家中的「獨女」,是唯一的雌性貓,名字雖然凶猛,但其實性格親人,經常撒嬌討摸;至於羊咩咩和蛙蛙,都分別曾被前主人棄養,結果遇上Winny,由她接手照顧。

已離世的Duck Duck和 Pet Pet,在Winny心目中,牠們是永遠的家人。(陳焯輝攝)

「羊咩咩1歲半的時候,我開始接手照顧牠。初入屋時,前主人來過一次探望,她養了羊咩咩一年多了,竟然不懂用梳子幫牠梳毛。即使牠正值活躍期,但連貓玩具都不會玩,整天躺臥着發呆。」可見羊咩咩的前主人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和牠相處,更有可能貪方便困在籠中飼養,加上當時是家中唯一的貓,結果造成了木納的性格。

蛙蛙則是朋友拜託Winny暫托的貓咪。「那時我才答應暫托,但放工回家已見貓咪和寵物用品全部堆在樓下,很明顯是他不要貓了。」Winny甫打開貓籠,蛙蛙便扭過頭,一對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蛙蛙暫托了半年後,沒有人領養,自那時起,Winny就成為了5隻貓咪的家長。

長老離世後 陷入無王管狀態

年邁的Pet Pet,去年因胰臟炎併發脂肪肝離世,Duck Duck其後接任,肩負起教育年輕一輩如羊咩咩和蛙蛙的責任。「若有新貓加入,都會由一隻輕年長的貓咪負責照顧。蛙蛙是最遲入屋的,Duck Duck就負責教牠家中的秩序。」蛙蛙和羊咩咩都曾是家中的獨貓,因從來沒與其他貓咪相處,故此經常鬧事。

「我很依賴Duck Duck和Pet Pet,牠們彷彿不想我操心,會把新來的貓教乖。如果蛙蛙太頑皮鬧事,Duck Duck會用長老的威嚴將牠收服。」
五隻貓咪的家長Winny

Pet Pet和Duck Duck先後離世後,家中頓時群貓無首。(受訪者提供)

今年初,Duck Duck也因心臟衰竭去世,家中頓時失去了領軍角色。「我很依賴Duck Duck和Pet Pet,牠們彷彿不想我操心,會把新來的貓教乖。如果蛙蛙太頑皮鬧事,Duck Duck會用長老的威嚴將牠收服。」如今兩隻長老貓都相繼離世,家中表面雖依舊平靜,但在這個貓咪社群中,已掀起了管治暗湧。

 

隨着老貓的離去,新加入的成員會逐一替補位階,在貓群中尋找向上爬的路。這本是街貓社群成長的生態,想不到連馴養貓也會出現此情況。

細貓認大佬 蝦蝦霸霸

「有天我回家,看到地板上有一堆白毛,份量甚至比一隻貓一天掉的還要多。」家中只有一隻白貓,一定是出自羊咩咩的了。Winny扭過頭看正在如廁的羊咩咩,蹲着發呆的表情比平時更覺羸弱,正在抓沙的牠背後另有一個身影,突然猛的以爪用力推了羊咩咩一把。「羊咩咩被蛙蛙欺凌!地上的貓毛肯定都是出自蛙蛙之爪。」

這情況持續發生,白貓毛堆經常在家中出現,即使Winny在家,蛙蛙也會肆意攻擊羊咩咩。蛙蛙經常在羊咩咩如廁後偷襲,當聽到抓沙的聲音,蛙蛙便慢慢走到牠背後,出其不意地出拳。Winny試過了所有解決方法,不管是困籠懲罰,還是喝斥撩交打的蛙蛙,經過3個月都無結果。「羊咩咩因此不敢去廁所,牠每天挨打,我怕家中遲早出現血案。」

最遲加入的蛙蛙想做大佬,通過欺凌羊咩咩建立地位。(陳焯輝攝)

找傳心師與蛙蛙講數

Winny想起之前聽過動物傳心講座,介紹人類如何訓練與動物溝通的能力。在沒有計策之下, 她決定找傳心師試試。「我想知道為什麼蛙蛙要襲擊羊咩咩,我要怎樣做才能讓牠不再攻擊呢?於是我想起之前曾經參加過的動物傳心講座,他們聲稱可和動物溝通,進而協助調解家中的動物糾紛。」

「蛙蛙覺得追打羊咩咩很有趣,看見羊咩咩愚鈍的反應就忍不住要惡作劇一番。」
ISAC認可動物傳心師Crystal

蛙蛙(左)曾視反應慢一拍的羊咩咩(右)為攻擊對象。(陳焯輝攝)

ISAC認可動物傳心師Crystal代Winny傳達她的疑問,她解釋說:「蛙蛙覺得追打羊咩咩很有趣,看見羊咩咩愚鈍的反應就忍不住要惡作劇一番。」與羊咩咩同輩的蛙蛙不甘於做寂寂無名的後輩。「兩隻能話事的長老離世後,蛙蛙想做大佬,藉着攻擊羊咩咩來建立自己的地位。」

隨着老貓的離去,新加入的成員逐一替補位階,在貓群中尋找向上爬的路。這本是街貓社群的生態,想不到馴養貓也會出現這種情況。Crystal替Winny和蛙蛙談判。「每天給牠多一份罐糧,如當日安分守己的話,就有蛙蛙最愛的脫水雞作獎勵。但若稍有挑釁,哪怕只是出一拳,都不會有脫水雞做零食。」

幸好和蛙蛙講掂數,乖乖就有雞食,打羊咩咩就無得食。
Winny

拍攝當日,羊咩咩和蛙蛙都躺在地板上,兩隻貓和睦相處,安然無恙。「以前羊咩咩常常躲起來,怕被蛙蛙攻擊。現在這個距離,肯定不可能。」Winny拿出一條脫水雞肉,蛙蛙立即亮眼發光芒,記者和攝影師的陌生身影,牠都不放在眼內。「幸好和牠講掂數,乖乖就有雞食,打羊咩咩就冇得食。」

羊咩咩反應慢,但很溫柔。(陳焯輝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