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方搞溜冰場 Chickeeduck創辦人三招「破冰」 年吸3000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經營溜冰場橫看豎看都是一門「冷門」的生意,事關溜冰運動在香港沒有足球、籃球般普及,全港現時亦只有5個大型溜冰場,數量遠少於戲院。

不過,冷門運動也有錢途。「破冰者」是本港童裝品牌Chickeeduck創辦人周小龍。他於2007年「撈過界」,在圓方﹙Elements﹚經營溜冰場The Rink,兼開設溜冰學校,第三年已「破冰」錄得盈利,去年生意額突破3,000萬元。

不說不知,The Rink是本港5個大型溜冰場中唯一一個非由業主經營、自負營虧的溜冰場。香港突圍成功,周小龍亦食髓知味,去年10月進軍重慶,本月更於長沙開設內地第二個溜冰場。由原本做童裝的外行人,10年間發展到北上掘金,周小龍親自拆解「破冰」三式!

The Rink位處圓方,相比其他商場位置較輸蝕,要贏人的話,必須想辦法突破。(歐嘉樂攝)

目前,全港共有5個大型溜冰場,分別是圓方The Rink、太古城中心冰上皇宮、九龍灣Mega Ice、又一城歡天雪地,以及西九龍中心飛龍冰上樂園。冰場數量比戲院少,除了需求問題,也有其他原因。

水電費一個月盛惠12萬

不講不知,開溜冰場絕非「印印腳」等收場租,許多時「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溜冰場保養極為複雜,透過製冰系統,令冰面長期維持在零下,最低更要零下14度,不時要用鏟冰車磨滑冰面,成本不少。以圓方The Rink為例,未計場租,每月水電費已要12萬元!

大約10年前,經營童裝的周小龍撈過界承租圓方溜冰場來做,自負盈虧,與本港其他溜冰場皆由商場大股東自行管理,可謂「膽粗粗」。「自己的小朋友一向喜歡溜冰,順帶我發現到這盤生意並不簡單,其他商場為吸引人流,所以只賣80元一張飛,但根本是做『蝕本』生意。我發現,中間其實有好大進步空間。」周小龍交代創業緣起。

不過,比起其他溜冰場,The Rink位於九龍站圓方,交通相對不便,面積也不是最大,較難吸外來客。周小龍透露,溜冰場交租不算多,但要說服商場,不單要自己有賺錢,還要幫商場吸客,才有存在價值。要贏就得「破冰」!

周小龍指,營運溜冰場並不簡單,當中學會管理員工是關鍵。(歐嘉樂攝)

破冰一、底薪制羅致駐場溜冰教練

溜冰這項活動聽落「老少咸宜」,但需求主要集中於兒童及青少年。以The Rink為例,去年每月平均有1.3萬位不重複到訪顧客(unique visitor),7、8月旺季更達到1.8萬人,當中有6成以上是小朋友。要留住他們,溜冰教練功不可沒。

周小龍稱,本港其他冰場教練都是自僱人士,但他在7年前引入僱員制度,成為全港第一間,也是唯一一間同時營運冰場以及開設溜冰學校的公司。他解釋道︰「以前家長打來冰場問課程,冰場要再聯絡教練及安排場地,步驟複雜,而且教練收入不穩定,大多屬兼職制,形成學生難以預約。」去年,The Rink 3,000萬元營業額,有一半便是來自溜冰學校。周透露,現有約3,000名學生,由大約30個溜冰教練負責,其中10個是全職,有5至6個教練底薪每月高達4萬元,更有星級教練年賺過80萬元,平均每月約6.6萬元!

他續指,自己從剪髮店找到靈感,眼見髮型師為店舖員工,才令客人預約到心水髮型師,吸引一班忠實客戶,於是照辦煮碗,高薪留住教練,「他們要留在冰場長期候命,這樣學生更容易找到心水教練,增加冰場生意。由於大家都『搵到食』,我同教練自然合作到。」

The Rink溜冰教練Jimmy透露,兒童溜冰市場需求大,自己在暑假旺季月入可達6至7萬元。(歐嘉樂攝)

溜冰教練Jimmy專訪:

維修影音變全職溜冰教練    月搵6萬取決這兩項技能

破冰二、「11分鐘」收費  增加冰面使用率

另一個「破冰」位,則從收費模式入手。The Rink透過八達通收費,每人基本入場費為20元,其後,按客人留在冰面的時間逐分鐘計,一分鐘收費0.5至1.5元不等,留在場邊休息則不作收費。觀乎其他冰場,都是按時段收費,以假日的又一城冰場為例,最貴時段是85元玩兩小時。計一計數,玩足兩小時的話,The Rink收費是全香港最貴,每人要200元。

這種收費模式看似特別,但計落收費似乎不是很吸引。周小龍解釋,逐分鐘計的收費模式,絕非綽頭,背後效果才是關鍵,「我可以令冰面永遠流動,場上有人累了,自然會出場休息,令冰面不會經常出現『沙甸魚』(人迫人)的情況,雖然冰面上不是經常爆滿,但一直都有生意。」

他續稱道,如果客人留在冰面超過兩個鐘,收費自然貴,但根據他過去10年經驗,客人平均只停留在冰面40分鐘,以每分鐘1.5元計,即是每人消費大約80元﹙連入場費﹚。目前,溜冰場每年場租收入1,500萬元,與溜冰學校平分秋色。

「1蚊1分鐘」收費模式出現,目的令冰面不會出現「沙甸魚」(人迫人)的情況。(歐嘉樂攝)

破冰三、黃金「分割」溜冰場

事實上,按客人留在冰面的時間收費,也有另一好處。以冰場面積計,圓方佔地17,200平方呎,只容納250人,較又一城可容納300人少,但周小龍自言「善用空間」。由於The Rink收費模式改變,令客人不會長期留在場內,他可更靈活運用冰面,一個冰場可同時做出租及教學業務。「以假日計,公眾溜冰及溜冰課程專用場地各佔一半。面積劃分,剛好與收入一樣,各佔一半。」

周小龍指,假日的時候,冰場一半留給教練,一半作公眾溜冰,令冰場同時可做兩邊生意。(歐嘉樂攝)

進軍神州 成另類託兒服務 

周續指,這行入行門檻高,雖然公開自己策略,但不擔心遭對手抄襲。因為The Rink前期投資不少,單是入閘機投資數百萬元安裝,再加上每年教練薪金支出已超過500萬元,而對手由商場管理,冰場本身盈利能力不算高,難向「上頭」提取大額投資。他又指,即使硬件被人抄,但難以抄到管理人員手法及商業流程,還豪氣道如果能接手又一城溜冰場,有信心可善用冰面面積,做到現時圓方雙倍生意。

話雖如此,香港難覓新場地,他決定先北望神州,繼去年10月進軍重慶後,本月將於長沙開設內地第二個溜冰場,希望將香港模式帶往國內,「其實做溜冰場不單止是小朋友生意,更是一門大人生意。小朋友來上兩小時堂,對家長來說,就像一種託兒服務,自己有空閒在商場其他地方消費,為商場其他店舖帶來生意,溜冰場亦在商場找到自己定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