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戴口罩保神秘感 港藝術家靠「御林軍」紅酒刷賺第一桶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得罪講句啲總監廢到爆炸,唔係做個open space(開放空間)就叫有創意!」仿佛每個創作人內心都有「一團火」。說出這句話的是本港雕塑藝術家Keo,他於英國修讀產品設計及平面設計雙學位,畢業後打過工,後來開公司自己做創作總監。

論「名利雙收」之作,不得不講他所創作的超級英雄雕塑,由鐵甲奇俠至星球大戰,今個暑假更為DC漫畫旗下當家主角「蝙蝠俠」面世80周年,創作8件「1比1」的蝙蝠俠及羅賓雕像。向來低調的Keo接受《香港01》訪問,細說當年在英國讀書的經過,以及如何靠設計「御林軍」紅酒刷,成功賺取「第一桶金」!

Keo的工作室內放了鐵甲奇俠、蟻俠及戰爭機器(War Machine)等「1比1」模型。(洪嘉徽攝)

走進Keo的工作室,映入眼簾的是鐵甲奇俠、蟻俠及戰爭機器(War Machine)「1比1」模型;另一邊則擺放著《星際大戰》角色,如黑武士、白兵及C-3PO等經典人物的半身像,教人仿如置身另一個世界。

他24歲時已創立自己的公司,親自擔任創作總監,至今已經約14年,主力創作及售賣雕塑、策展及售賣自家品牌等多瓣業務,年收入逾8,000萬元,7月更為DC漫畫旗下當家主角「蝙蝠俠」面世80周年,創作8件「1比1」的蝙蝠俠及羅賓雕像,並於尖沙咀The ONE展出。

英國讀書    認識「富二代」助事業發展

事業如日方中,但Keo早年並非一帆風順。「細個唔中意玩具,亦都唔會買任何玩具,係好慳錢嘅一個人。」他12歲到英國唸書,不幸父親突然離世,未能見他最後一面。頓失經濟支柱,家人無力支持他於海外升學的洗費,幸得學校支持,讓他可以繼續學業。「(學費)收十分一價錢,問家人可唔可以考慮?始終唔想有負父親期望。」

即使得到家人首肯,但仍要解決生活費問題,在學校安排下找到寄宿家庭,及打工湊生活費,「跟著另外兩個細路朝早5點起身派報紙、牛奶,我不覺得苦,相反,我覺得是一件樂事。唔洗家裡為我憂心!」

有時生活上學到的,比書本還要多。Keo稱,在餐廳打工時,學到如何管理及與客人溝通的技巧,「學到點接觸客人,傾下天氣、時事,順道學英文。因為你要睇報紙,你要知道啲嘢;放學又要留低做埋功課,迫出來的(東西)吸收得好啲。」他亦因此認識了不少朋友,「你知英國讀書好多富二代,認識到佢地,係因為我當時咩都搞,又幫人剪髮、幫人買mac機。」Keo笑言,現時一些客人或合作夥伴,包括一些澳門的展覽負責人,都是當年在英國認識。

Keo 24歲時已創立自己的公司,主要創作及售賣雕塑、策展及售賣自家品牌等多瓣業務。(洪嘉徽攝)

比身邊同學「行多步」

由於Keo一心入讀與設計類有關的學系,而這類學科大多重視學生的天份多於學習成績,因此他於18歲那年,沒有考英國高考就進入了大學。

習慣了「填鴨式」生活,將工作與學習堆滿自己時間表的Keo,眼見大學的課餘時間實在太多,因此「把心一橫」,一連修讀兩個學位,分別是產品設計(Product Design)及平面設計(Graphic Design)。從小到大累積下來的「謀生」經歷,令他在學堂內比別人「行前多步」,「(同學)做產品設計只係識整件電話,唔識包裝設計;識平面(設計)又唔識立體;由標誌(logo)到貨車車身設計,我成套嘢做出來,相反同學只做海報,佢哋個『宏觀』唔夠大,不過可能同我早出來工作有關,知道單一樣嘢唔夠覆蓋,要成套整出來。」

兩者「二合為一」,比校方的要求來得更高,但正因為這份心思令他得到學校推薦,加入了一家網站設計公司,旗下客戶有維珍航空、微軟及蘋果電腦等,「我4日做好1個項目,『鬼仔』拖好耐,但我只係想搏表現。」

他憶述,當時的付出得到公司賞識,更推薦自己予給維珍航空,為集團亞太區網站做設計,「啲字點擺點放,都係我負責。」回港後曾在廣告公司「打工」,做了兩個月發覺「唔對路」,「外國接觸的都係優秀人才,香港係一個好優勢的城市,但冇咁嘅水平,得罪講句上到去啲總監廢到爆炸,講創意?唔係做個open space(開放空間)就叫有創意。」如是者,他24歲時便創立自己的公司,索性親自擔任創作總監。

靠「御林軍」紅酒刷賺第一桶金

起家靠超級英雄模型,但為Keo賺第一桶金的並非雕塑,而是「英國御林軍」造型的紅酒刷。「有一次去茶記食嘢,諗下有咩(產品)可以長搞,望一望個糖罌,你有冇發覺個糖罌幾十年都係咁,點解廚房(用具)唔可以有創意啲?」好快Keo拎住做好設計圖,到貿發局舉辦的展覽,四圍問人有沒有興趣,見到有間賣廚具的就「膽粗粗」試一試。

「我問佢哋會唔會有興趣做呢啲嘢,佢哋問你有冇自己生產?冇嘅話(成本)條數難計。」Keo唯有轉打父親留下的廠房「主意」,卻又遭家人反對,「爸爸有間吸塑廠,同過其他股東傾,本身廠嘅生意係蝕緊錢,當時打算接手,點知又畀屋企個家姐嘈,話『你讀咁多書番嚟做廠』?」

家人反對仍無阻他的決心,花數千元重新組裝一部機器做了一個樣辦,「都要做,都要行,你冇呢個第一步咩都做唔到。」想不到的是對方再要求多50個樣辦,最後更賣到日本、韓國等地方,「我個產品有好大空間,可以貼(公司)牌,因為我只係要個銷量。」單靠這個紅酒刷,收入逾5,000萬元,賺取了第一桶金。

Keo靠「御林軍」紅酒刷賺第一桶金。(許世豪攝)

本地藝術發展困難 「出手」相助盡綿力

有人說,「搞藝術注定要乞食? 」不過Keo找了第一桶金後,似乎就不用再煩惱這個問題,「平時好悶,我就諗部機器好似同手辦公仔啲料差唔多,咁我識一啲設計師,佢哋有個(平面)設計,我幫佢哋設計番做立體,當中都會加少少自已的理念入去。」

雖然未到「富起來」,但Keo深明本地藝術家困難,因此會投資在不同的藝術家身上,「會投資番落佢哋度,出錢幫佢哋整貨,賣到錢先分成;當年我喺中環有個畫廊,佢哋啲貨或者畫,都會放喺嗰度。」

一改低調作風 戴口罩保神秘感

香港文化博物館去年與有「品牌醫生」之稱的設計師李永銓,舉行銓「玩‧物‧作」設計展,其中由300個李永銓人形公仔組成,每個人形都被八爪魚吞噬的雕塑裝置是今次展覽焦點之一,原來也是出於Keo的手筆。他將本身是平面的設計創作成雕塑,「我本身只係做了一隻,但佢睇完之後好鍾意,即刻話要整多幾百隻。」

曾與眾多明人合作,但為何Keo看似「寂寂無名」呢?Keo說過去一直保持低調,才有機會與不同的公司或名人合作,但他始終想創出自己的品牌,「未來會投資,今次最大分別係自己拎版權,想慢慢走番出嚟,做自己的品牌。」

Keo訪問期間全程戴上黑色口罩,似乎與他說要一改過去低調作風有差別,他笑言這是市場推廣策略之一,「戴口罩是為了保持神秘感,有神秘感大家先會有幻想。」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