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寒冬】D2 Place帶頭減租 羅正杰:初創現金流大受影響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6月發生社會事件起,零售業界為求「生存」紛紛開源節流,更呼籲全港商舖業主減租,共渡時艱。早於8月中旬,羅氏集團旗下的荔枝角商場D2 Place率先減租,於8月、10月及11月向租戶提供20%的租金減免,可謂第一批這樣做的大業主。

12月氣氛稍減,商場加強推廣優惠,旗下CGV電影院全日時段戲票僅售45元,新進駐的日式寵物超市吸引大批人流。羅氏家族第三代、羅氏集團主席羅正杰接受訪問時解釋減租決定,亦訴說D2 PLACE商場的獨特之處。

D2 Place以創意手作市集為賣點,是不少年輕人的周末好去處。羅正杰解釋,最初創立商場的理念為「Designer Dream」,期望為本地設計師提供展示及發展空間,並以本地品牌為發展重心。出身建築師的他於外地公幹逛過不少特色市集,碰巧政府於2010年推出活化工廈計劃,於是便把旗下兩幢長沙灣工廈申請活化成商場,以文化創意為主題。

羅正杰指出,D2 Place與其他倒模商場不一樣,並非以自由行客人為主,沒有售賣奢侈品及藥妝。(余俊亮攝)

商戶組合與其他倒模商場不同

商場分為D2 Place及D2 Place Two兩期,總樓面逾50萬方呎,商戶組合方面,他指出,零售及餐飲商戶各佔一半,零售商中近九成為初創企業,每星期均無間斷舉辦週末市集,亦引入特色商戶如日式寵物超市「Pet Koi Koi」、親子餐廳「大樹先生的家」及韓國大型連鎖電影院品牌CGV等,吸納年輕人及家庭客。「與其他倒模商場不一樣,並非以自由行客人為主,沒有售賣奢侈品及藥妝。」

近半年零售市道受壓,羅表示,商場位於民生社區,整體人流並無太大變化,不過由於大部分租戶為初創企業,他們於其他旺區的店舖生意急挫,約三分之一商戶現金流大受影響,於是集團在8月一次性減租兩成後,於10月及11月亦作出同樣措施。

羅正杰指,D2 Place主力扶助初創企業,目前商場近三成面積以市價約33至50%租予初創,其餘七成面積則收正常租金。(余俊亮攝)

部分以最多市價五成租金 租予初創

作為商場經營者,羅正杰坦言,他們的思維較「另類」,主力扶助初創企業之餘,為商場帶來人流及收入。D2 Place會對具發展潛力的初創企業提供租金優惠,小商戶可從數百元租金的週末攤位起步,到開設月租千元、為期1至3個月的快閃店,逐步進駐租期約1年的銷售櫃檯,最後再正式成為商場長期租戶。

他解釋,初創經營者缺乏經驗,貿然開舖需負上沉重租金負擔,造成不少失敗的個案。目前商場近三成面積以市價約33至50%租金租予初創,其餘七成面積則收正常租金,透過階段式的營運計劃,期望幫助他們逐步成長,為每一個品牌提供獨立免費營運諮詢。公司亦透過與外地市集合作,讓本地品牌可以走出香港,至今已幫助逾5,000個本地及海外品牌,成功例子包括本地香水品牌Lisa & Sara及服裝品牌TORIO store等。

羅正杰形容,「集團從事服裝業多年,知道香港做零售好難,沒有地方、市場不夠大、供應鏈不足,以及香港人不欣賞本地品牌。」(余俊亮攝)

零售生態令本地品牌難發展

羅氏集團由「紡織大王」羅定邦創辦,以紡織廠起家,並創立時裝品牌bossini(0592),目前集團主理服裝製造、零售品牌bread n butter及地產投資。羅正杰指出,「集團從事服裝業多年,知道香港做零售好難,沒有地方、市場不夠大、供應鏈不足,以及香港人不欣賞本地品牌。」

他解釋,國外大都市要成功打造自家品牌,必須有逾千萬人口支持多樣化產業,有足夠空間培訓人才,再有國家級規模的市場作為後盾,例如Uniqlo於日本東京起家,先在東京開設大量門店,成功後再複製到日本其他城市,才足以打造一個國際品牌。他認為,現有零售生態令本地品牌難有發展空間。「香港太細,所有商舖太密集,商場來來去去都只有幾個發展商,想減低成本自然會吸納大量生產的連鎖品牌,最後就會好似倒模咁,賣差唔多既野,令小品牌難以生存。」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