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市商機】線上「問功課」公司 夥陶傑拍片 亞洲八地逆市淘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肺炎(又稱武漢肺炎)令全球不少地方停學,但以香港為例,中學文憑試(DSE)卻繼續,「停課不停考」下,不少老師被逼改為線上教學,但因欠缺相關培訓和支援,教學質素大打折扣。曾獲選福布斯「亞洲30位30歲以下青年領袖」的Snapask共同創辦人Timothy便批評,部份學校老師要監控學生有沒有看相關教學視頻「其實無意思」,但如果條片內容夠吸引,「好似煲劇咁」,學生自然會看。他指,Snapask的做法是,聘請專業電影和廣告人製作、邀請陶傑等KOL「粉墨登場」、務求令教學片都可以好吸引。

Snapask主要服務是線上的一對一功課問答服務。(受訪者提供)

2015年成立的香港初創公司Snapask主要服務是透過手機應用程式提供一對一功課問答服務,學生只要上傳題目照片,便可快速配對導師在線指導,標榜24小時無間運作,答題計劃最便宜為10題180元,付880元月費更可無限發問。產品目前在港、台、星、馬、印、泰、日、韓八個市場都有提供服務,全球共有逾300萬註冊學生用戶,有約35萬註冊導師。單在香港,過去5年激活的學生用戶數便有19萬,老師則是4萬。

Timothy指,近日疫情令學校停課、不少補習班也取消,令Snapask香港區的使用量有明顯提升,DSE考生使用量大升一倍,由以往的平均每月問40條問題,升至平均問80條,更有「超級用戶」單月發問超過800題。

Timothy強調他們製作的教學片十分重視是否吸引。(受訪者提供)

用拍電影的質素做「教學片」

「疫情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去思考線上學習是否可以取代學校和補習社呢?現有教育系統兩個最大的要素是老師和高質素的教材,老師的部份我們已做得不錯,未來目標是推出更多高質素的教材給學生。」Timothy說。

他指,Snapask在製作「教學片」時,十分著緊拍攝上的視覺效果、劇本演繹是否生動。「我們是真的請做電影、電視、廣告的團隊去製作這些影片的…是用拍電影的質素去做,不會再見到一個老師在黑板面前不斷寫,這麼無聊的東西。」他稱,學生也對他們的教學片質素很受落,例如找陶傑教寫作,能看完整個課程的學生高達4成。

Snapask邀請「才子」陶傑教寫作,甚受學生歡迎。(受訪者提供)

「破壞式創新」 取代現有教育系統

世界各地不少初創企業都帶來「破壞式創新」,改變現有行業。Timothy也希望Snapask可以令線上教育取代現有教育系統。他形容,現時的教育系統,是學校很完整地講一次課綱和考試範圍,補習社可能較生動地又講一次,但這些都是可以用線上教育取代的,「新一代已經很習慣上網睇片,只是我們要做的不是娛樂而是教育。」

「要改變教育一點都不簡單,上堂坐著聽書是工業革命時代延續至今,一個幾百年的模式,要改也不是三四年可以做到的,但科技是一個很強勁的工具,希望日後可證明到網上教育除了方便、便宜外,也可以根本地取代現有教育。」Timothy說。

Timothy指,創辦Snapask的過程充滿難關。(受訪者提供)

夢想雖好,又是否有能力達成?今年30歲的Timothy指,創辦Snapask由試過財困、無錢食飯,到現在全球團隊已增至一百人,過程中從無一帆風順,「難關多到不得了」。但好處是,一百個人就有一百個腦去解決問題,對公司未來發展充滿信心。

他指公司於早期發展的地區已收支平衡,最近B輪融資了3,500萬美元,除了繼續發展東南亞市場外,也希望開拓高中以上的板塊,「因為很多學生在考完DSE後,你再教他們中英數沒有太大意思,反而可以教他們一些軟技能(Soft Skill),例如如何跟人溝通、如何做決策,這些對預備他們入大學或職場更重要…希望可以幫助更多學生達成自主學習。」Timothy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