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疫情無阻油企環保步伐 Shell谷低碳排放業務 減碳逐斤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疫風吹襲全球,石油企業也「受災」,香港蜆殼(Shell)零售業務總經理余靜雯接受《香港01》專訪時表示,公司的方向是燃料零售,期內業務影響頗為顯著,但現階段最重要是做好本業,滿足客人需求,公司未來會加大發展流動零售,而在燃料方面,低碳排放業務則為下一個重點。

面對「疫境」,余靜雯樂觀地說:「有信心香港應付到今次挑戰,只要大家齊心合力去做,疫情終有一日會過去!」

香港蜆殼是荷蘭皇家殼牌石油(Royal Dutch Shell)的營運公司,早於一個多世紀前已在香港開展業務, 其已停用的北角油庫建於1897年。一提起Shell,自然想起隨處可見的加油站。目前Shell於全港擁有41間油站,共聘用逾200名員工。疫情下,市民減少外出,企業亦允許員工在家工作,導致運輸生意吹淡風,石油企業也無可避免地受影響。

與網購平台合作

余靜雯坦言疫情對公司業務影響頗為顯著,但最重要是確保公司可持續營運,滿足到客人及商業夥伴的需求。公司加強了油站的清潔工作,並且擴充汽車美容及消毒服務種類,而油站便利店的消毒用品種類及存貨也有增加,使客戶光顧時感到安心。最近,Shell與foodpanda的生活百貨網購平台foodpanda mall合作,讓市民可以在平台上訂購油站便利店貨品。她稱:「油站便利店可以成箱咁買烏龍茶、能量飲品、汽水和瓶裝水,價格平過散買!」

疫情讓Shell開始關注數碼化發展,期內客戶傾向在網上預約汽車服務,該服務使用率由去年同期的9%增加到今年的30%,而公司更有開發流動程式,用於前線員工培訓。「現階段黎講,響我哋嘅香港油站使用機械取代入油工序或開設無人油站似乎言之尚早,但公司會積極積極研究推行更多自動化或數碼化服務,不單止會涉及軟件開發,又會與更多公司合作,與時並進地為客人提供唔同服務。」余靜雯道。

Shell在pandamart內,出售飲品、啤酒、零食、杯麵、雪糕,成藥、避孕套等商品。(網頁截圖)

冀2050年前與客戶實現100%淨零排放

線上零售業務要「做大塊餅」,發展低碳排放業務則是公司另一重心。余靜雯透露Shell的目標是在2050年前將出售的能源產品的碳強度降低約65%,並配合其他方法,如植樹抵銷二氧化碳、將二氧化碳儲存於地底大型儲存器等,並與客戶合作,實現100%淨零排放。為達到這個長遠目標,公司於2019年訂下了3年短期計劃:於2021年前將淨碳足跡降低2至3%。若按每百萬焦耳耗能計算,Shell能源產品於2019年的淨碳足跡為78克二氧化碳,較2018年的79克已減少超過1%。「Shell會繼續出售社會所需的石油和天然氣,同時增加低碳能源產品的佔比,降低能源產品的碳強度,與社會共同邁向《巴黎協定》的目標。」

現時,Shell每年均會投資10至20億美元在新能源項目內,包括發展可再生能源(潔淨天然氣、太陽能和風能)、低碳燃料(生物燃料及氫燃料)及設置電動車充電站。余靜雯認為在電動車日益普及下,石油需求略為放緩,但隨着全球人口不斷增加,人們生活水平上升,能源需求只會是有增無減,未來數十年天然氣及石油仍是船舶、飛機及重型車的主要燃料。因此,公司投資於先進生物燃料,在香港,Shell是第一及唯一供應商於零售油站售賣生化柴油,公司更為商業客戶的車隊制訂「二氧化碳補償計劃」,以植樹抵銷碳排放,其中一間參與公司於首年就抵銷了770萬公斤的碳排放,相等於一個人來回香港北京24,500次的碳排放量。

余靜雯說公司相當重視可持續發展的能源結構,希望在2050年前與客戶共同實現100%淨零排放。(受訪者提供圖片)

生化柴油每年減少排放50噸二氧化碳

相信不少人都未有聽過生化柴油,其實這是由植物油(例如︰油菜籽、大豆)或動物油,而非化石原油提煉而成的柴油。現時油公司一般會把純淨生化柴油及傳統柴油混合,作為生化柴油,香港使用的是B5柴油,即5% 生化柴油與95% 柴油混合的燃料;美國則流行使用20% 生化柴油與80% 柴油混合的B20柴油。

余靜雯稱根據Shell 之前進行過的測試,並假設每年使用333,000公升柴油的指標計算,與傳統普通柴油相比,生化柴油每年於燃燒時釋出的二氧化碳較傳統普通柴油少50噸,而Shell FuelSave 慳油配方生化柴油 B5 更可減少排放達每年80噸,相當於3,300棵樹木一年能夠吸收的二氧化碳份量。她相信社會對氣候問題日益關注,許多企業均會訂立可持續發展計劃,屆時大眾可加深了解生化柴油的特性和好處,令生化柴油認受性增加。

生化柴油在本港尚未普及,但其實Shell的回收網絡已經可以生產足夠B100來滿足香港用量。(受訪者提供圖片)

按公司需求調整人手

英國石油公司(BP)和埃克森美孚近月先後公布裁員計劃,那麼公司會考慮裁員嗎?余靜雯指出Shell一直是因應客戶需要及公司需求來調整人手,公司希望在疫情期間,也可以發展不同的客戶服務,例如8月時推出藍牙遙控賽車系列產品供客戶換購。而集團將會加大投入香港市場,「一有機會,我哋都會把握,擴展香港油站網絡,6月初公司就開咗薄扶林油站。」

國際油價在4月時曾史無前例地陷入負數,但本港油價當時未見有太大變化。余靜雯解釋道香港車用燃油以入口為主,使用新加坡燃油離岸價格作為成本計算參考較為適合,而倫敦布蘭特期油及紐約期油價格並不適用於本港燃油市場。而其他影響本港油價因素包括:燃油稅、油站地租、人力成本及其他經營成本,惟公司仍會不斷推出會員入油優惠計劃,並設有汽車、便利店服務優惠及額外回贈,以保持競爭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