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匯局擴權 |會計師公會會長提反對理據 急循兩方面為會員發聲

撰文:詹詠渝
出版:更新: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日前突於網誌宣布,將香港會計師公會大部份職能如監管非上市公司會計師,以至發牌權力都轉移至財匯局。由於事出突然,被削權的會計師公會,事後發聲明建議政府改革前宜先諮詢。

方案預計下月初正式交上立法會,步伐急速,會計師公會會長鄭中正接受《香港01》專訪時大嘆公會「好徬徨」,坦言「改革」事前一點風聲都沒有漏出。今次改革將財匯局權力擴至所有執業會計師,不再局限於上市公司審計工作,他質疑欠缺公眾利益理據,亦擔心有損會計師公會的國際地位,正從兩方面向政府「陳情」。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將財匯局權力擴至所有會計師,不再局限於上市公司審計工作,並把今次變動形容為「搬屋」,即將原本放在會計師公會的工作搬到另一家。

不過,鄭中正認為,當局以「搬屋」作比喻不太恰當,「根本就係一個大手術,但竟然瞓喺手術床上嘅病人一無所知!」他解釋,今次改革基本上奪走公會所有調查及監察權力,只剩下考試及支援等服務,連發牌都無資格,說是「大手術」並不為過。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6月初在網誌指,建議財匯局權力擴展至所有會計師。(資料圖片)

質疑財滙局擴權 欠公眾利益理據

鄭中正口中的「大手術」,按官方步代,也來得急速。方案6月8日公布,7月5日便上立法會,換言之最快可於10月尾通過,並無多餘的諮詢時間。「有行家問我點解咁大件事唔同佢地講聲,我都係當日朝早先知,﹙事前﹚完全無同我哋任何人傾過,無聲無息咁去做」。

成立於2006年的財匯局,原意是加入審計監理機關國際論壇(International Forum of Independent Audit Regulators,IFIAR),IFIAR提供監管上市公司審計的會計師事務所。鄭中正指出,「IFIAR是講求公眾利益,英國的財匯局都是管上市公司而已,其它非上市公司的會計師都是由當地會計師公會監管,現在局長(許正宇)說財匯局擴權是第二部曲,理據充份嗎?」

他續稱,現時有不少非上市公司會計師,從事審計以外的工作,理應無須歸財匯局監管,「部份會員為非上市公司做核數、甚至小至報稅,跟公眾利益有什麼關係?」鄭中正又指,財匯局刑罰較公會重,罰款最高可達1,000萬元,加上調查期長,應付財匯局監管成本很高,並透露部份會員不想讓財匯局監管,認為財匯局人員不是會計師出身,不想讓「外行人」監管,「部份會計師情願放棄香港會計師牌,只持有英國或澳洲的會計師牌!」

鄭中正認為財庫局的建議對會計師公會而言,是一個「大手術」。(羅君豪攝)

成立近半世紀 公會國際地位恐受損

話雖如此,財匯局作為政府設立的機構,於IFIAR擁一席位,國際認受性不容置疑。但鄭中正指,會計師公會雖然不是政府設立,亦已成立48年,現時有近47,000個會員,與國際間不同的會計師聯會一早有聯繫。他以奧運委員會為例,指中國及香港在國際會計師聯合會(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Accountants,IFAC)各有一席位,「假如會計師公會失去了權力,與香港其它會計師協會有何分別?國際會如何看待公會及香港?」

將目光放諸國際,現時國際會計師聯合會由130個國家及司法管轄區的180個成員和聯營組織組成,代表近300萬專業會計師,其中香港及中國分別在名單之上。英國同樣設有財匯局,權力亦只是觸及上市公司,其餘會計師則歸於英國特許公認會計師公會(ACCA)監察,該會同時除了有權調查會計師失職的行為,還具有發牌等權力。

鄭中正稱,會計師公會成立48載,早已與不同國際會計師組織有聯繫。(羅君豪攝)

反駁「自己人查自己人」之說

不過,會計師公會一向受人詬病的是「自己人查自己人」。鄭中正「呻」市場誤會了公會,坊間所擔心的「自己人查自己人」情況不會出現,「公會理事會中有6個是政府委任,而操守及紀律聆訊委員會,5個委員中有3個不是會計師!」

他重申,會計師公會每年都有出監管調查報告,調查結果與財匯局相若,部份會計師事務所審計質素未如理想。「雖然我哋冇開記招同人講,但網上都睇到個報告」。他表示,報告著重教育性,會有例子講公司有什麼審計問題,可以如何改善。

如果官方想加大失職會計師的懲罰力度,鄭中正認為政府大可以直接提高罰款,甚至增加其它懲罰,而非將權力轉移至財匯局。

鄭中正指公會一向政治中立,料改革涉政治因素機會低。(羅君豪攝)

強調公會「無顏色」  向政府爭取諮詢

至於財匯局可以取得中國公司工作底稿的優勢,鄭中正則指,公會過往向受調查的會計師事務所取工作底稿都十分順利,中國公司的工作底稿都可以向財政部提出請求。

被問及今次「削權」的原因,坊間有傳是因政治原因,鄭中正指「不想猜度」,個人亦認為不太關事,直言公會一向中立,「公會一直係冇顏色,可以話係有啲政治冷感,因為所有決定都係建基於專業之上,並無政治考量」。他舉例,之前較具爭議的是所有會員要登記指紋,有會員反映有私隱方面的擔憂,所以才向警方爭取以獲得豁免。至於公司查冊新安排,則是會計師有實際需要,故才爭取會計師納入為指定人士。

他強調這些舉動沒有政治考量,全部是為會員發聲。鄭中正不諱言,現時公會在有限的時間內,一方面向政府爭取諮詢,另一方面密羅緊鼓著手寫研究,比較國際上會計師公會的職能,予政府參考。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