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圖有片】深入100個日本少女臥室 拍下墮落房間凌亂真實一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你可能從未想像過有人會用墮落來形容自己的房間,何況還是一群女人。

44歲的攝影師川本史織從2012年開始,拍攝了全日本100多位女性的房間,其中有偶像女團成員、AV女優、漫畫家、藝術家、啃老族、御宅等等。

編輯:阿夢夢(一条)

她們所有人都有一個共性,家裏東西巨多並極端雜亂,有的房間是貼滿了偶像、動漫、遊戲海報,有的是睡在衣服堆成的小山裏,更有一位畫家,家裏所有角落都染上顔料,自己則睡在陽台上。

願意住在這樣「墮落」的房間裏,勇氣指數驚人啊!

川本史織的工作(一条提供)

自述:川本史織

我從事攝影有20多年,近十年,一直在做有關房間和女孩子的攝影工作,至今出了兩本攝影集《墮落房間》、《女子房間》。

因為一直喜歡動漫、遊戲、二次元世界的東西,十年前,朋友在秋葉原開了一家女僕咖啡店,拜託我幫他拍一些女僕店員的照片。現在的話,我的日常工作就是以秋葉原為中心,為少女偶像團體拍宣傳照、紀錄活動現場、拍唱片封面等等。

秋葉原的少女團體都是住在宿舍裏的,有一次去到其中一個女孩兒的房間,堆滿了東西,簡直連下腳的地方都沒有,那女孩看着自己房間還挺興奮地說,「真是個墮落的房間啊」,當時我非常驚訝她的表述。

房間的每一個角落都被動畫和游戲的角色填滿了(一条提供)

後來有一次和出版社的編輯說起這件事情,他們對少女的墮落房間特別感興趣,就着手開始了這個項目,我多數是選擇有獨特愛好的女孩,或者「御宅」來進行拍攝。

第一本《墮落房間》,在3個月中拍攝了50人,一個房間基本上90分鐘就能完成,起初拍攝對象都是朋友推薦,他們會告訴我說哪個女孩是御宅,家裏很厲害這樣。

我去的第一個房間,那女孩是個啃老族,不工作也不出門,我從來都沒有切身實地的去過這樣的房間,房間的每一個角落都被動畫和遊戲的角色填滿了,第一眼看到的時候有些發悶,兩眼發黑,整個人愣了,就是這種感覺。

川本史織作品(一条提供)

不單單是日本人,世界各地的女性我都會拍,有一位英國女生的家,牆上貼滿了摔跤選手、韓國明星、日本偶像的海報,對她來說,偶像、職業摔跤都是極致的追求。但我覺得她本人才是最為極致的,因為她給人的感覺非常極端。

在我的心裏最亂的房間,是一位藝術家的家。她家裏所有的地方都被顔料覆蓋,可以用恐怖來形容了,而她本人睡在陽台和房間的交界處,看着真是好可憐,不過房間的主人反而覺得這正是自己的個性體現。

一位藝術家的家,她家裏所有的地方都被顔料覆蓋。(一条提供)

「墮落」這個詞給人的是一種消極的印象,不過真的墮落到一定程度後,反而可以從中得到一種積極的感覺。

最初拍攝的時候,房間和人是分開的,攝影集裏的排版也是先出現房間照片,然後再出女孩在室外的照片揭開謎底,告訴讀者是這樣的女孩子住在裏面。拍攝過程中,愈來愈多女孩希望自己能留在房間裏,對於她們來說,自己的房間無論多亂、多髒,都是最治癒的、最放鬆的地方,於是有了第二部作品《女子房間》。

這次我讓她們在房間中間進行拍攝,拍出一種有生活氣息的照片,並且不限制拍攝者的年齡。年齡最小的13歲,最大的已經超過了70歲。

模特兒由13歲小女孩到70年代的著名歌手皆有,點擊圖片放大:

在所有人裏頭年齡最大的,是一位酷愛旅行的奶奶,幾乎全世界所有的國家都去過,房間裏擺滿了她在世界各地旅行時買的紀念品,把家裏的牆面墻壁都塞得滿滿的,原來女人愛囤貨與年齡無關。

拍照姿勢,一般我不會干預。(一条提供)

關於拍照姿勢,一般我不會干預,有人會說「我坐在在這裏看電視」,也有的回答「我坐在這裏吃零食」等等。我會讓她們坐在平時坐的地方做平時做的事情。

好多人會對我說,「你能進女孩子的房間真是令人羡慕啊」,不過我總是覺得,這哪裏值得羡慕了呢?說到底,我對女人的房間是完全沒有興趣的。只是把房間當作是一種風景,把女人當成是風景的一部分在拍攝。

讓她們坐在平時坐的地方做平時做的事情:

如果你去看攝影技巧入門書的話,通常書上都會教你,要先和女孩子交談,讓她們放鬆下來,再進入拍攝,不過我對這種做法持懷疑態度,與拍攝對象保持一定的距離,産生緊張感也挺好,即便表情僵硬,那才是拍到了最為真實的照片。

我一般只拍女孩子,作為異性來說,我對她們有多不了解,就有多大的好奇心去探索她們,這讓我覺得很有趣。
川本史織

點擊下圖,看更多川本史織作品:

+5
+4
+3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