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圖】中國攝影師追求日本記者 結婚旅行到富士山全裸自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攝影藝術家榮榮來自福建漳州的一個農村,參加了三次高考,都沒考上大學。1992年24歲時,他拿着給老爸打工賺的幾萬塊積蓄,到北京北漂,自學了攝影。

1999年,榮榮第一次有機會在東京展出作品。那時,映里是全球發行量最大的報紙——日本《朝日新聞》的著名女攝影記者,看到榮榮的攝影作品時,她的心瞬間被擊中。兩人語言不通,靠手寫幾個漢字,有了第一次交流。

1999年剛相識時,榮榮和映裡互相拍的對方(一条提供)

回到中國後,榮榮開始執着地追求映里,寫信、發傳真、打國際電話,有時國際長途接通後,只是聽聽話筒那邊對方的呼吸。

當時榮榮還住在北京最簡陋的出租屋、過着饑一餐飽一餐的日子,而映里是一個收入豐厚穩定的日本女人,但對榮榮來說,生命中從此只有兩件事:攝影和映里。

9個月後,映里終於被榮榮打動,決定到中國找他。然後一直到2001年,兩人第3次見面,這一次,他們結婚了。新婚旅行,是去富士山裸體自拍。

婚後,映里跟隨榮榮到北京生活,12年裏,兩人有了3個兒子,兩人一起創作,用攝影記錄生命中的點滴,2016年,世界攝影組織將年度的「攝影傑出貢獻獎」頒給了他們。

榮榮作品(一条提供)

由攝影開始的異國戀情 Photograph with Love

1992年,榮榮24歲,高考落榜3次。他拿着給爸爸打工3年掙到的幾萬塊錢,從福建老家孤身來到北京流浪。當時的他覺得,有一萬元存款就可以一輩子搞藝術了。

最早,他住在北京東村。住在這裏的,除了沒錢的藝術家,還有撿垃圾的和民工。他的家只有15平方米,一個月房租只要60塊人民幣(約70元港幣),只要有一個可以睡覺的地方,他就滿足了。

他的第一部相機是在照相館裏,花十幾塊錢人民幣租的,把怎麼裝膠捲,怎麼曝光的參數寫在煙盒上,照着樣子去拍照。第一次成功地把照片沖洗出來,榮榮的心立刻就被抓住了,他找到了他的摯愛,攝影!

靠着敏銳的感受力,榮榮創作了《婚紗》系列,畫面中是兩個看不出性別的人相互擁抱。1999年,他得到了去東京一個攝影節參展的機會。

映里(一条提供)

當時,映里26歲,是一個從神奈川縣到東京工作的女孩,一頭短髮,在全球發行量最大的報紙《朝日新聞》做攝影記者,收入豐厚。

「認識榮榮之前,我有一個固執的決定,我的人生就是攝影,不需要愛情,也沒有朋友,非常孤獨。」

離榮榮展出攝影節結束還有3天時,映里去看了展覽。第一眼看到榮榮的作品,就有種「被打到心的感覺」。她想表達自己的感受,但又語言不通,於是給榮榮寫了幾個漢字:金,黃泉路。

榮榮(一条提供)

簡單幾個漢字,榮榮卻覺得字字鑽心:「1999年是世紀末,當時年輕有激情,但是有一種茫然的感覺,內心找不到出口。」

第二天,他們約在新宿地鐵口碰面,榮榮一看到映里的作品,更是確定,這就是自己生命中要找的那個人。

回到中國後,榮榮開始追求映里。寫信、寫郵件、打電話、發傳真……映里不喜歡用手機,榮榮就撥通,然後掛掉,表達心意。因為語言不通,有時電話接通後,就是聽對方的呼吸。

9個月後,映里被榮榮打動,決定去中國。他們一起旅行,去敦煌莫高窟,去嘉峪關,讓自己的身體在自然中留影。

2001年,第3次見面,他們結婚了。

映里、榮榮結婚照(一条提供)

風景中的身體 Body in Nature

新婚旅行,映里帶榮榮去看富士山。富士山難得一遇的大雪,四處白茫茫一片,他們哪裏都去不了。他們在冰凍的湖上、在白色的風景裏,裸着身體整整拍了3天。 

雪山很冷,但兩人的身體很熱。最後一天要離開時,雲霧散去,富士山也顯露了出來。

富士山拍攝之後,他們還去了奧地利的雪山,兩人褪去衣服,在山裏自由地奔跑。

按下圖看映里與榮榮的作品:

+10
+9
+8

幸褔的一家 Happiness

2002年底,映里跟隨榮榮,搬到北京生活,一待就是12年。這個過程中,生活逐漸變得忙碌,也有很艱難的時候。他們把頭髮編在一起,表達他們對「結髮夫妻」這個成語的理解:頭髮代表煩惱,把「煩惱」編在一起,共同面對生活的艱難。

2004年,在北京的草場地,他們開始蓋自己的房子。與此同時,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了。後來,又陸續有了第2個、第3個孩子。

2008年,映里在懷第3個孩子時,身體很虛弱,長達7、8個月在家裡躺着。可是不創作不行,她就大着肚子拍照。

+2

2012年對這一家人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轉折。他們受邀參加日本的大地藝術祭,一家人從北京繁忙的環境中,搬到新潟的鄉下住了一段時間,拍攝了《妻有物語》系列。

這是他們第一次把孩子們拍成作品。在鄉下的一個清晨,一家人剛剛起床,3個兒子有的還沒睡醒,有的看着風景,有的開始扭動起舞……把一家人最自然的樣子拍下來。

這次拍攝結束後,他們決定「交換」彼此生活過的地方,離開北京搬去日本。

+2

2015年,他們選擇在京都定居,這裏流傳了很多中國傳統文化,更安靜,也讓他們一家人更好地生活和創作。

三個兒子已經慢慢長大,榮榮和映里用家庭相冊的形式,記錄孩子們成長的點滴。至今榮榮的日語仍然不太流利,孩子們既會說中文,也會說日語。

一家人常在一起翻看家庭相冊。愛情、親情和家庭改變著兩個人的生活軌跡,也貫穿着他們的攝影作品。

+2

他們在北京建立了三影堂攝影藝術中心,幫助很多像當年榮榮一樣的年輕攝影師走上藝術之路。

「在過去的15年間,他們為整個攝影行業做出貢獻,並深深地影響了亞洲當代藝術」,2016年,世界攝影組織把年度的「攝影傑出貢獻獎」頒給了他們。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