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Nico・上】對長期演出與創作感到疲倦:我們也會麻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連同今年11月的《Clockenflap 2017》,台灣樂團Hello Nico 成軍短短四年間,即將第六次來香港演出。本以為他們對香港也有一定認識,想不到問他們對香港有什麼印象時,想了又想也只是說得出:「跟台北的樂迷有點像吧,都是安靜的。」

每次站在台下看Hello Nico 的現場演出,身旁的觀眾不是沉寂起來,就是默默地哭,每一個人的靈魂都被他們震懾住。

鼓手關惠中、結他手/合成器樂手李詠恩與低音結他手陳信伯,三人深深吸一口氣,呼出來的那一刻就奏起了手中的樂器。他們的音樂充滿着不同的畫面,當主唱詹宇庭唱出〈花〉、〈荒蕪〉、〈接下來如何〉等歌曲時,彷彿把你帶到他們設計的場景一樣。有時候是下雨天、有時候是偏遠的郊外,有時候在水中。

每一場演出也用盡了所有的力量,但無間斷的巡演與創作也快榨乾了這四個人。

Hello Nico 在《2017黑市私會香港站》的演出(拍攝:劉修彣)

我們真的很累

訪問當日,Hello Nico 隨「黑市音樂」到香港參與二月的《2017黑市私會香港站》演出。前一晚才剛完成台北站,第二天便坐飛機到香港,香港站結束後第二天早上又要趕到深圳。一氣呵成,連續三日走畢了中港台三地。

看來,他們每次來香港表演也是這樣來去匆匆。

我們相約在第四代Hidden Agenda(HA)的門外會面。見面時音樂會已經開始,在等候演出期間的空檔,我們只有30分鐘的時間聊聊天。走在觀塘鴻圖道的大街上,他們說:「我們每次來香港的時間都很短,也沒有什麼時間去看其他東西。」不只是沒有時間去看香港,他們一直也忙於工作,沒有時間沉澱自己的生活。

長期的創作與巡演也讓 Hello Nico 感到疲倦(拍攝:劉修彣)

Hello Nico 憑完整紮實的編曲,獨特的合成器搖滾曲風,還有一句又一句虐心的歌詞,在2013 年成軍起便立即引起台灣獨立音樂圈的關注。

同年,他們入圍了《2013 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的「十大新團」。之後每一年也推出一張唱片包括,2014 年的五曲EP《浮遊城市》、2015 年的專輯《熟悉的荒涼》及2016年的四曲EP《閉上眼睛》。多首歌曲的MV在YouTube上也錄得超過一百萬的點擊率。

持續的高產量與頻繁的演出,為他們帶來了人氣,卻也變成樂團的危機。低音結他手陳信伯說:「一直演出是不斷給予的狀態,掏空了自己真的很累。要有新的東西,我們要有時間做新的觀察,還有沉澱。」

「真的很累」,陳信伯不斷地說這一句,不斷的說很想完成演出就可以睡覺,連坐在兩旁的成員也輕輕地苦笑起來。

休息是為了要〈面向自己〉

去年的聖誕節,Hello Nico 宣佈在2017 年不會發表新的作品,也不會舉辦專場音樂會。問他們這段時間有什麼其他的計劃,李詠恩說他們什麼都可以做。「玩一個新的樂器,或者是弄個畫展也好吧。」

反正就是要生活,如果沒有認真生活就沒有想表達的事情,也沒有Hello Nico 的歌曲。詹宇庭說:「音樂不是只有音樂。如果音樂只有純粹音樂,那音樂不是活著,音樂是跟著你的生活,才有生命。」

對詹宇庭來說,音樂需要與生活共存才有生命(拍攝:劉修彣)

樂團的生活,一來就是四年。詹說:「我們也會麻木,不能無限的撐到底。當初組團的信念會隨時間改變,我們會有挫拆,那要怎麼重新組裝,我們之後又要講什麼?」

所有的不安都需要時間去冷靜自己。2016 年,他們推出的《閉上眼睛》EP 或許就是對自己的反思。李詠恩說:「這個EP的概念是在講,我們要有時間去反思自己的人生,釐清自己到底是什麼樣子,所以就有了〈面向自己〉這首歌。」

生活總是充滿資訊。我們每一刻都在用手機與別人溝通,一點空白時間也沒有。詹宇庭說:「我們回到家,明明是自己的時間,卻還是要看手機,那個會讓我們覺得舒服。但面對自己其實是很痛苦的,你會討厭自己,懷疑自己。」

面對孤獨、面對痛苦,是面對自己的第一步。「世界上不會有一個人能夠陪伴我們一輩子。」詹宇庭輕輕地笑說:「我現在還是用iPhone 2,不能上網的那種。把時間留給自己真的很重要,你要想清楚自己想走哪一個方向。」

詹宇庭在Hello Nico 的演出總是歇斯底里地唱(攝影:Enzo Cheung)

登上國際音樂節又會變成怎樣?

Clockenflap 的創辦人Justin Sweeting 早前在《吹音樂》的訪問中說過,現在是邀請Hello Nico 登上國際音樂節的好時機。在他說這句話之前,Hello Nico 已在今年3月登上美國德克薩斯州的《SXSW 音樂節》,同樣獲得美國樂迷及當地音樂雜誌的關注。

長休之後到底他們還會給香港觀眾什麼驚喜?這當然要等待11月的《Clockenflap 2017》才知道。在此之前,為何不更仔細了解他們的音樂?到底合成器有什麼吸引的地方?以編曲為首的創作方式,又帶給他們什麼衝擊?請參閱下集的訪問。

下集:【Hello Nico・下】 以編曲為創作主導 主唱作詞充滿挑戰?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