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T - Sedative:臨摹再創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Kelvin T喎,你冇聽過?有冇搞錯啊!」,一把花鼠聲在《Sedative》首曲〈Spilled Fiji〉冒出來。這是年僅19歲的本地DJ兼製作人Kelvin T(全名鄧方正),於第八張EP對聽眾打的招呼,也是他七張EP以來的首個DJ Tag。累積了愈漸豐富的演出經驗、與多個廠牌及網上電台交往頻頻,以及不少remix作業的試煉,他在本地廠牌Absurd Trax發表了第八張EP《Sedative》,離開了以往只作self-release的行列。
臨摹是要熟習任何技藝的必經之路。在短短的談話中Kelvin T多次提到,自己從不同音樂人處「抄」出不同元素。但實際上,從其口中更能聽出他接觸音樂時,經常閃出要把喜愛元素通通挪為己用的念頭,並將之實現 ── 如一顆渴求進步的頭腦。誠如他在EP介紹上說,「或許要做自已的第一步,是先讓自己成為其他人,從其再演變出另一個我」。
《Sedative》全碟試聽,購買此EP

你作為Absurd Trax的成員之一,而EP也是廠牌的首張發行,覺得有甚麼代表性或意義在其中嗎?
有的,代表我距離artist這名目邁進了一步。
 
對於 Arca、Tzusing、SOPHIE 影響這張EP很多,你是取其手法,抑或取其精神?例如說,Arca那張除了扭曲變幻的音樂,談到愛和傷害,他還稱「是與青年時期的自己在交流」。
是手法上的學習。EP很多作品都是聽完某首歌,把人家的idea置入腦中,嘗試能變些甚麼出來。例如《Arca》的〈Piel〉啟發我唱歌,事緣〈Lying〉的純音樂和〈Piel〉有點像,加了人聲後覺得蠻配合的。另外〈Spilled Fiji〉咚咚咚咚的節奏,抄很多歌都是四拍的 Tzusing,又如〈Perpending〉某程度上抄 Sega Bodega 在 radio show 上放過的未發表歌曲,我就邊聽邊想,該如何模擬那聲效。
(Swing Ho攝)

Still / Loud 的訪問中,你提到嘗試了automatic writing,我很好奇當時你寫出了甚麼?這趟經驗對你的創作有何啟發?
讓我回想一下......畫了很多三角形,問自己問題,像是「為何一定要有意思,為何要有意思才有作品,不可以先有作品才有意思?」,胡亂寫字,寫甚麼其實不太記得了。啟發絕對有,思路更加清晰,以前做EP的方法是做大一堆歌,放在同一資料夾就等於EP。這次真的有context ,EP是探索自己的事,靠別人的歌、不同的東西為靈感來源,看看往後的歌可以是甚麼模樣。

 
作為一個無時無刻也歡快的人,你的音樂卻有一股近乎是陰暗的氛圍,在有意或無意間音樂表達了你的快樂情緒嗎?
我覺得有,但靠的是音樂的不同節奏、旋律、質感。我不認為EP能反映我閒時有多鳩、有多開心,但可以反映我內心想要的東西。(對藝術的追求?)是的,通常別人都不會創作這種音樂,所以便要自己來。
另外,EP也有摸索club music和art music的中間灰色地帶,有人說club music一定要有很多很多很多鼓,像Arca的art music一定不可在club播放,不然就要加很多很多很多聲效。我就思考如何把好像把這麼極端既野放在一起,找一個灰色的地帶。但其實,要是感覺對了,不適合club的也可在club播。Lotic說過,某程度上甚麼歌都可以在club播,即使是heavy metal、〈886〉(唱:就話886....)
 
Kelvin與多位朋友合作的video cypher project。
 
最後,預告一下你的未來動向?
本月20日到深圳為Tzusing暖場,到時會再玩live set。另外想發一張《Sedative》的remix EP,找不同製作人remix原作,也想發另一張remix EP。因為我手頭上很多remix,A. G. Cook、大埔奶其、陳冠希......看看甚麼時候一次過發表。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