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耳深】MGMT - Me and Michael:做乜偷菲律賓band嘅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懷念〈Time To Pretend〉、〈Kids〉和〈Eletric Feel〉等MGMT初代金曲的人,你喜歡的MGMT回來了。

蟄伏五年,MGMT二月推出《Little Dark Age》,坊間風評從先行單曲〈When You Die〉面世起就沒倒退過,畢竟與前兩張鬆散、弱勢的作品相比,《Little Dark Age》是一次足夠討好樂迷、公司、樂評人的捲土重來。雙子Andrew & Ben花足功夫譜寫搶耳、討喜的旋律(有如呼應了專輯名背後的想法,活在黑暗時代,也得抱有希望盡情跳舞啊),伴之層出不窮的80年代復古合成音色,這種套路可見於不少樂隊,可MGMT沒太多老氣橫秋的厭悶味,總之,搖曳著聽完整張專輯吧。


MGMT〈Me and Michael〉

專輯幕後功臣,除了老搭檔Dave Fridmann (Weezer、Mogwai、OK Go),更應記一功的是曾與Blood Orange、Beyonce、Tune-Yards合作的製作人Patrick Wimberly,他從根本上塑造了《Little Dark Age》的面貌。Patrick Wimberly要求二人專注在songwriting,聚焦主歌和副歌的構造,情況有如回到00年代中期,他們在大學宿舍的創作模式。「我們不再掩飾受過的流行樂影響,例如Talking Heads、Hall and Oates,還有一堆我們雙親在80年代會聽,而我們仍舊喜愛的曲子」,在Rolling Stone訪問中主唱Andrew如是說。「能回到那美好的年代,我感覺非常的好。」

四年,同樣見證了二人生活軌跡的改變。鍵琴手Ben與未婚妻遷往LA,Andrew在紐約邊陲的Rockaway海灘定居。分隔在美國一東一西,以往常碰頭的二人改以電郵溝通,難得見一面,就滿腦想法地全程投入創作。同時無聊又風趣的少年本質,亦沒隨著兩佬三十有五而褪色。

舉第三首單曲〈Me and Michael〉為例,原本歌詞唱「Me and my girl」,結果被嫌悶的Andrew改掉,先把歌曲蒙上一層玩味。MV隨之開了菲律賓搖滾團Truefaith的玩笑,二人粉墨登場,來了段裝作竊取Truefaith原曲〈Ako at si Michael〉的戲碼,最後被發現抄襲而身敗名裂。有趣的是,另一邊廂的Truefaith果真在〈Me and Michael〉釋出前,率先上載「原曲」。
 

Pitchfork評論形容,「這是MGMT的最後機會」。他們正正示範了,如何以一張專輯一鋪翻身,再次受寵。

即聽MGMT《Little Dark Age》專輯:https://SonyMusicHK.lnk.to/littledarkageFA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