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半機械人,愛把音樂扣連映畫──訪I’m Cyborg But It’s Ok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I'm Cyborg But It's Ok」,除了指2006年的一套韓國電影(港譯《再造人之戀》),亦是個擁有 25 萬 follower 的 YouTube 頻道。營運三年以來,以幾分文藝、indie 味的銳利眼光,搭配電影和音樂。

就像《 Lost In Translation 》神來一筆的配樂運用,素材經過選取、搭配、重組、互文,巧妙的再創造,猶如把內斂的電影語言翻開,或讓指向模糊的歌曲具象化。一種藝術結晶碰撞另一種結晶,能綻放出怎樣的巨大能量?看看海量留言便知道。

「我今年十八歲,來自印度。我們大概永遠沒可能相識,但你的短片讓我很有共鳴。是因為它們散發的氛圍,懷舊和暖的調子,卻帶有疏離感。我無法正確表述這種感覺。作為音樂和電影發燒友,我很喜歡你的作品。I'm Cyborg But It's Ok 也是我的 wifi 名稱。」── YouTube 用戶 teesta chandra 

「(頻道經營者是)最好的那類人。一個情感豐富的機智靈魂,擁有絕佳的音樂、電影和藝術品味。」── Facebook 用戶 Sami Al-Janabi 

透過電郵,我們聯絡到隱藏在白床單底下、以 cyborg(半機械人)掩飾身份的她。 (下稱 Cyborg 小姐)

《I'm a Cyborg, But That's OK》劇照

「我對 cyborg 身份有很深的認同。機械人、半機械人、一些不存在的形象,能很強烈地觸動我,勾起我的共感,那股柔和、暗淡的氣息使我著迷。」

住在巴西的 Cyborg 小姐,自言心智通常維持在五歲水平。實際上,差不多五歲起她就從父親處接觸電影,家人會租借大量 DVD,題材林林總總。大量觀影經驗,讓她的短片出現廣泛的電影選材:法國/日本/台灣新浪潮、荷蘭情色片、來自蘇聯、泰國、捷克的經典作,還涉獵不少亞洲文藝片,巨匠如王家衛、岩井俊二、園子溫、楊德昌,也常出現在她的片單。

「可以說我現在最愛的是亞洲電影。」當中以警匪、武打片尤甚,「以前還會常常模仿警探。雖然青春期有段時間沒看亞洲電影,但不久後再投入進去,發現最喜歡的電影派別還是這塊。」若果可以成為任何一個電影角色?「《重慶森林》的阿菲,一個愛發白日夢的角色,有點憂鬱,卻很懂找樂子,我很能投入這種性格。」

不難發現 Cyborg 小姐偏好 indie-pop 和 dream-pop,流行、輕盈、帶點 sadcore 氛圍,輕易套進看似與眾不同、卻是老生常談的愛恨情仇,「這類樂種的確比較適合我喜歡的電影種類,但只要配搭得宜,任何歌曲也可以和電影配對。」一些 post-rock、shoegaze 、trip-hop 選材亦不時為電影片段畫龍點睛。例如她最喜歡的作品──《新橋戀人》(1991) 和 Sigur Rós 〈 Hoppípolla 〉合體,漫天煙火下男女主角倚橋亂舞,配上氣勢磅礡的〈 Hoppípolla 〉,後者正正唱著「緊握著雙手,整個世界旋轉成模糊一片,你卻屹立不移...」即使不解歌詞也無損欣賞作品,Cyborg 小姐發掘了兩者的情感共性,以跨媒介的方式表達愛的痴狂。

「每次看都很感動,給我希望感。像混和了悲傷和喜悅,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

Cyborg 小姐形容,自己剪輯短片沒有規則,也沒有技巧,只憑直覺做出自認為「美」的事物。最初的動機純粹為了儲起喜歡的電影片段,有時看電影閃出某首歌曲,便把兩者放諸一起,卻意外招來了四方八面的追隨者。除了成為別人的心靈雞湯,經營頻道也是她的心靈治療法,「我設法把自己奉獻給這個頻道,而且我總是喜歡需要創意的搞作。」

她的摰友。(由Cyborg小姐提供)

腦內裝著奇思妙想的她,常常思疑自己是否來自另一個星球。「我的想像中,世上有著各形各相的生物,基本上沒甚麼100%是人類。機械人、半機械人、一些不存在的形象會令我迷住,因為他們散發著深不可測的氣質。我也不懂解釋,例如我覺得鬼怪是充滿愁思、流離失所、懷舊卻可愛的東西。也許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存活世上,總是有點格格不入、有點怪吧,只好利用想像力作為避難所。」

「We met one day
Where I thought
I was an alien
I told you
To get a costume
And dance with me
Like an alien」
(SOKO〈I Thought I Was An Alien〉,她最愛的歌詞)

她的YouTube頭像來自電影《A Ghost Story》。

對 cyborg 形象的共鳴,促使她以這種「身份認同」不斷活動。同名 Spotify 帳戶上已有 30 多個音樂清單、Facebook 每天上傳電影截圖、Instagram 則分享私人生活為主,此外還和男友搞了另一個 YouTube 頻道 I'm not human at all(丹麥樂隊 Sleep Party People 名曲)。

她的男友。

但 cyborg 也是要吃飯的。讀完攝影課程後,她找了份為 studio agency 工作的正職,夢想有天執導演筒,拍家庭式小電影(home movie)。同樣以手持攝錄風格聞名的日本導演河瀨直美和美國實驗電影導演 Jonas Mekas 是她的繆思,「河瀨直美的電影代我說了很多我想談論的事情,像天堂、感覺、以及人們不重視的日常事物。Jonas Mekas 則以一種更痛苦,但依然愉快的方式談論人生,這深深觸動了我,他擴闊了我對電影的視野,以及電影能如何影響一個人的生活。 我永遠的感謝他們,希望有天我能做出同樣美麗的東西。」

與鬼怪或巴西有關文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