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rini - 成長 / Becoming:摧毀舊我、蛻變成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大家聽過了 Serrini 的《 Don’t Text Me 》,也聽過了她和 Ruby 的《 大香港精神 》,「 港女 」形象好像代表了她?錯了,來到 2019 年,Serrini 要大家知道她可以來一個 180 度大變奏!全新專輯、共 10 首歌的《 邪童謠 》,Serrini 由「 油尖旺金毛玲 」變成「 邪謠歌姬 」,作品也由陀地式尖酸刻薄轉化成探討深層思緒,正如在首支推出的歌曲〈 成為 /Becoming 〉形容:「將會走入更深的女子思維空間,探討被背叛、傷害後的悲傷、憤怒、絕望、無力感。」而這首歌,是這一個旅程的開端。

當然,我們也簡單問了一下 Serrini 關於這首歌、這專輯的問題,她也輕鬆地答了一下:

 

1. 為何會是找 Alok 為妳製作今次的新專輯?音樂上、格調上他如何助妳摧毀舊我?

S:「 摧毀自我 」係扮晒嘢馬後炮 hipster 文案。我好喜歡重 bass feeling myself 嘢,所以找啱嘴型的 Alok。

2. 《邪童謠》這概念專輯是由何時開姑構思?「邪」一字在今次的專輯中代表了些甚麼?

S:上隻碟未發我都在寫作,「 邪 」即係 tired of being 正氣,放飛自我,唔 care 唔 give a shit。

3. 可以簡單透露一下十首歌中有多少首會拍 MV 嗎?是不是會有一個故事形式在內?

S:有錢就拍晒佢然後馬後炮說一個故事。

(下次出第二首歌我們快錄一個類似的 interview~ ;))

好,詳細一點來介紹這首歌:

Serrini 最新單曲〈 成為 /Becoming 〉,以她對歌曲的解構是這樣:「 在歌曲結構和演繹上模擬了一個女子奮力脫離情緒漩渦的過程。」Serrini 又以新詩形式的歌詞寫作、循循漸進的唱腔吸引著樂迷,聽著「 離別有種浪漫,來去矇著眼,沒有孤單 」這一句之下走入她的深層情感意識之中。

請來香港電音樂隊 Gravity AlterstraFast BoatsGhostly Park 的電音監製 Alok Leung 為 Serrini 新專輯作編曲、監製及混音的主力,也看到 Serrini 要讓獨立音樂界對她一貫形象來一個徹底的改觀。一改吵吵鬧鬧的「 港女形象 」,變成一個深藏的女生,要將自身心底的感情、思緒與困惑,以歌抒發出來。歌曲也因為 Alok 的電音節拍,可以成為大家一聽再聽的 synthpop 作品。

「〈 成為 /Becoming 〉就是一個女子思考狠心還是憐憫、苟且還是灑脫的過程。歌曲裡面題旨『 與人無尤,撞向冰山 』一句帶出要成為新造的人、走出情感勒索的話必須先承認自己的困窘。悠悠數段撕裂的文字,明明是完整三分半鐘的一首歌,聽罷一次會馬上讓人得意猶未盡,replay、replay、replay,繼續投入漩渦裡。」Serrini 對歌曲有這樣的解說。

單曲的 CD 封面設計由插畫師 Czech X. 操刀,擅長古典浪漫線畫風格的 Czech 在北京電影學院學生展的作品令 Serrini 震攝非常,決定要共同創作新專輯的設計。

封面有蒙著眼的女皇手持利劍,表達「 要親手了結過去的自己 」;而與 Serrini 合作無間的 Maggie Leung 和 Sam Chan 再為她拍攝 mv,暗黑憂怨中帶著點點淒美,這絕對是一個全新的 Serrini。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