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 Afrobeat 已故鼓手 Tony Allen 從這幾首歌曲開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傳奇尼日利亞音樂人、代表著 Afrobeat 音樂的鼓手 Tony Allen 日前突然因動脈瘤去世,終年 79 歲。不知大家對他的音樂有沒有印象,但只要在網上找找他的音樂生涯,就知道要完整講述他的事跡的話,相信出一本厚書也說不完。不過,若大家想試試進入 Tony Allen 的音樂世界,也總有入門方法的。現在和大家分享一些 Tony Allen 參與過的音樂與演出,認識一下他也重溫一下甚麼是 Afrobeat。

Tony Allen 在 18 歲起就在家鄉打鼓,期後受父親的影響接觸到加納的 highlife 類型音樂和美國爵士音樂( American Jazz ),就開始用心鑽研西方與非洲音樂的結合。到 1964 年,當時同是尼日利亞音樂人的 Fela Kuti,邀請 Tony 為他打鼓,Tony 也自 1969 年起在 Fela 的樂隊 Africa’70 中擔住總監和鼓手,也就這樣,Fela 與 Tony 兩人創造出 Afrobeat。

Tony Allen 參與 Africa’70 為 Fela Kuti 製作過的音樂實在太多太多,不過我們仍可從幾首歌曲讓大家聽聽甚麼是 Afrobeat 。

Fela Ransome-Kuti and the Africa '70 with Ginger Baker: 《 Ye Ye De Smell 》(1971)

傳奇英國樂隊 Cream,除了 Eric Clapton,鼓手 Ginger Baker 一樣深入民心,Ginger 對非洲節拍音樂一向熱衷,尤其尼日利亞的音樂,更在 70 年代當地戰火最盛時在城市拉哥斯開錄音室。《 Ye Ye De Smell 》一曲有著很濃厚 Ginger Baker 風格的薰陶,但大家會聽到點點 Tony Allen 獨創的 polyrhythms (交錯拍子)鼓法,是 Afrobeat 的初型。

Fela Kuti:《 Roforofo Fight 》(1972)

這張專輯的同名歌曲不算是定義了 Afrobeat 的首張專輯(《 Shakara 》才是),但大家可以在這歌曲中感受到 Tony Allen 絕非池中物的鼓手,他的四肢可以獨立運作,打出非一般的節拍。Fela 正是那個時候那樣說:「有著 Tony Allen 打鼓... 他的手腳並用,我好像同時有四位鼓手在場一樣。」這個時候也是 Fela Kuti 被美國的黑人反抗權貴組織 Black Panther 所啟發,種下了他反抗尼國軍隊政府的因子,也塑造了 Africa ’70 的樂隊正式風格。

Fela and Africa '70: 《 Zombie 》(1976)

這張專輯為 Fela 及 Africa ’70 的名氣推至高峰,也同時令 Fela 和 Tony Allen 關係決裂埋下伏線。整張專輯都是 Fela 在嘲諷當時的尼日利亞軍政府的腐敗,卻激怒了該權勢而遭殺身之禍。軍政府派人到他們家搗亂、 Fela 和 Africa ’70 成員被打到半死,他們的伴侶被強姦、Fela 的媽媽更被拋落樓死去... 有指 Allen 對 Fela 向軍政府正面交鋒卻令其親人朋友承受生命危險感到不悅。

Tony Allen With Africa '70: 《 No Accommodation for Lagos 》(1979)

無家可歸,Tony Allen 向 Fela Kuti 及 Africa ’70 成員撒到了拉哥斯的唱片公司的辦公室暫避。Tony 和樂隊就在那裡錄下了這曲,可以說是他當時最帶有政治元素的作品。Tony 也在1979 年和 Fela 與 Africa ’70 在「 Berlin Jazz Festival 」作最後演出後離隊,1984 年移居法國巴黎。

Tony Allen:《 Black Voices 》(1999)

離開了 Africa ’70 和 Fela Kuti 後,Tony 就去尋找另一樣可以代表到自己的風格。他嘗試將 Afrobeat 與電音、R&B 等融合,成為了他稱為 Afrofunk 的歌曲。

The Good, the Bad & the Queen: 《 The Good, the Bad & the Queen 》(2007)

80-90 年代,是 Tony Allen 的黑暗時期,毒品令他這十多年停滯了不少(當然你也可以說沒有了要多產的壓力下,他也可以去探索心靈與時空~)。到 90 年代末 Tony 才再重返錄音室,但也要到 2000 年代他才再有新靈感。也就在那時他和 Blur 的 Damon Albarn 、The Clash 的 Paul Simonon 和 The Verve 的 Simon Tong 組成了超級樂隊 The Good, the Bad & the Queen,是當時一隊非常令人興奮的 art rock 團體,樂隊的反戰意識,也代表了 Tony Allen 和 Fela Kuti 有著相同的政治取態,只是不想家人朋友被拖下水。2018 年推出了第二張專輯《 Merrie Land 》後也就解散了。

Tony Allen and Jeff Mills: 《 Locked and Loaded 》(2018)

2015 年,Tony Allen 已經是「身經百戰」的資深鼓手了,他要的是可以隨心去玩音樂。而這次的專輯《 Tomorrow Comes the Harvest 》,有著底特律 techno 神級人物 Jeff Mills 參與,利用了 Roland TR-909 電子鼓和小型合成器,營造出一張不只是 Afrobeat,更是 Afrofuturist 的專輯。

Tony Allen 在 2000 年代也和不同音樂人合作過,如法國電音人 Sébastian Teller 的一首《 La Ritournelle 》;Charlotte Gainsbourg 的《 5:55 》和《 Night-Time Intermission 》;還有最新近再次和 Damon 的 Gorillaz、Skepta 合作的新曲《 How Far? 》,這也算是 Tony 的遺作了。

RIP Tony Allen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