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倦城市的規則和慾望 攝影師回鄉生活 拍下對故鄉土地的情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藝術家魏壁出生在湖南夢溪,十幾歲就進城生活,打拼。40歲時,已是著名攝影師的他問自己:「什麼才是人死之前做了不會後悔的事?」

他的答案是:回到故鄉。他打理父母的老屋,和祖輩留下的三畝地,妻子跟着來了,孩子也相繼出生,一家四口,在這片世外桃源,一直生活到現在。

攝影師魏壁(一条提供)

我是魏壁。從農村出去的人吧,我覺得有兩種,一種是特別不願意承認自己是農村的,有一種他就特別想回來。

在深圳生活了10多年,在大連生活了7年,確實厭倦了城市的遊戲規則,都是慾望,可能因為是農民的後代,跟土地的情感不一樣,2011年,便義無反顧地回到了這裏。

回來就是回家的感覺,大部分的時間在地裏幹活,特別愉快。在有限的三畝地,種了無數種樹苗,假裝它是一片原始森林。

上面是我的作品《夢溪1》系列,那時我還在大連工作,那幾年思鄉情結愈來愈嚴重,不斷地往返於大連和夢溪之間,回來拍下故鄉的景,故鄉的人,他們大多都是我的鄉親、同學、長輩……

拍完後,就在照片上寫字,很自然地寫下一些感想和故事。(一条提供)

這是我家鄰居光財叔,寡言敦厚,拍照時母親幫我把他從很遠的地裏叫來。以後小孩可能都不明白犁是什麼了。

扛犁圖。(一条提供)

小學時有一個夏天下大雨,父親去接我,他就穿着蓑衣把我從學校背回家,當時趴在他背上就覺得特別幸福。

父親在我18歲時就去世了,那時並不太知道失去至親的悲痛。漂泊至今,時間愈久,愈是思念早逝的父親。拍照的這個老爺子,其實跟我爸長得還真有點像。

以下是我的《夢溪2》系列,是回到農村定居後拍的,第一張照片就是院子裏的這棵大樹。

這棵樹是我爸小時候種的,現在也該有60年了。(一条提供)

+7
+6
+5

農村的這些器物,我都用過。它們通過幾千年的演變,它的比例,那種歲月給它的東西,就已經太美了。

我現在正在創作的作品,會跟我的孩子們有關。我無法想像他們將來會去做什麼,能不能跟土地有什麼關係。我能做的,就是在他們心裏埋下一顆跟土地有關係的種子。

現在中國的農村,很多人都進城去了,他們的下一代基本也不會再回來。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可能是,很多人找不到故鄉了,人心裏最細膩最微妙的那塊東西,被摘掉了。

我當然希望,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故鄉。

+5
+4
+3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