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圖】專訪自然攝影師袁明輝 拍攝昆蟲植物勇奪世界比賽大滿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你應該記住這個名字:袁明輝,作為一個中國攝影師,他拿下世界上最重要的四項自然攝影大賽的冠軍,大滿貫!迄今只有一個中國人做到這一點。在自然攝影這個領域,他就是美斯、費達拿、居里!就像美斯從來不會插水一樣,他從來不用PS,甚至他根本就不會PS,都是原片直出。

如果你不知道甚麼是自然攝影,下面我們先來看看袁老師的作品。

文:東寧(一条)

自然攝影,就是與自然相關的攝影。昆蟲愛愛,當然屬於其中。在自然攝影界有四大賽事,分別是國際野生生物攝影年賽(WPOTYC),美國最佳自然攝影獎(NBP),英國國際花園攝影年賽(IGPOTY)和美國國家野生生物攝影大賽(NWF)。袁明輝從2000年起開始拍微距,堅持17年,拿下大滿貫,其他大大小小的獎更是拿到手軟。

昆蟲的交配是微距攝影師比較關注的一個主題。不僅畫面有趣,還對生物行為的研究有很大幫助。但這需要攝影師非常了解昆蟲們的習性。

《合二為一》(一条提供)

比如這張照片叫《合二為一》,拍的是一對夢露蝶,第一眼看的時候,會認為是一隻夢露蝶在展開,靠近了才發現是兩隻夢露蝶連接在一起交配。

袁明輝說:「其實蝴蝶在交配的時候,它是很呆的,這時它所有的關注度就是在繁衍後代,它們會一動不動就保持這個姿態,就停留在這裏,而蝴蝶在採食花蜜的時候,稍微靠近一點,它就會跑。」

昆蟲交配的題材在袁明輝的攝影裏佔很大的比例。2002年,他看到另一個主要拍瀕危動物的中國攝影師奚志農在英國國際野生生物攝影年賽上獲獎,於是去英國的網站查詢獲獎作品,發現許多都是昆蟲行為類,而這些行為他在野外也都經常遇見,於是想到自己來拍攝它們。

袁明輝不是器材黨,一部很簡單的單反相機,一支中焦的微距鏡頭,很輕便的設備裝一個小攝影包,然後帶上一天的乾糧和一瓶礦泉水,就可以了。當然,你要做好吃苦的準備,長期泡在水裏,身上幾十處蚊叮,是家常便飯。

你要做好吃苦的準備,長期泡在水裏,身上幾十處蚊叮,是家常便飯。(一条提供)

拍出好的自然照片有多難?很多人還沒走近昆蟲,就把它們嚇跑了,更別提微距拍攝了。袁明輝對昆蟲的感覺,遠遠超出常人,他知道用什麼方式接近昆蟲,比如風向對昆蟲的影響,甚至能讓鏡頭貼近一隻蜻蜓,而它不會跑掉。這種奇特的技巧來自於對自然深刻的理解,才讓他拍出許多高難度的影像。

《蜻蜓秀愛心》(一条提供)

比如這張《蜻蜓秀愛心》,在荷蘭自然會談國際攝影大賽和西班牙國際山地與自然攝影大賽拿到了高度讚揚獎,也是中國人第一次獲獎。是在太陽快落山時,拍到一隻蜻蜓停在了一片捲曲的荷葉上面,陽光給蜻蜓披上了一層金紗。

《青蛙王子的領結》(一条提供)

《青蛙王子的領結》是在意大利國際自然攝影大賽上獲的獎。一開始袁明輝本想離開,走出十幾步後,想起美國國家地理的攝影大師弗蘭斯·蘭廷(Frans Lanting)首創的平等視角,於是回頭,低角度對焦,對着青蛙的眼睛拍攝。回去後發現這個領結一樣的倒影,和奶油似的反光色彩。

《陽光下的擁抱》(一条提供)

除了拍攝動物,植物也是很好的題材。這幅《陽光下的擁抱》在英國拿了獎,是一朵虞美人彎曲着身體,另一枝正好伸進了它彎彎的頸部。袁明輝說:「我覺得它們好像是以前就在一起,所以想拍出這種戀人的感覺,一朵花依偎在另一朵花的懷抱裏。」

除了拍攝技巧,這種對於自然的人文關懷,也是讓袁明輝拍出與眾不同的照片的重要原因。

《愛的情感》:

+2

這組《愛的情感》在第八屆英國國際園藝年賽中獲得了組圖組的高度榮譽獎。袁明輝前後花了3年,才集齊了6對相互依偎的植物。

袁明輝走上攝影的道路,最初也只是為了生存。他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了一個藥廠當工人,2000年面臨着全國性的下崗風潮。為了多一項技能不至於餓死,他開始在武漢大學學攝影。結果第一次交人像作業就被老師批評,說他的照片只是為了生存,是最低的檔次,而只有為了生活的藝術才是作品。這個批評對於他的觸動非常地大。

而上面這兩張照片在美國最佳自然攝影獎上獲得了最高榮譽獎,也是第一次被中國人拿到。

「看着一隻草蜢休息的時候,我會拿着相機對着它先不拍,而是想如果我是這隻草蜢,在這裏休息,這是我的生活,我會是怎麼樣的。如果去驚擾了它,或者是把它趕跑了,趕離了它賴以生存的一個環境,沒有吃的沒有喝的,它會是一個甚麼樣的感覺。」袁明輝會這樣想像,「所以我拍攝昆蟲這些小物種,是想表現生命的一個尊嚴,尊嚴是第一,美麗是第二。」

《自然的和聲》(一条提供)

這張《自然的和聲》橫掃英、美、德、意各大頂級自然攝影賽事,不僅拿到了英國國際野生生物攝影年賽的第二名,還被英國自然博物館永久收藏,想要在博物館列印一張1米大小的這幅圖片,需要125英鎊(約1300元港幣)。

袁明輝拍了一百多張裏面只有這一張拍下了一個完美的圓形光斑,捲曲的野葡萄藤就像是音樂中的高音符號將陽光、水、空氣這三種大自然中最抽象的元素組合在了一起。

《中國畫》(一条提供)

袁明輝很喜歡齊白石的畫,自己也研究了水墨中簡潔的線條和留白方式。《中國畫》是在一個小溪裏面拍攝的。一種單脈透頂色蟌,喜歡生活在流動的小溪裏面。為了拍到,袁明輝穿着連體的防水衣褲在小溪裏蹲了好久。同時,他會儘量的用低機位對着天空曝光,然後用線條和點、圖形來表現出中國畫的感覺。

這幅作品不僅在英國國際園藝攝影聯賽中拿了獎,還被聯賽創始人菲力浦·史密斯放在自己的博客裏面作為榜樣,告訴世界的攝影師自然黑白作品就要這麼拍。

《找個台階下》(一条提供)

《找個台階下》獲得了美國最佳後院攝影獎的冠軍。一隻爬上了虞美人種子頂部的蝸牛感受到了孤獨,尋找「回頭路」。

按下圖看更多袁明輝攝影作品:

談到為什麼不帶更多一些好器材時,袁明輝說,更多的器材更重,反而會讓身體疲憊,影響拍攝的情緒,倒不如輕裝上陣,把思想和體力用在拍攝這樣一個更本質的動作上。

通過拍攝季節的變化,我知道了生命就像季節一樣,都有一個循環;通過拍攝這些小昆蟲,我感覺到這些不為人關注的微小生命,它們就像一些平凡的人,也有着自己生活和生存的權利。
袁明輝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