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集.專訪|IG攝影師出版攝影集 《奮戰與粉飾》實體書留紀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一條《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將香港徹底改變。萬人空巷的大遊行、火光沖天的激烈衝突,一幕一幕的震撼畫面,留在港人心裏,然而只有透過紙張,才能長久保存,不致遺忘。反修例運動相關的書籍和攝影集逐一面世,攝影師Deacon Lui自發去到現場拍攝,在Instagram累積7.8萬追蹤者頗有回響,近日自資出版了《奮戰與粉飾》,「純粹想留個紀錄,不會想太多或者計較付出與收穫」。

此為反修例攝影集專訪系列之二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公民記者自發記錄

Deacon在浸大修讀社會學,去年5月畢業,雖然並非新聞系出身,然而他一直以攝影為興趣,「之前都拍攝過遊行、六四(燭光晚會)之類」,當香港爆發了反修例運動之後,他自發走到現場記錄,成為一名公民記者。投身社會未久,Deacon仍然帶着青澀,「知道好危險,亦有驚過」,多次示威活動最後演變成激烈衝突,但Deacon眼見不同持份者各司其職,反問自己是否已盡力,這種想法成為了推動他堅持記錄事件的動力。最初在工作下班後去到現場拍攝,之後毅然辭職,全情投入記錄社會事件。

6月16日,民陣再次發起反修例大遊行,有人在欄杆上掛出黃色雨衣,悼念前一日墮樓身亡的梁凌杰。©Deacon Lui(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7.21」最深刻

「一定是7.21那一次」,問到最深刻事件,Deacon隨即回答。當日民陣發起反修例遊行,一部分遊行人士到達灣仔終點後未有散去,繼續前進去到西環中聯辦,有人擲雞蛋和漆彈,塗污中聯辦外的國徽。其後警方與示威者在上環爆發激烈衝突。「那一晚很多事情都(令我)措手不及,」Deacon說:「這樣大規模對峙……我自己亦被催淚彈擊中,」催淚彈從槍管飛出,落在Deacon手部,燙傷並且造成腫脹,「有急救員替我包紮,隔一會兒(我)就收到消息,指元朗出了事情。那一刻我完全不能夠梳理狀況。」而最終Deacon並未前往元朗,當時仍趕得及嗎?去到會遇上危險嗎?現在已無法知曉,但當天發生的事對Deacon帶來一次又一次衝擊,深印在腦海中。

在7.21之前,Deacon沒有想過自己會受傷,而他作為公民記者,比起一般受僱於媒體的記者,受到較少保障,Deacon說並不後悔,認為「做咗先」,「沒有太擔心,盡做。很多人承擔更大的風險,背負更多。」

+3
+2

感情主導自由拍攝

在現場,Deacon順着自己的感覺去記錄,希望影像本身便能說話,不用再多加詮釋。他喜歡作為公民記者站在一個相對自由的位置,記錄自己認為值得記錄的事。「傳統媒體有它擔當的角色,也有它的包袱。而我的拍攝方式太偏向感情主導。」Deacon當然有考慮過要不要投身新聞業,但不知自己是否適應,加上擔心香港的新聞自由將會收窄,目前仍在爭扎之中。

以書本實體記錄

Deacon有將相片無償供給通訊社使用,也有將相片上載到自己的Instagram,且獲得不錯回響,現已有7.8萬追蹤者,傳播力量不容小觀。「Online(網絡上)的東西不知道幾時會消失,你控制不到。」未來網站會不會被封鎖,又或者Instagram會不會終止服務,沒人說得清,Deacon覺得有一份實體的記錄可以保存更久,而最後選擇了用「書」作為載體,出版了攝影集《奮戰與粉飾》,「太多相了,書本容許我將想法歸納並完整呈現出來。」

《奮戰與粉飾》由Deacon獨力篩選相片和排版,封面是一張合併圖片,左右兩邊以相同視角拍攝立法會大樓;左邊攝於2019年7月1日,俗稱「煲底」的有蓋示威區聚集了頭戴黃色安全帽的人群;右邊則攝於2020年初,「煲底」空無一人,只有高身水馬和圍板。揭開攝影集,完全以相片敍事,除了序以外沒有文字,粗略可以分為前半部分(奮戰)和後半部分(粉飾)。

前半部分是即時的現場記錄,雖然沒有明確章節,但相片分類編排,一開始是黑壓壓的遊行人群,然後是參與運動的不同組群,包括銀髪族、學生、教師等,之後是警員執法時候的情形,最後是連串衝突的硝煙與火光,理大圍城的篇幅尤其多,情緒由平靜到高漲。後半部分則是政府為了清除反對聲音而留下的痕跡,包括化身鐵籠的行人天橋、被更換的路牌、交通燈的鐵絲網燈罩,以及很大篇幅記錄被清除而又隱約可見的塗鴉和文宣。

影像中的情緒和記憶

這樣的編排,也是Deacon情緒變化的反映。踏入2020年,因各種原因街頭上衝突轉趨冷卻,Deacon一時之間難以適應,最終仍決定透過拍攝方式填補空出來的時間,「由1月到差不多3月尾,幾乎每天迫自己出門拍攝」。Deacon補充說:「我特別去尋找一些被人撕爛,但又不完全撕走,仍可隱約辦認原本內容的文宣,其實也很花時間。」

Deacon除了出版攝影集,亦舉辦了攝影展覽《茫——記》,「回想過去一年,太多事發生,要將事件全部逐一記起幾乎沒有可能,需要一些影像去刺激。」展覽特別選擇了一些黑白的,朦朧的的畫面,加上場地燈光和紗簾,就像逐漸模糊褪色的記憶一樣;慢慢走到展場最盡頭,投映機將彩色且清晰的影片映射在牆壁上,記憶重新被加深。展覽開幕前幾日,場地發生了一宗流血事件,兩名男子衝入場地向一名男職員施擊後逃去,警方列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案處理,「到現在仍未知原因(兇徒動機),亦無法追究,擔心也沒有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