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質疑不懂八達通最低增值額 劉鳴煒批對方「攻擊身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社會上一直有意見認為,青年發展委員會的成員大多由政商界的富二代組成,難以代表大部份的青年人。

青年發展委員會副主席、華人置業主席劉鳴煒出席港台節目《政壇新秀訓練班》時,被問到會否使用八達通及最低增值額時,指自己會搭地鐵,但承認不知道最低增值額,因是「秘書幫我搞」,又批評對方是「以個人身份攻擊,攻擊我個人身份,你是想說我的背景做不到青年工作?」

劉鳴煒認為,如以民選方式選出青年發展委員會的成員,有可能被政黨騎劫。(吳鍾坤攝)

劉鳴煒今出席港台舉辦的《政壇新秀訓練班》,被在場青年質疑委員會的成員大多來自較富裕的家庭,不認識基本生活需要,難以代表基層青年人,並問劉鳴煒是否知道在便利店增值八達通的最低金額。

劉鳴煒坦言自己不知道,指是秘書負責為他增值八達通,並反問「青年人在八達通增值有什麼需要?八達通增值如何做,多少錢消費,與政府做青年政策有什麼直接關係?」。他隨後又指,如對方做青年發展委員會的副主席的認受性會更高,「但是最後要玩攻擊身份的話,我任你想攻擊身份無所謂,我亦不會理會他人攻擊的策略,我會做好本分,我會在這裡聽青年人的聲音,這種態度是不切實際的」。

劉鳴煒又不認同委員會成員同質化的說法,指青年發展需要不同持份者的幫助及意見,成員不應只有18至29歲的青年人,而是包括僱主、心理學家等。他認為,界定委員會成員能否處理青年事務的準則,是他們是否願意了解青年人事務及為此發聲。

「需要多少的一手經驗才能提出倡議?」

他指出,要為殘疾人士及少數族裔發聲,也不一定要是殘疾人士及少數族裔,認為只要有同理心及願意諒解的決心,都可以代表青年人向政府發聲。他笑言,以自己作為「戰靶」,指自己不可能明白住公屋、就讀BAND3學校的年輕人面對的困難,但質疑需要多少的一手經驗才能提出有關倡議,例如加快興建青年宿舍、指出教育制度的問題。

有意見認為,青年發展委員會的成員應由民選方式選出。劉鳴煒認為如要動員參選,需要大量資金及組織,正正是政黨能夠範圍所及,指會出現來自不同政黨的青年代表,而沒有政黨的青年人會因此吃虧。

+3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