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沙中線案成退黨最後稻草 潘焯鴻:政界有人想我收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港鐵沙中線紅磡站月台剪短鋼筋醜聞的陰霾,籠罩整個2018年,被指是事件中「吹哨者」的分判商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連番高調現身說法,踼曝禮頓施工內幕,一度成為新聞焦點人物。

敢於做「烈士」的潘焯鴻,知名度隨沙中線醜聞飆升,過往曾參加區選的往事及自由黨員身份亦被人牽扯出來。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於七月接受傳媒訪問時多次讚賞潘焯鴻,不過潘焯鴻接受《香港01》專訪時透露,原來他早已退黨半年。當初因欣賞政黨理念而加入,如今卻抽身而出,背後原因,除了心淡,還是許多錯綜複雜的交纏,以及埋藏心底的怒火.....

隨2018年結束,沙中線事件調查進入尾聲,潘焯鴻於新一年可暫時退下火線,他預告已鋪路在中科找接班人,未來會「半退休」。(梁鵬威攝)

因欣賞田少入黨 因理念不同離開

「我性格是比較硬,不是容易妥協的人。」潘焯鴻不諱言自己容易得罪人。對於當年參加區選,潘焯鴻笑指完全不為從政,只是「為啖氣」狙擊公民黨毛孟靜,「選到先驚!」選舉過後他獲邀加入當時被視為建制派「壞孩子」的自由黨,但並非活躍黨員,和其他黨員亦稱不上是「朋友」。他自言當時欣賞田北俊、周梁淑怡領導的自由黨有獨立意見,惟形容自田北俊淡出後,自由黨已變質,走上和以往大相逕庭的路線。

退黨念頭早已萌生,沙中線事件成最後一根稻草。潘焯鴻多次高調爆料狙擊港鐵,令不少建制派質疑他不是自己人。他指曾有黨員言語間暗示他不要拖累自由黨,「當然佢哋唔會講得咁難聽,你咁大個人自然會明,無須畫公仔畫出腸。」面對冷言冷語,潘焯鴻感到留下也沒意思,遂於去年6月退黨。

潘焯鴻去年6月起頻頻向傳媒披露沙中線拖工內幕,他指那些行為招來各界向他施壓。(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潘:「建制是應聲蟲 泛民食六四老本」

退出自由黨,回復自由身,有否想過再加入任何政黨? 潘焯鴻斷然稱找不到理念相近的政黨。曾被「元秋」蔣麗芸公開點名批評「經常攻擊我哋建制派」、暗指已投歸「反對派」的他,這次左右開弓,同批建制、泛民兩邊陣營都有問題。他毫不留情地說,建制派自九七回歸至今20年「完全變成應聲蟲,范徐麗泰當年都唔係咁!」又不滿建制派慣於揣摩上意,「有時阿爺都未必咁諗,他們猜度阿爺係咁,跟住統一去做。」

對於泛民,潘焯鴻則形容他們「一直食六四老本」亦對於泛民政黨爭取民主的路線不以為然,認為爭取民主自由只是正常人的基本共同價值,換成任何人都會這樣想,「等於建制整天說『愛國愛港』,誰不『愛國愛港』?誰天生就要做漢奸?」

潘焯鴻表示同情田北辰(圖右)作為建制的中間派非常辛苦,又讚陳淑莊在議會的發言專業。(資料圖片)

「好欣賞陳淑莊講嘢有point」

所有政黨都被這名「烈士」批評得體無完膚,唯獨對兩名議員「另眼相看」:其一是同樣在沙中線事件中頻頻發言的田北辰,潘同情田北辰作為建制的中間派非常辛苦,「我性格比較接近他們兩兄弟」; 另一位是公民黨陳淑莊,潘毫不吝嗇大讚「我好欣賞Tanya」,認為她在議會發言水準專業,「講嘢有point」。完全反對佔中的潘焯鴻更指陳是佔中九子案中「唯一我care的被告,不想見到她被定罪。」

參選是其中一個可能性

隨著2018年結束,沙中線事件調查進入尾聲,潘焯鴻於新一年可暫時退下火線,他預告已鋪路在中科找接班人,未來會「半退休」。數年前取得法律碩士學位的Jason謂,多出來的時間會用重返校園,於英國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攻讀戰爭研究博士學位,「我喜歡研究謀略。」

既然有錢、有時間、有能力,會否考慮參選正式成為「政治人」? 潘焯鴻一聽問題即大笑反問記者「你覺得呢?」略頓了一下後續道:「區選一定不會,我不是深耕細作的人。」那麼有沒有興趣走入議事廳? 他謹慎地答,「這可以是其中一個可能性」,解釋指倘若自己在政冶光譜中沒定位或沒市場,就無謂浪費時間參選。
 

對於潘焯鴻的批評,自由黨黨魁鍾國斌接受查詢表示,「不會回應這個人的任何說話。」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