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敖暉、何潔泓分手 「不是關係的終點」

撰文:沙半山
出版:更新:

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Lester)及何潔泓(Willis)在雨傘運動後傳出戀情,兩人經歷過對方入獄,仍不離不棄。惟兩人今日(21日)凌晨在Facebook一同公布5年情已逝的分手訊息。Lester坦言「分手,固然是一個階段的終結,卻不是關係的終點」;Willis則稱「我們分手,但沒有分開」。

(岑敖暉Facebook)

Lester及Willis於2014年雨傘運動後「撻著」,兩人當時代表學聯參與,估計其間互生情愫。及後有傳媒報道兩人拍拖,當時Willis曾在Instagram上載二人合照,不過沒有公開承認,直至2015年中才上載一張與Lester在海邊的溫馨照片,岑孭著何,兩人的笑容充滿喜悅。

Willis於2017年因為新界東北撥款期間衝擊立法會而入獄,3個月後獲准保釋,當時與Lester拖手甜蜜地離開,而Lester差些亦因佔旺藐視法庭案而有機會面對判囚,最終被判緩刑。

兩人於2018年底更到日本九州旅行,連日在Facebook放閃,惟不足半年,在Facebook一同宣布分手。Lester指「既然我們間的愛情,已不再能用這樣的方式安放、盛載著。那麼,能夠不拘泥於原有的形式,繼續肩並肩地探索、嘗試、發展『關係』的不同可能性,讓其不致衰敗死亡,讓其不致面目全非,讓其能繼續有生命力地發展下去,就是忠於這段關係、珍重這段關係的責任吧」,最後以「一起走過的路,珍而重之」作結。

而Willis於同一時間上載的帖文,則稱「我們分手,但沒有分開。在好一段時間以前,我們經常跟對方說,關係不止得一種模樣,對關係的理解可以更寬闊更坦然」,又指經歷過多次被控,「我們靠近地,面對如此殘缺的世界,感受被體制吸納的無力感,在日常凝視彼此的陰影、流動變異的生存狀態。如此種種,形成無法明狀的默契、無可分割的厚度」。她坦言「我們或許不擅長以那種常態的方式走在一起,但能夠在精神意識上相伴。以這個姿態存在著,那麼我們不會失去對方,依舊肩並肩尋找終究要回答的命題」。兩人的帖文同樣以他倆的背影相作結。

(岑敖暉fb截圖)

岑敖暉Facebook原文:

在不久以前,我們分手了。

我們常常相互告誡對方,對關係的想像要細緻一點, 要好好感受其脈絡和厚度,不要被什麼「框架」、「目光」、「規條」限制著我們的視野,蒙敝我們的感受,更不要讓這樣的一段關係變成行屍走肉,或是俗套地枯萎。

分手,固然是一個階段的終結,卻不是關係的終點。

既然這些年來一起走過的日子,已無可避免地構成你之所以為你、我之所以為我的原因。

既然我們間的愛情,已不再能用這樣的方式安放、盛載著。

那麼,能夠不拘泥於原有的形式,繼續肩並肩地探索、嘗試、發展「關係」的不同可能性,讓其不致衰敗死亡,讓其不致面目全非,讓其能繼續有生命力地發展下去,就是忠於這段關係、珍重這段關係的責任吧。

一起走過的路,珍而重之。

(何潔泓fb截圖)

何潔泓Facebook原文:

我們分手,但沒有分開。

在好一段時間以前,我們經常跟對方說,關係不止得一種模樣,對關係的理解可以更寬闊更坦然。

二零一四年至今,共同經歷運動、自己非法集結的判刑、上庭、坐牢、你面對刑事藐視法庭的罪名。我們靠近地,面對如此殘缺的世界,感受被體制吸納的無力感,在日常凝視彼此的陰影、流動變異的生存狀態。如此種種,形成無法明狀的默契、無可分割的厚度。

我們或許不擅長以那種常態的方式走在一起,但能夠在精神意識上相伴。以這個姿態存在著,那麼我們不會失去對方,依舊肩並肩尋找終究要回答的命題。

世界是痛苦的
你的眼眸篤定有光
尖銳倔強地
擁抱城市的灰塵
我回話
哪處不是戰場

你安坐流動的窗前
身後風景飛快略過
雪花紛飛或日照良久
看一場斷續的電影

事情不止崩塌
那管搖晃顛簸
歲月的對岸仍舊是那一片海
頑強如初
致不會失去的 夥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