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毛孟靜取得831消防行動紀錄 三大疑點促消防解釋

最後更新日期:

反《逃犯條例》修訂觸發多場警民衝突,警方執法手法備受爭議,其中在「8.31」晚上,有防暴警察及速龍小隊進入港鐵太子站月台追捕示威者,多人浴血車廂,不少謠言傳出太子站內有人死亡,即使政府多番澄清無死人,及港鐵昨天公開26張當晚的閉路電視截圖,至今仍未能釋疑。

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取得一份消防處關於太子站的行動紀錄文件,並提出三大疑點,其中包括受傷人數多次改動、警方指揮消防和救護員工作,又指若救護員根據指引,把紀錄傷者傷勢的牌掛在傷者身上,為何仍會數錯傷者人數。

毛孟靜直指種種紀錄和數字疑究重重,希望消防處公開現場對話錄音及文字紀錄。

立法會議員毛孟靜下午召開記者會,講述所取得有關消防831晚於太子站的行動紀錄內部文件。

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引述指8.31當晚消防員在太子站的通話紀錄的官方文件,指午夜過後一度指有10個傷者,當中6人傷勢嚴重。其後又更正為7個傷者,當中3人傷勢嚴重。數字令人疑究重重,希望消防處公開現場對話錄音及文字紀錄。

毛孟靜指出三點疑問,為何9月1日凌晨00:15時有通話記者會顯示,警察通知消防指月台並無傷者,著救護員不必到月台,而明明消防記錄指有7名傷者。為何由警方指揮救護員,決定用港鐵車廂把傷者由太子站運去醫院較遠的荔枝角站?

另外,當晚有三名傷者被計算入太子站月台衝突事件中,但三人事實上興事件無關,她要求警方解釋。

毛不接受消防處的解釋指數錯人是因為情況混亂,指現場人數並不多,救護員亦理應為每位傷者作紀錄,並有標示傷者受傷部位的文件掛在傷者顯眼位置。
 

8月31日晚有防暴警察及速龍小隊進入港鐵太子站月台追捕,其間在港鐵車廂內施放胡椒噴霧、揮動警棍,多人頭部受傷流血。(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毛孟靜提出三點疑問:

1.傷者人數多次更改

根據毛孟靜取得的文件,當中詳細記述事故現場的消防員和防護員與消防處控制中心的對話紀錄,傷者人數多次變更。

晚上11時42分,流動指揮車指見習救護主任到現場點算傷者人數。7分鐘後、即11時49分,消防局局長指現場有3名傷者,其中2人頭部受傷。

至凌晨12時01分,見習救護主任指現場有9人受傷。12時15分,見習救護主任則指有10名傷者,其中6人嚴重、2人骨析、2人輕微。

在12時20分,流動指揮車表示根據消防局局長,月台共有名傷者,其中2人頭部受傷和1人呼吸困難。1時02分,流動指揮車將傷者人數調整至7人,3人嚴重、2人骨析、2人輕微。

而根據紀錄,油麻地站三名傷者中,首名傷者在晚上11時13分送到廣華醫院,另一名傷者11時17分自行離開,第三名傷者因情緒問題在11時34分自行離開,毛孟靜指出這三名傷者在時序上,顯然與太子站的傷者無關。

2.若有為傷者掛上傷勢牌 為何會算錯人數?

毛孟靜指出,根據指引,救護員會把紀錄傷者傷勢的牌掛在傷者身上,牌上列明傷者姓名、傷勢情況和已給予治療,質疑若救護員有為傷者掛牌,為何仍會數錯傷者人數。她直言若救護員因情況混亂而沒有為傷者掛牌,消防處應乾脆承認錯誤。

(吳倬安攝)

3.警隊疑指揮消防處工作

毛孟靜指出,從對話紀錄中,有兩點反映警隊疑指揮消防處的救援工作。其中在凌晨12時15分,見習救護主任報告現場有10名傷者的同時,在太子站E出口,有不知職級的警員向救護員表示,月台沒有傷者,不容救護人員進入站內。

另外,在1時07分,救護監督向控制中心報告,指根據高級警司表示,七名傷者將由列車送至荔枝角站,需要五輛救護車到荔枝角A出口預備。

毛不接受消防處的解釋指數錯人是因為情況混亂,指現場人數並不多,救護員亦理應為每位傷者作紀錄,並有標示傷者受傷部位的文件掛在傷者顯眼位置。
 

8月31日晚上一批防暴警及「速龍小隊」在太子站內進行追捕,期間衝入車廂內,向市民揮動警棍、噴胡椒噴霧,多人受傷流血,事後警方驅散所有記者,港鐵事後更封站兩日,令坊間有傳言指當晚有人因而死亡。雖然政府及警方連日來不斷澄清,但仍未能釋除疑慮。

+10
+9
+8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