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挑戰48小時靜坐 銀髮族:老婆擔心 「實習」被拘留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反修例運動中,不少參加者都帶年輕的面孔。然而,上年紀的「銀髮族」亦一直以和理非方式參與其中,今日(12日)下午就發起在警總外靜坐48小時,抗議警方涉嫌「濫權」和「濫捕」。

有經歷過六七暴動的伯伯分享當時的經歷,嘆當時防暴警察不如現在般竭力追捕,「看更開門畀我哋入去,成班𡃁仔,閂埋門就冇事,如果到今時今日,防暴分分鐘鐘走入去。」

不反對通知書欠奉,縱然面對被捕風險,這位伯伯打趣將靜坐當成「實習」,預備被拘留48小時,因為他不捨得年輕一代,「因為我哋唔走出嚟呢,班小朋友好似孤身上路」。

+2

靜坐在下午2點開始,人數僅約半百,年屆70的鄭先生就是這先頭部隊之一。鄭先生身穿黃色上衣,坐著自備的布質摺椅,他選擇挑戰連續靜坐48小時,黑背囊已備蛋糕、水、毛巾和雨褸。

「我老婆擔心緊,佢啱啱Whatsapp咗我,叫我「小心啲、小心啲」。」

鄭先生選擇挑戰連續靜坐48小時,已自備食物及水。(羅國輝攝)

今次的靜坐並無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警方有可能拘捕他們,儘管發起人在現場提醒其他「老友記」要自己衡量風險,但鄭先生在內的銀髮族都希望以行動支持年輕人。

「因為我哋唔走出嚟呢,班小朋友好似孤身上路,我哋有啲老人家走出嚟叫做支持,如果我哋都支持唔到呢,我都唔知點,我好悲哀、好悲傷。」

六七暴動是部分銀髮族的童年往事,鄭先生亦然,當時正值十多歲的他亦有上街,對比當年被警察追捕的經歷,他感到今日警察的執法更主動。

鄭先生的太太對他出來靜坐表示擔心。(羅國輝攝)

「吉祥酒樓係旺角砵蘭街,真係救咗我一命,被防暴警察追,看更開門畀我哋入去,成班𡃁仔,閂埋門就冇事,如果到今時今日,防暴分分鐘鐘走入去。」

除了六七,鄭先生亦經歷過六四,當時「晚晚瞓唔到」,換轉今日的社會動盪中,鄭先生同樣難以安枕,他認同年輕人犯法後要依法處理,但不能挨打,「無理由10個、8個差人打一個小朋友,我覺得好唔舒服。」

至於想政府如何解決問題,鄭先生慨嘆:「一百萬(人)又聽唔到,二百萬(人)又聽唔到,對話會得百零二百人,訪問咗三十幾人,有廿幾人鬧佢都冇件事,隔幾日佢仲整個蒙面法出嚟,你話係咪火都嚟埋?」

他都覺得靜坐很大可能徒然,亦已預備被捕,靜坐48小時當作為被拘留48小時「實習」一下。

「我係高危嘅老人家,唔知挨得幾耐,所以我都覺得,唉,有一日出一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