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袁彌昌:香港未到Endgame時機 中間路線「拯救」一國兩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反修例風波下,香港政治版圖大挪移,區議會變天。及至今年,港澳辦、中聯辦先後開腔批評香港時政,開啟中央直接過問香港事務的時代。政界相當關注今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會帶來甚麼變化。其中,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牽頭成立「希望聯盟」,標榜中間路線,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新民黨前政策總裁袁彌昌,盛傳將代表平台出選港島區。袁彌昌接受《香港01》專訪,大談其政治藍圖。

袁彌昌認為,以現時香港的政局,不論是民主派得到過半議席,還是建制派繼續主導議會,最後的結果都是一國一制,北京接管香港,殊途同歸。他指出,平台的目的正是在泛民和建制之間別樹一幟,成為關鍵少數,於香港政治版圖中扮演「關鍵平衡手」的角色,達到勢力平衡(Balance of power),為香港提供出路。

有意見指,香港需要一場「破局」(Endgame),整個體制推倒重來才會有生機,袁彌昌並不同意。他指,香港還未到需要Endgame的時候,也沒有這個條件,「一國兩制」的秩序仍然有拯救的價值和必要。他形容,9月立法會選舉是一場「公投」,讓市民表態說明香港需要生路,而非死路。

立法會選舉--袁彌昌專訪二之一

下篇:專訪|袁彌昌:對葉劉淑儀無恨意 嘆對方「已變成何君堯」

「不論泛民建制勝選 結果均是一國一制」

在香港,過去自稱「中間派」路線者不少,但大多都沉寂或被迫歸邊,真正成功的例子萬中無一,至起碼仍活躍於當今政界者,就沒有明顯的「中間派」。

袁彌昌指,他所代表的中間路線與過往的所謂「中間派」不同。他提出,香港今日面對的大背景相當嚴峻,對外有中美角力,香港站在東西方的「緩衝區」中,北京在香港問題上沒有退讓空間,因此民主派過半,北京必會出手;另一方面,黃藍雙方皆由民粹力量主導,各走極端,深黃深藍主宰雙方陣營,張力愈來愈大。

因此,對於9月立法會選舉的後續影響,袁彌昌這樣推測:「如果民主派過半,等於直接向北京叫陣,那北京一定會介入,甚至直接接管香港;如果建制派繼續控制議會,他們只會繼續對北京唯命是從,交出香港的未來。無論前者後者,結果都是一國一制,殊途同歸。藍黃兩方都會令香港步向滅亡,這是不能接受的。」

香港政治的「關鍵平衡者」 選民「公投」決定一國兩制生死

袁彌昌分析,現時和冷戰的格局有些許類似,正因香港有「緩衝區」的角色,中美雙方即使敵對,起碼保持一定程度的勢力平衡,因此香港內部的政治平衡十分重要。自從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美國在香港問題上增加發言權,那民主派不至於只有捱打的份,香港不至於完全倒向中國內地,已達到足夠平衡的狀態。但當民主派再進一步,表明爭奪立法會過半議席、選出「泛黃」特首,這等同直接向北京叫板,影響平衡狀態,那北京無可選擇之下,為了避免香港倒向美國一方,必定會加強對香港的控制力,甚至不惜結束「一國兩制」。他再三重申,這是不應該出現的情況。

因此袁彌昌認為,他標榜的中間路線,並不是一種固定的政見,而是超越政見,直指「一國兩制」的存亡問題,在兩派之間扮演類似國際關係中的「平衡手」角色,維持香港整體政局的勢力平衡,既不會倒向民主派,也不會倒向建制派/北京。他形容,今次選舉是一場「公投」,讓香港人在2020年這個關鍵轉折點中,可以有藍黃兩極以外的第三選擇,確保「一國兩制」不會因為勢力失衡而走向滅亡。

袁彌昌指:「以往民主派有梁國雄、黃毓民,建制派有曾鈺成、譚耀宗,兩邊都會鬥,但整體勢力平衡仍然做得到。」他認為,過往香港縱然也有政治紛爭,但整體制度仍然能運作下去,但現時勢力已失去平衡,中央、特區政府、建制派坐擁巨大優勢,體制失去應有的效用。民主派的應對方法,則是提出35+,推向另一個極端,同樣都是死局。因此袁彌昌希望,通過取得關鍵少數的議席,令香港政治版圖「重達平衡點」。

2003年,田北俊率領自由黨倒戈,成為拉倒23條立法的關鍵。今年,田大少成立平台,標榜中間路線。(資料圖片)

談23條立場 「民意如此,叫我們如何支持?」

藍圖說起來十分美好,那落到具體操作層面,平台會如何運作?又有甚麼議題,可以驗證這個中間平台的立場?袁彌昌舉出一個重要例子,建制派、中央官員近日屢次提及《基本法》第23條立法,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更「打開口牌」,表示希望明年8月前能完成立法。

袁彌昌指:「這(23條議題)已是一個驗證的時刻,可以看見我們怎樣做。」他提到,2020年將會是中央對於2003年起,對港管治的總結算,因為北京對港積存了大量的不滿,將會迎來政策上的改變。他指,2003年有自由黨倒戈,拉倒23條立法,但現時自由黨已歸邊:「有田北俊先生在,這個(平台對23條的立場)已不言而喻,在現在這種民意情況下,你(政府)諮詢又完全不足,無法告訴大家你想做甚麼,你叫大家如何去支持你?」袁彌昌承諾,像23條如此重要的議題上,一定會站在香港人的一邊。

去年爆發的反修例示威,前線抗爭者相信目前體制已失效,主張「攬炒」、「Endgame」。今年,民主派提倡「35+」作為破局的第一步。(資料圖片/羅君豪攝)

認為香港未是時候Endgame 「打爆體制,解放軍會衝過來恢復體制」

於去年反修例示威中,不少反修例人士引用《復仇者聯盟3》電影中,奇異博士的經典對白「We are in the Endgame now.(我們在終局之戰了)」,形容香港的惡劣局面。他們認為經歷警察鎮壓、政府無視民間訴求,香港的核心價值已遭破壞,因此主張「攬炒」,將香港現有體制推向「終局」,重新談判「一國兩制」,砍掉重練,香港才有出路。今年立法會選舉民主派過半,被認為正是「破局」的第一步。

袁彌昌不同意這個解讀。

袁彌昌指,民主派認為現有體制「Endgame」之後,可以重現生機,迫使北京重新談判,有一個很重要的先決條件:中國經濟泡沫爆破(俗稱「支爆」)、中國共產黨在內地的管治出現動搖,但這並不現實。他指,即使中國管治存在弱點,也不能將之演繹成政權在短期內會出現危機。

他進一步解釋,民主派的策略建基於數個重要的假設:「一、他們眼見去年6月起,到區議會選舉甚或之後,北京都不出手。他們(民主派)的假定就是,中國不能沒了香港這個金融中心,所以才不出手;這衍生第二個假設,就是北京很怕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制裁,因為北京一直沒有行動,直到近來(兩辦發炮);最後衍生第三個假定,如果我是民主派,可以用『攬炒』、『35+』去達到目的,而北京都會投鼠忌器,不敢制止我們。」然而,袁彌昌指這些假設沒有人驗證過,況且經過肺炎疫情、中美之間矛盾升溫,北京的部署隨時有變。

「香港今日的主權就在中國手上,你將體制打爆,大不了中央派解放軍衝過來,取消『一國兩制』,甚至如北京喜歡,往後重建『一國兩制』。所以即使北京今日確是一步步壓迫下來,但至少你不會作一個如此無意思、無謂的賭注。」因此袁彌昌認為,現時香港遠遠未到要談Endgame的時候,即使Endgame,結果都不會是民主派所想一般,中間落墨、勢力均衡才是最好的選擇。他更指「攬炒」的思維,其實是將香港變成炸彈火藥的藥引:「我從來未見過炸彈爆炸後,藥引仍會存在,這是不可能的。」

美國去年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袁彌昌認為,這可令中美之間達成另一種平衡。(資料圖片)

冀當「中央也要重視的對手」

在本港政界,中間的企位極難站穩,袁彌昌則嘗試在這方面尋求突破口。那麼,西環至今有沒有聯絡過他,談選舉協調問題?袁彌昌明確表示沒有。他認為,當他所代表的路線本身有足夠支持,那也不需要得到任何一方的祝福,包括西環。袁彌昌所希望做到的,是不用當任何一方的「應聲蟲」,而是一個「中央也需要足夠重視的對手」。

若議會由一派主導 「誰是少數派,我就幫誰」

既然平台已有足夠清晰的定位,扮演關鍵少數,那一旦平台在選舉的成績未如理想,或是雖然得到議席,但民主/建制其中一派取得過半席位,做不到關鍵少數,袁彌昌有何應變計劃?「這不是我們希望出現的情況,但萬一真的出現,我們的大方向是勢力平衡。所以哪一方是少數派,我就幫哪一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