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回憶立法會與葉劉駁火 朱敏健:我都想自己很「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立法會面對眾議員質問的即時反應,令平機會主席朱敏健能言善辯、詞鋒犀利的形象在網上「爆紅」。難以想像的是,他形容自己曾經是一名「怕醜仔」,直到青少年時代開始接觸的幾種「小眾嗜好 」,除了令他在學界發光發熱,亦成就出今日他在工作上的「零壓力」,可以從容縱觀大局、洞悉細節、面對大眾,以及擁有處理繁忙公務的魄力。

圍棋「睇大局」 橋牌「要計算」

平機會主席朱敏健在以往曾多次提及,博弈令他獲益良多,一切源於他大學時代首次在宿舍接觸圍棋,從此踏上棋手之路。他解釋作為圍棋好手要懂得「睇大局」,要在獲利益最大的地方下子,不能斟酌一兩子的得失,要知道甚麼時候該爭取、甚麼時候該放棄,慢慢就在下棋的過程中,把這道理活用在日常生活,特別是公務中。

「橋牌看大局之餘,也要精細計算。」較少人知道的是,其實博弈中,朱敏健認為自己最擅長的並非圍棋而是橋牌,甚至在80年代有代表香港出賽的實力, 有幾次參加國際賽的經驗。 橋牌是團體活動,講求團隊精神,需要群策群力,又要精密計算,「把自己的利益放到最大」, 這一部分對他來說剛好彌補了圍棋訓練的些微不足。因為圍棋和橋牌均屬小眾嗜好,現實對手不多,所以朱敏健多在行車旅途中用手機跟電腦對局,但僅十多分鐘就已足夠排解繁重的工作壓力。

馬拉松鍛鍊意志

「主席跑多少?你們跑10公里我就跑10公里,你們20公里我就20公里。」擅長靜態活動之餘,朱敏健笑說別看他身型以為他不運動, 他從年少時代起,已經有長跑的習慣,40多公里的馬拉松賽事對他來說也應付有餘。現在不少團體會邀請他以平機會主席的身份來參加活動,很多都是長跑或登高類型,他都會和參加者「共同進退」。 他坦白說自己跑步速度並不快,而且在旅途中會感到疲憊,只是憑着堅毅一直撐到終點,這種鍛鍊令他直到現在,仍有體能和精力應付各種公務。

葉劉駁火朱敏健:你應該炒魷魚呀!

「 問題內容和所用字眼的確完全沒想過。」訪問平機會主席不得不提的,想必仍是反修例風波下引申的立法會咨詢,現場尤如辯論比賽,這也正是朱敏健的強項。他在就讀中文大學的時代,是辯論團隊的成員,曾代表香港參加賽事,也獲獎不少。他直言很喜歡用辯論的方法來應對提問,所以即使在立法會上碰上意料之外的提問,全部都能靠即時反應回答。至於誰的言詞令他最難忘?「其實近期也是立法會那次,阿葉太問那句……」原來是他想也沒想過,「用字眼去到咁激烈」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

當日葉劉淑儀要求平機會主動就政見、口音等類型歧視行為,向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提供立法建議,又斥朱敏健「大隻講」。朱敏健反駁葉劉的講法「完全錯誤」,葉劉反問:「我有咩錯誤?你嘅錯誤大得好緊要」。朱敏健答道:「你完全錯誤,因為你一開頭就建基於假嘅假設,話我大隻講,呢個係好俗嘅語言。」葉劉聞言怒斥:「你應該炒魷魚呀我認為。」整個過程刀光劍影、火藥味濃厚。

曾奪「最佳男演員」當時沒考慮「型唔型」

「我不會用看不起對方的態度回答問題。」《香港01》記者問朱敏健有否覺得部分立法會議員或記者的問題很「廢」?又有沒有覺得自己當時很「型」?「很坦白說心裏面會這樣想」,他笑着直認不諱。但他表示非旦不會將情緒表現出來,「我又會考慮對方要問這個問題,其實一定有他自己的原因」,因為提問的人沒必要具有相關的專業知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才問」。至於「型唔型」,他說「當時沒有考慮」,可以的話當然想,但還是留待大家評價。

直到訪問結尾,朱敏健才不經意地提到,他曾在戲劇表演勇奪「最佳男演員」。中學時代他曾內向得不敢跟人家打招呼,但在機緣巧合下,意外地開始參加戲劇表演,令他漸漸掌握演說技巧,對他日後面對媒體有很大裨益。「現在我希望不是在演技上獲獎,而是希望能夠做到實事去得到社會認同,以這樣的角度頒獎給我,我就真的會很開心。」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