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特首找數】說好的與民同行呢?請由「撕裂2.0」回到真Connect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其實大家不太擔心你是CY 2.0,其實社會最擔心的是,如果你當選,我們香港社會會變成撕裂2.0。」這是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於2017年特首選舉論壇中,向林鄭月娥的一番寄語,相信不少讀者仍對此記憶猶新。

施政報告下周三(11月25日)發表,特首林鄭月娥本屆任期亦剩下約一年半。《香港01》從多個角度分析林鄭月娥上任至今,有哪些未能兌現對港人承諾的「走數」之處,作出提醒及建議。其中加深社會撕裂,可算林鄭在任期間最大「政績」,與其競選口號「同行」、「We Connect」形成鮮明對比。

究其根本,林鄭月娥未有意識到,要解決香港深層次問題,並不可能靠公關解決,而是需要深刻的改革,重構社會價值。要是社會資源分配的結構不改善、政治撕裂沒有縫補好,一時間的平靜純粹是更大風暴來臨的先兆,去年的反修例示威,正好體現這點,希望林鄭及整個高層官僚系統現時都能體會到且深切糾正,以免香港有日再陷入「內戰」深淵。

+2
+2
+2

暴風雨前的短暫寧靜 港府輕視民生種禍根

林鄭月娥上任初期,政治氣氛一度緩和,政界一片「大和解」的風聲,希望走出梁振英時代行政立法對立、社會撕裂的局面。此時街頭示威失去方向,政治爭議如一地兩檢、立法會議事規則修改皆引不起太大波瀾。林鄭本人亦嘗試向泛民主派伸出「友誼之手」,2018年3月民主黨黨慶,林鄭罕有應邀出席(一度引發捐款三萬元的熱話)。據香港民意研究所數字,林鄭月娥上任首年,民望從未跌穿50分水平,上任初期評分更高達63.6分。

林鄭依靠公關技巧、公共交通津貼等民生政策,安然渡過首年任期。社會表面平靜,然而背後潛藏的房屋土地資源分配不公、樓奴遍野等深層次問題不曾解決。林鄭月娥上任初期大張旗鼓的「土地大辯論」,聲稱要從短、中、長期解決香港長久以來的土地問題,但政府拋出的解決主方案,即公私營合作,被社會人士形容為「劣跡斑斑」,收回私人農地、粉嶺高爾夫球場等的民間訴求,又未有直面,引起社會普遍失望,認為政府向巨富階層或利益集團屈服。

青年「no stake」對社會有離心 責任在誰?

林鄭去年8月見記者時曾聲稱,部分人可能覺得自己在社會上「不是持份者」(no stake),從而破壞香港經濟,即示威陣營聲稱的「攬炒」。但許多人都認為,激烈示威行為固然不值得鼓勵,惟政府有更大的責任去解答:到底是誰人坐視產業單一、青年向上流動困難等問題,導致他們連覓個安居之所都難,出現「反正都無嘢好輸」的心態?當議員好言相勸,建議政府盡快收回地產商農地規劃建樓時,是誰人以「會遭司法覆核」為由諸多推搪?當香港連續十年成為全球樓價最難負擔城市,存錢買樓需要不吃不喝20.8年時,政府只懂談超遠期的「明日大嶼」計劃,有沒有真正重視過市民燃眉之急?如果以上答案,都與政府輕視民生問題有關,那麼,政治風波一發不可收拾,反對陣營選擇走最激進路線,社會深陷黃藍「誓不兩立」的痛點,最大責任是否應該在政府身上?

歸根究柢,香港社會今日之所以如此撕裂,政治問題固然是導火線,但政策不公義,社會不平等,市民生活沒有安全感,才是所有問題的共同根源。

香港土地房屋問題極為尖銳,是社會深層次矛盾其中一個來源。(資料圖片)

為政者須懂調和不同陣營 而非火上加油

讓社會撕裂更進一步的是,林鄭處理危機時往往給人的印象是「鬥爭思維」過強,忽略政治人物所需的同理心。曾俊華前競選軍師羅永聰曾表示,作為政治領袖,其中一個重要條件是「和到人」,令人心悅誠服接受其領導。然而,林鄭在修例風波至今多次政治危機中,顯然未能做到。

舉一些明顯例子:去年11月中全港大三罷、堵路,市面一片混亂,11月12日有記者問到會否宣布停課,林鄭稱不能貿然停止社會活動,否則就中了示威者的「圈套」,但事隔一天政府還是要「死死地氣」宣布停課;在多場暴力衝突中,林鄭對於警察或藍營人士被襲反複譴責、仔細描述,但對於藍營民間人士的嚴重暴力行為,如將軍澳連儂牆斬人案、太古城趙家賢遇襲案,則輕輕一句帶過甚至隻字不提,被指控未有公平地對待不同陣營。

去年至今,黃藍陣營互相仇視程度比林鄭上任前有過之而無不及,不同政見人士毆鬥、惡意造謠抹黑敵對陣營、家庭因政見鬧翻等事件屢見不鮮。誠然在社會撕裂過程中,泛民政客亦有推波助瀾的責任,但作為政府,有更大責任在不同陣營之間找出平衡點並嘗試調和,而非火上加油。這種劍拔弩張的社會環境,林鄭作為特首,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去年的反修例事件不過是一個導火線,讓長年累積的民怨一觸即發。(資料圖片/羅君豪攝)

「重新出發」不能靠公關 靠做實事疏導民怨

社會一大堆深層次矛盾、公共政策和政治制度缺陷未能解決,撕裂程度空前,林鄭政府到海外聘請公關公司「宣傳香港形象」。政府於6月底公布,國際公關公司Consulum FZ LLC(Consulum)經招標程序投得「香港重新出發」公關服務合約。然而Consulum被揭發專門為專制政權「洗白」,該公司其中一個大客戶,正是涉嫌肢解《華盛頓郵報》記者卡舒吉過後的沙特阿拉伯王室,令港府未改善到形象,先令形象扣分。

其實,政府如真的想香港「重新出發」,聘用公關公司只是旁枝末葉,甚至是旁門左道。解決問題的「王道」是痛定思痛,下最大決心改善經濟民生,特別是花最大力氣去緩解即將爆煲的房屋問題,盡快疏導民怨,這樣林鄭才有望由「撕裂2.0」變回「真‧Connect」。

泛民主派在社會撕裂中,亦有推波助瀾的責任,但林鄭作為特首,有更大責任在不同陣營間取平衡點。(資料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