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智障兒母親:讓我們幸福地生活下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弱能孩子家庭面對很多挑戰,父母甘願為孩子遮風擋雨,但當父母也垂垂老去時,孩子可以托付誰照顧?
姚王佩怡

當父母老去時,弱能孩子可托付誰照顧?(Getty Images)

文:姚王佩怡

作為一位智障兒的母親,近日香港發生的「康橋之家」事情令我們智障兒家庭有錐心之痛!我希望藉此道出我們的心聲。

有口難言 最無力爭取權益的一群

上天給予特殊弱能孩子希希在我家,我想,不是遺憾,是一個奇蹟。我們一起迎戰,一起承受,一起成長,一起經歷;一家人齊心協力,喜悅地活着每一天,在人生路上,完成使命。

弱能孩子家庭面對很多挑戰,父母甘願為孩子遮風擋雨,但當父母也垂垂老去時,孩子可以托付誰照顧?

很多智障兒有口難言,甚至非常困難表達自己所思所想,活在自己的囚籠。他們的一生幸福,關乎在照顧者的手上,他們是最無助最弱勢的族群,既不懂也不能夠為自己爭取任何權益。

香港現時有超過300間殘疾人士私營院舍,卻有近九成不符合資格,社會福利署掌握權力改善服務,卻任由大部分私院以商業模式運作,唯利是圖。社署助紂為虐,向院舍買私營宿位機制,令眾多弱能孩子家庭微薄的傷殘及綜援金奉獻給無良商人,卻沒有透明的機制監管,智障人士生活在水深火熱的非人生活中,社署卻不聞不問。智障人士屬社會上最沒有談判及抵抗力的一群,更有很多是住在偏遠的院舍裏,猶如被送到不見天日的囚牢,被遺棄、被忘記、被消失……

部分殘疾人士院舍,猶如不見天日的囚牢。(資料圖片)

私院如地獄 彷彿一天天等死

我曾探訪很多間不符合規格的私院,那裏彷彿是人間地獄,死蔭幽谷,院友們沒有任何活動,被囚在窄小的空間,汗味與臭味共融。呆呆的目光、絕望的眼神、無言的吶喊,生活沒有指望。我不敢想像,弱能孩子將來要在這種地方,等候一天一天老去,然後生病,然後痛苦,然後死亡,然後獲得解脫。

這樣的情況,家長們在過去10多年不停地反映給政府官員,官員們也不停地老生常談,帶大家遊花園,不停重覆告訴家長們和傳媒,他們正搜集資料硏究討論,並無了期地檢討。

大家也倦了,這真的和政治無關,我們不是乞求大家的同情,只希望大家守護着香港的社會公義,並給予弱能人士應得機會,讓他們可以獲得做人的尊嚴。

世界上有好人也有壞人,所以我們更需要一個良心政府、謙卑盡責的官員、行公義的法治,好憐憫的新聞監察……

只是,我還是樂觀的,因為我相信香港人能做得到,奇蹟一定會出現,就如希希奇蹟地臨到我家。

讓我們一起建立公義和良心社會,然後快樂幸福地生活下去。

 

希希媽咪

姚王佩怡

東華三院徐展堂學校家長

也是一位智障兒之母,我最自豪的身分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