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橋黑幕】員工爆:康橋借人應付查牌 聘院友兼做職員充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8個月內爆出6宗院友離奇死亡事件的葵涌康橋之家,被指人手長期不足。羅姑娘是姊妹院舍沐恩之家的保健員,她向《香港01》透露,院方經常要求她由沐恩到康橋頂更,為的是院方要充數應付社會福利署查牌,院方甚至聘請院友兼做職員。她憶述,有次她要帶院友去醫院看症,全院100人竟再無保健員當值,反問「有事上來係咪好驚?」

我上午在沐恩之家工作,會突然收電話,要求我下午到康橋幫手。當有社署人士到院舍查牌時,院舍便會致電急召我回康橋,填補人手真空,說:「查牌呀!社署查牌呀!你快點回來!」
康橋前員工羅女士

康橋之家保健員冒著被炒的風險,決定向《香港01》揭發康橋之家與姊妹機構沐恩之家長期人手不足,院方要她兩邊走充撐人手,以應付社署查牌。(梁鵬威攝)

從事護理工作已有10年羅女士,斷斷續續在沐恩之家工作接近兩年,任職保健員。她說,無論沐恩之家還是康橋之家,人手均嚴重不足。她不時接到主管突然要求上班的電話,要她「急急腳」去康橋之家充撐人手,「上午在沐恩之家工作,會突然收電話,要求我下午到康橋幫手」。當有社署人士到院舍查牌時,院舍便會致電急召她回康橋:「她們會話:查牌呀!社署查牌呀!你快點回來!」

職員:多名院友死亡 人手不足是主因

6名院友於8個月內離奇死亡,羅姑娘稱,院舍人手不足就是肇禍主因。她知道這有問題,但為生計,無奈接受。她的工作不時要帶院友去瑪嘉烈醫院看症,「(醫院)K座10樓的職員都認得我,每次都問我,今日幾多個(院友)?」可見她工作量不輕,兼顧的範圍不少,惟院方對她缺乏支援。曾有一次,她被院方要求帶4名院友去醫院,其中一人是坐輪椅的婆婆,但婆婆途中漏尿,卻無尿片,「我那刻很嬲,院舍無人將尿片掛在輪椅度,令阿婆好尷尬。」

康橋之家位於葵涌萬成大廈2及3樓,住客接近100名。梁女士指,該院保健員極少。她憶述,某天下午約2時,「只得我一個(保健員),我要出去帶診,出了去,全公司係無保健員,係真空。差不多100人(院友),有事上來係咪好驚?」

一名女院友曾中風及有抑鬱性,在康橋住,但不知什麼時候起開始協助院方負責院友的清潔、餵食及洗澡工作,我很少找她工作,因為我知道很多事情,其實她都做不到。
康橋前員工羅女士揭開院舍黑幕

記者多次追問6名院友離奇死亡事件,但康橋院長劉潔心(右)卻拒絕回答。(陳焯煇攝)

康橋疑聘院友做司機及清潔

羅姑娘又透露,由於人手嚴重不足,康橋竟有兩名院友同時兼任職員身份,其中一名男的有精神問題,在3樓男性宿舍有間木板房,羅姑娘曾為他到西九龍的精神科中心取藥,但去年底此人卻成為受薪公司司機,接送院友覆診、出入庇護工場及特殊學校,「我實在非常好奇,究竟他是職員,還是院友呢?」

另一名女的曾中風及有抑鬱性,在康橋住了一段時間,但不知什麼時候起開始協助院方負責院友的清潔、餵食及洗澡工作,「我很少找她工作,因為我知道她在這裡住,找她是無可奈可才會找,真是有問題才會找她,因為我知道很多事情,其實她都做不到。」

康橋之家護理人手不足,職員透露院舍不符60名院友對至少1名保健員的規定。(香港01記者攝)

保健員對住客比例涉不符法例要求

翻查社署資料,康橋之家屬於中度照顧殘疾院舍,目前獲社署豁免領牌,有效期由2015年10月到2017年3月。根據《殘疾人士院舍實務守則》,每60名住客必須有至少1名保護員或護士(詳見此文件第56頁)。羅女士的說法,反映院方經營可能有違法的情況。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質疑,康橋之家名義上好像有足夠的職員,但實際上從職員、家屬口中得知,根本是沒有﹕「我們看到這些保健員亦是兩層走,男女樓層要管理外,甚至要在另一間院舍工作,人手極度不足問題很明顯。」他認為,須盡快修訂法例,提升服務標準,例如人手比例、環境的監察制度,第二是整體增加津助院舍,避免再有私家院舍提供惡劣服務。

是康橋殘疾院舍出了問題?還是我們整個社福體制出了問題?請購買10月21日出版的《香港01》周報,我們將為讀者揭詳細報道。——《香港01》編輯部

報料請致電或WhatsApp 「01線報」:6511 0101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