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武士美食家】《孤獨的美食家》作者新劇 3.17港台日本同步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孤獨的美食家》作者久住昌之新作《野武士美食家》將於3.17起播出,新主角退休白領香住武,情緒高漲時竟然會化身為日本武士,筷子代替武士刀,吃遍全日本。

野武士美食家不是時空穿越故事,兩者關係有點像《搏擊會》內的Brad Pitt和Edward Norton。

為何以食物說故事?
「因為沒有人不需要吃飯!」

本刊早前到日本Netflix訪問了《野武士美食家》、《孤獨的美食家》原作者久住昌之先生,問到為何以食物為他創作的主題,他解釋說:「不過,食物只是契機,我想寫的是一個人怎樣吃飯,在甚麼情況下吃飯,在吃的過程中有甚麼心理變化和感受。比方說,我是刻意不去看網上任何食評或店子介紹的,我要自己走入店,看心情和場合去決定想吃甚麼,等待上菜的過程已經很興奮,這種體驗才能產生出話題和故事。」

「30年前去了香港,我根本一點中文也不懂,看到菜牌就興奮了,我就單靠漢字亂去點,最終來了一客鳳爪排骨飯,首次在食桌上看到雞腳,蠻驚嚇的。」

老師很NICE,要他扮海報也沒怨言,還很入戲。

久住先生訪問當日,外套上別了一條竹莢魚,原來就是他找資料拍集數《早晨的竹莢魚》時,一個竹莢魚同好會的朋友送他,很有心思。(鍾世傑攝)

野武士代表甚麼 ?

《野武士美食家》沿自他一部第一人稱的散文集,對野武士著墨不多,而主角香住武是後來改篇成漫畫才加進去,香住武是一個60歲的退休白領,不用工作的他每天無事好做,但有天眼前忽然一位古裝的武士,代他做些自己不敢做的決定、說些自己不敢說的話,對!就是美食版《Fight Club》!

「不是很有趣嗎!我自己其實是膽小的人,很想變身成野武士那種沒有束縛、勇猛的人,正做不起來才要寫進漫畫。我也曾想過由主角變身野武士,但還是覺得在主角面前出現一個古代野武士較有趣,因為我想寫香住武看到武士時的驚訝表情。」記者在訪問前看了《野武士美食家》,主角因趕尾班車閃到腰,在朦朧中野武士出現了,還豪氣的說,男人大丈夫席地可睡,香住武就忽然想:「我明天又不用上班,何苦要趕。」於是他在60歲首次獨自在家外過夜。漁港民宿一頓竹莢魚早飯,勾起他的年青時不愛吃魚的習慣,整理出人生應該不時為難自己、挑戰不拿手、不喜歡的事,最終可能有意想不到的喜悅。

當時記者還有點擔心野武士會否太嚴肅太說教呢?再看一集馬上放心:香住武跟姪女吃燒肉,姪女一時肉未熟就吃,一時又相機食先、瘋狂IG,眼火爆的武叔交棒給野武士去教訓小輩,老師笑言:「野武士單純是我一種響往,其實我小時很想當忍者的,但太非現實了,最終才定了是野武士。一個膽小的退休白領,很想自己變成一個說話大聲、走路帶風的有型武士。其實我不太會說話的,現在也很想有個中國武將走出來代我做訪問。(笑)」

香住武(竹中直人演)
他是一個60歲的退休白領,由於長年活在大公司的安全傘下,退休後沒事可做,也不懂享受生活,有天在眼前忽然出現一個古裝野武士,看著武士先生豪爽生活方式,香住也決定試試放開懷抱活出自己,四處去品賞美食。

野武士(玉山鐵二演)
老師大讚野武士玉山鐵二(《百獸戰隊》出道的型男)演技,說他的演出真的很投入很放,他也曾到拍攝現場探班,他也曾到拍攝現場探班,最搞笑還是全個現場只有他一個人穿古裝,卻在看手機。究竟野武士會用刀叉還是筷子吃鐵板牛扒?老師說:「我想他會掉了所有食具,月手抓肉大把大把的咬。」
 

《孤獨》井之頭五郎跟《野武士》香住武,兩人口味有何分別?
「我是五郎類形的,都是自由工作四處跑,一肚餓就不會揀擇,就近那家看來好吃的就進去吧。但如果是出差,無論我多肚餓,一定要花30分鐘選間好店子,不過比起食物,我有時是看店面選,就像買唱片那樣,門口裝修和牆上的菜單,就像唱片的封面,代表到店子的個性。」

「我有位當上班族同時兼職寫漫畫的朋友,跟香住武一樣,每天都會吃一式一樣的午飯,後來他辭職全身投入漫畫家工作,反而常常說不知道吃甚麼好。香住武情況也類似,他幾十年也沒自己選過,他從未享受過自己的人生,他根本就不會選。」當香住武忽然「遇上」野武士後,終明白自身已沒有束縛,何不隨心所欲,像個沒有主君流浪「野武士」般,想吃的東西就大啖吃,想說的話就說出來,反正也不代表任何公司了,有甚麼好怕。

提到分別,兩劇的鏡頭運用真的非常不同,《野武士》拍很多廚師做菜的過程,常用淺景深去拍食物,美不勝收。雖然他不愛做飯,卻很喜歡看人做料理,比如在拉麵店:「這碗是我的嗎?過程很有趣吧。」五郎桑多數是獨個食飯,但《野武士》中的香住武有時要跟不喜歡的人吃,有時更會遇上難食的東西,觸及的人物多,又有穿越,又要拍回憶,完成出來卻很可能沒有《孤》那麼易消化,為何要挑戰高難度?老師解釋是因為Netflix跟劇集導演都希望拍一套跟《孤》完全不同的新作,如果選他其他作品,可能就不夠突出,完成後也證明沒選錯。
 

香住武當了幾十年白領,退休後反而不懂如何享受,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相似的情況?

玉山鐵二演出的野武士,其實就是竹中直人內心的投射,有些想做但不敢做的事,就交給野武士去做。作者刻意不用變身去表達,反而讓二人有對話機會,比較有趣。

鈴木保奈美演的香住太太劇分很少呢!!
「日劇版的香住太太其實已經比漫畫更多戲分了。其實香住武跟太太通電話說趕不到車不回家睡,是想表現出武叔沒一個人外宿的經驗。」

「日本男人多數全力工作,沒有培養個人興趣,退休後的生活很單純很孤單的,無事可做就去看看電視,在我年輕時,父母輩不像現在般,結婚後就很少會一起出外購物、食飯、看電視。香住武正是這類傳統白領,他性格是個膽小鬼,跟我一樣內向,我是想通過情節,告訴大家就算退休都應該要到外面走走,跟社會接觸。」(主角形象部份來自作者自身,還有他那退休後反而節目多多的老爸)記者很失禮的多問了關於老師家人的事,原來他太太從事教育工作,所以家中也不是每天做飯,家中的口味和街外店子的東西,他也喜歡。

記者小時候最愛的日劇《東京愛的故事》女主角鈴木保奈美啊!她將扮演竹中直人的太太香住靜子,私人很想看織田裕二客串呢。

大膽!武叔竟然跟年輕女生去燒肉?後來這女孩還不停相機食先,眼火爆的野武士終於出手!

你覺得吃美食可令人感到幸福嗎?
「其實我自己並不以美食家自居,也不會特意去找好吃的店,我覺得肚子餓時吃甚麼都會很美味,填飽肚子本身可以是一點有幸福吧。另外,食物也帶來回憶,比如想起跟誰食過這,媽媽為我作過那,食物只是帶我們重溫那些回憶的媒介。」換句話說久住先生其實不太挑吃,反而比較在意跟甚麼人一起食,當時的氣氛,心情、過程比食甚麼更來得重要,他更提到:「有些人不斷要吃好西、吃好西、我要吃更好的東西(他真的說了三次,相信很重要),其實我很討厭這類人。」

「我自己日常也是一人工作,午餐常一人吃,現在全世界一個人食飯的情況也愈來愈多吧,但跟喜歡的家人、朋友吃就是不一樣,特別好味。但我很怕跟自己不喜歡的人,還有會令我緊張的人同桌,跟要人吃工作飯局,常要裝笑也很累人呢,都吃不出味了。」其實久住先生不單是漫畫原作者,他自己也組band玩音樂,他認為寫漫畫、製作劇集、作曲、演奏也好,通過創作令自己跟身邊的人連在一起,又或者引發起觀眾的想法,跟各自的回憶相連,最令他高興。
 

久住老師推介食店
問到有沒有甚麼餐廳可以推介給香港觀眾,老師選了一家位於淺草,創立於明治13年(1880年),可以一邊聽音樂一邊吃東西飲酒的「神谷Bar」。http://www.kamiya-bar.com/

《孤獨的美食家》就拍過台灣篇了,老師也認同如果《野武士美食家》能夠來港外景的話會很有趣。(《孤獨的美食家》劇照)

有可能來港取景嗎?
老師表示是有可能的,因為《孤獨的美食家》也拍過台灣篇。問到海外改篇劇集的意見,老師大讚中國版的《孤》,主角趙文瑄比日版還原度更高。此外過去他另一作為曾被拍成短篇劇,他當時完全沒有參與,看時覺得完全變了調。他又說,美食作品始終是亞洲國家比較易拍,因為日本、香港的飲食生活選擇豐富,歐美相對單調,可以寫的題材不多,所以來香港拍《野武士美食家》也不是沒可能。

久住昌之先生是《孤獨的美食家》的作者,他的拍檔漫畫畫家谷口治郎先生,剛於2月與世長辭,正好就是本訪問進行的翌日,更顯世事之無常,所以做人真的應該像野武士一樣,吃得下的時候,別想那麼多規則,開懷大食吧! 3月17日起,《野武士美食家》就會在香港、台灣及日本區Netflix播出,記得睇!
後記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