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打星蹤】趙志凌:黃飛鴻第三代傳人 最深刻作品不是《功夫》

撰文:司馬麤
出版:更新:

在武林中,他是洪拳黃飛鴻曾徒孫,全球門生達20萬人;在電影中,他能笑能打,令人印象難忘。趙志凌,九十後讀者來說第一眼便認得他是電影《功夫》中,那位娘娘腔卻力戰斧頭幫的裁縫;但對較年長讀者來說,必定認得他是那位在七八十年代香港動作片黃金時期,經常客串演出武者的趙師傅。
趙志凌,是洪拳黃飛鴻第三代傳人,第一代傳人林世榮徒孫,第二代傳人趙教的幼子。

由父親趙教說起

父親趙教,青年時身處中國政治動盪年代,為避戰亂,隨朋友移居馬來西亞謀生。當年在馬拉謀生不易,大家為免遭欺凌,多習一技旁身,趙教亦從江湖朋友介紹下,拜師黃飛鴻叔叔黃世榮學習洪家拳。其間適逢孫中山在南洋招人回國從事革命活動,趙教本想為國獻身,但未能抽到生死簽,無奈留在南洋從事礦功、裁縫等工作。

後來移居香港,娶了同樣熱愛武術的妻子,知悉黃飛鴻的徒弟林世榮在香港設館授徒,夫妻二人遂一同拜師林世榮,繼續在港修習洪家拳,未幾成為林世榮助教。在他出身以前,香港淪陷,趙教回流鄉下,父兄穿梭於東莞、九江、順德一帶祠堂,在各處表演謀生。戰亂時期,亦收糧食作學費,教宗族子弟習武防衛,直到1943年才回流香港。

 

將洪拳推廣世界

洪家在港一直成就非凡,趙教後來設館授徒,廣招門生。趙志凌幼承庭訓,自小便給人叫師兄。他早於三歲便跟哥哥一同練功紮四平馬,父親以老一輩方法教學,動作做不好便打,不會因兒子而容忍溺愛。短短幾年間,趙志凌要習腰馬橋手腿法,練三星手、劈木樁,還要學不同馬步變化:吊馬、三角馬、麒麟步等。

記者問及趙志凌,相比於其他南方拳術,洪拳有何特點。趙志凌表示,中國早年政治運動頻繁,波及內地傳統文化發展,武學也遭禁止。反之南方一隅的香港,成為避難之地,集各家各派大成,當中尤以洪拳保留最悠久歷史文化,現在想重新推動中國文化,洪拳成為當中一個源頭。

武學源流上,洪拳大師輩出,黃泰、黃麒英、黃飛鴻、林世榮;兵器上,洪拳兵器多樣且具深厚歷史背景,不少源自民間農田工具,子母雙刀、春秋大刀、五郎八卦棍、鋤頭、九齒大耙;拳理上,五形拳、虎鶴雙形拳等,虎剛鶴柔,有陰陽八卦、有五行,有內外,包含了中國其他拳術基本含意。他表示,洪拳有很多項目要學要練,需要較多時間浸淫,習者很難短時間全通各項,因此教洪家拳的人不多。

趙志凌與世界各國徒弟徒孫共赴佛山祭黃飛鴻。(賴家俊 攝)

趙志凌所創辦的「國際洪拳趙志凌健身會」門生廣佈全球逾20萬人,他是如何將洪拳開支散葉呢?他表示,當年父親叮囑他千萬不要收洋人為徒,那年代怕洋人學了洪拳會欺負中國人。趙志凌反思,現代要將中國文化發揚光大,弘揚世界,就要把洪拳技術授予各地門生。

適逢早年他拍戲略有名堂,他的武館經宣傳成為旅遊熱點,不少遊客慕名拜訪學藝。但他會選擇的教,要看徒弟品德,若果教予壞人,就會敗壞國粹。幾十年來,他周遊各國舉辦研討會,推廣洪拳,與不同流派切磋武藝,舉辦教練班,設立世界性段考制,若有人自知不足,一兩年也可再回來深造。

現在門生已偏佈尼泊爾、墨西哥、瑞典、德國、巴西等,他還定期帶各地門生回中國祭黃飛鴻和祖先。「希望每個傳人在他自己的國家將洪拳發揚光大,流傳師傅的教誨和品行,一代傳一代。」

 

早年拍攝作品最難忘

趙志凌如何與電影圈結緣?原來當年父親開跌打館,不少電影圈從業員因工傷來看病,結果他給電影公司看中,邀請他拍戲,起初他也以為自己拍不來,但後來也順利入了戲行。趙志凌在千禧後復出影圈,但他最深刻的作品不是《功夫》、《西遊降魔篇》等近年作品,而是最初入行頭幾年的作品。

他憶述,當年電影業分左右陣營,演員一旦在某陣營亮相,便不可以接另一陣營電影。當年有人邀請他任《巴士奇緣結良緣》(長城電影公司作品)動作指導,他表示只要不出他真名,便答應了與一眾徒弟參與拍攝。而他少年時喜歡健身和打筋斗等訓練,於是一併把學好身手的徒弟徒孫帶入邵氏等片場,當中如韋白、蕭玉龍,更一度成為七十年代邵氏武打片主角。當年做指導,將洪家的武術融入動作設計,所以最難忘。

趙師傅很有喜感,主動與一眾徒孫一同擺pose給小記拍攝!(賴家俊 攝)

談及近況,趙志凌表示早前參加了橫店《武林大會》武俠喜劇拍攝,並會接拍美國那邊電影,稍後會帶徒兒去內地發展。

印象中,一代宗師往往是不苟言笑,沉默寡言;可是,你若有緣認識趙志凌師傅,必定打破這個傳統印象。採訪完畢,趙師傅馬上與徒兒擺示表情豐富的動作給我們拍照,而攝錄機一關上,即拿出白灼蝦和生果請大家吃,盛情難卻,大家談笑聊天,是一次難忘採訪經歷。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