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戰週記】拜訪武備志首部影片的主角——法律人士拳手Ernest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除了上次跟大家講過我一星期要練習5-7課,其實除此之外,我更會走訪不同拳館探訪跟我有關的師傅或拳手,加入他們的訓練當中,與其他參賽者打成一遍。

今次我便去到法律人士拳手Ernest(鄧學謙)的拳館中,亂入他的體能課和打擊課中。Ernest是我在武備志工作中,第一位訪問的拳手。

話說當時我才剛加入武備志不到一星期,還在戰戰競競地摸索武備志編輯的工作方式。怎料主編突然叫我在武戰綜合格鬥IMPI 6的對賽表中,選取適合武備志內容的本地拳手,然後安排進行「非一般」的拍攝訪問,於是我馬上打電話聯絡諸位本地拳手,了解他們各自的背景。就是因為這樣,我認識了Ernest。

 

為了突出Ernest法律人士拳手的身分,我們跟攝製組同事決定在他上班地點中環附近與他匯合,以便捕捉他下班前往回家途中的鏡頭,然後再在他家中那拳館般裝修的客廳進行訪問。意想不到地,Ernest一身時髦西裝的打扮出現(就如大家在影片中所見),令初出茅廬的我頓時感到一陣壓力,覺得他有一股難以接近氣場。因此在地鐵上訪問他時,我說話變得支支吾吾,又言不達意,令我遭到主編大大「指導」一番。

幸好在回到Eresnt家的途中,我發現他其實非常友善,毫無大眾以為「法律人士」會有的「冷酷」型像,於是接下來才能夠放膽去訪問他。然後更有機會見到如電影《激戰》中的訓練場面——Ernest抬著輪胎走到跑馬地馬場,接著用鐵鍊把輪胎綁住,然後拖住它在馬場中奔跑。那因鐵鍊磨擦混凝土地面而擦出的花火,震懾了我們攝製隊每一個人。

可是,勢想不到在第二天的拍攝中,我竟然把更多「第一次」奉獻給Ernest‥‥‥

 

第二天拍攝訪問安排在Ernest受訓的拳館中進行。那天的行程跟我今次訓練一樣,都是先跑步後練拳。我就跟今天影片中的攝影同事一樣,手執攝影機一邊追著Ernest跑,一邊以鏡頭追蹤他的跑姿。回到拳館後,我們如期進行訪問。訪問完畢後,Ernest卻拉著我要我加入他們的訓練當中,於是毫無寢技經驗的我便體驗了人生第一次的寢技搏擊,然後毫不意外地被拳手們玩弄於股掌之中,被毫不留情地終結掉了。

 

寢技練習時段過後,剛經歷完地獄的我正想逃出生天之際,Ernest卻又捉住我要我跟他切磋立技搏擊,而因為主編在現場觀察著,我根本就沒有拒絕的餘地。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跟自己武術以外的人進行搏擊。雖然我在大學時期曾上過學校舉辦的泰拳班,但我從來沒有試過試用那些招式。理所當然地,我再一次被蹂躪一番。我至今還記得當天下班時的複雜心情,就好像枉費自己習武多年的成果,像初生之犢一般無助。但現在回想起來,可能正正是因為這次訪問的經驗,我才會進入業餘修斗的行列中。

在Ernest身上,我喪失了三個「第一次」︰第一次訪問拳手、第一次寢技搏擊、第一次自由搏擊⋯⋯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