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魔杖】陳浩揚人生十年 培育港人世界冠軍及香港魔杖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Kalis Brotherhood創辦人陳浩揚(Andy)鑽研魔杖17年,自十年前舉辦香港首個本地的魔杖比賽後,至今仍堅持每年續辦,繼續推廣菲律賓武術 Kalis Ilustrisimo,亦組織香港隊伍參加4年一度的世界魔杖大賽,更於2016年培育出首位魔杖世界冠軍李民安。

十年耕耘背後,到底隱含著什麼故事?

 

▍拳腳武術而起 因李小龍而踏上魔杖之旅

Andy最初接觸的是拳腳武術,一次被學生問到:「拳腳你就懂得應付,但假如遇到持械襲擊,那你有信心應付嗎?」Andy因此察覺兵器於武術修煉的重要性,開始尋找一門兵器武術來學習。因為李小龍先生的影響,令Andy覺得菲律賓魔杖是一門比較實用的技藝,於是便慕名學習。

起初Andy跟本地師傅學習,初步認識到什麼是菲律賓魔杖後,他發現原來在世界上還有很多不同菲律賓魔杖的門派,各自有不同的特色和技術。於是他漸漸想找一個門派來鑽研,最後選擇了以實用及搏擊練習為主的Kalis Ilustrisimo。

 

▍Kalis Ilustrisimo的門派特色

Kalis Ilustrisimo是用生命,用身體去搭建出來的武術 !
Andy Chan

Kalis Ilustrisimo的創辦人Antonio "Tatang" Ilustrisimo。(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Kalis Ilustrisimo的創辦人是Antonio "Tatang" Ilustrisimo(Andy稱之為「祖師爺」),於72歲才開始授徒,所以屬於比較後期才流傳開去的技術。

據說祖師爺在16歲時於菲律賓第一次奪去他人的性命,然後開始在亞洲各處流浪,吸收許多實戰的經驗,甚至包括在叢林中作戰的技術。直至到72歲的時候,才因為「掌門」Antonio "Tony" Diego 以很大的誠意感動,改變「無意授徒」的態度,把其收為門下,成為第一位弟子。後期更出現了五位比較著名的弟子。

後來,幸得掌門"Tony" Diego花上畢生的智慧和精力,把祖師爺的技術作出整理,創作出系統化的訓練方式,令這門魔杖武術得以流傳下來。

當記者問到Kalis Ilustrisimo的特色時,Andy表示,大家在市面上想學魔杖可能會聽到不同的名稱,有Arnis、Eskrima、Kali,其實中文都統稱都叫「魔杖」。不同門派會有各自的訓練方法,有些可能會利用套路練習,或者賣點是有200多種的奪兵手法,或者有過百種對練方法。但這派的特色是用最簡單的五、六個方法,就已經足夠應付不同情況。

在練習方法上,Kalis Ilustrisimo傾向比較多搏擊練習。在菲律賓本土,練習搏擊時基本上只會配帶頭盔,然後就以包上薄膠的藤棍對打,可以擊打全身任何部位,手法上亦偏向刀法,盡量務求摸擬實戰情況。對打訓練當中有一種特別的方法,叫作「剝蛇牙」。

「剝蛇牙」取自於毒蛇被剝去毒牙後,威力大減的意思。在這訓練中,習者會集中攻擊對方的持棍手,以削弱對方的威力。Andy以頭身手作為比喻,認為手腕是全身移動速度最快的部位,遠比頭部及軀幹要快得多。集中擊打手腕作為訓練,有助提升習者對出棍距離、時機、角度的掌握。

到底Andy是如何在香港開始十年之久的魔杖推廣生涯呢?

 

▍由接觸至傳授:由不同貴人使然

每次我打算放棄時,就會有一位新的貴人出現。
Andy Chan

原先Andy並沒有教授菲律賓魔杖的打算,只希望沒有壓力地專心練習魔杖。但經過巴西柔術師傅Thomas Fan的鼓勵下,甚至用上「少少迫」的方法,使Andy正式開始了教授菲律賓魔杖的生涯。

在2008年,Andy與同門師兄弟喬靖夫一起創立了Kalis Brotherhood Hong Kong 團隊。Andy本身不大擅長英文,但當時的菲律賓魔杖的資料大多都是英文,甚至夾雜西班牙文,所以令他很多東西都不清楚。喬靖夫不介意Andy學歷資歷較淺,仍肯協助Andy去認識外面世界是如何,其他門派又如何,令Andy的眼界、認知放遠了很多。
 

圖中央黃衣者為來自澳洲的John Chow師傅。(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及後,Andy跟來自澳洲的John Chow師傅進修,更在其引薦下有機會前往菲律賓馬尼拉的總部,直接跟掌門 Tony Diego學習。面對這位比知名的Daniel Arca Inosanto還要元祖的魔杖宗師,Andy 坦言當時心情非常緊張,因為他聽聞掌門非常嚴格,曾經多次把遠道而來的門生踢出門外,甚至:

太蠢唔教,心術不正唔教,二五唔教。我怕掌門會誤會我們。
Andy Chan

十分幸運地,經過一兩天後,掌門非常疼愛Andy和喬靖夫,把他們認定為傳人,甚至當成家人一樣,把畢身技術無私地傳授給他們。在2013年,Andy獲得 Diego 掌門親自簽發 Kalis Ilustrisimo 教練證書,成為此門派在香港的首位正式代表及教練。

可是,十年來的推廣實在得來不易,到底Andy是如何堅持下去的呢?

 

▍創立香港賽到取得世界冠軍,成也港人敗也港人

為了追求更真實又安全,更能發揮魔杖技術的魔杖搏擊比賽。Andy與喬靖夫參考了劍擊、劍道,甚至是魔杖世界賽的比賽方式,最終創立了屬於香港的魔杖比賽方式。每年Andy都會堅持舉辦香港「全接觸菲律賓魔杖比賽」,2019年即將是第十屆了。

有關香港魔杖比賽的詳細內容,可參看:
【魔杖】香港全接觸兵器比賽 賽例與世界賽不同

 

Andy組織的香港隊在2016年世界賽揚名海外。(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除了舉辦香港賽外,Andy亦組織隊伍代表香港參加四年一度在宿霧舉行的世界魔杖大賽。在2016,Andy團隊經過大半年的艱苦訓練及調整打法(因為香港賽跟世界賽的比賽方式不同)後,香港隊能在不限體重體型的世界賽三人隊際賽中,以大比數擊敗澳洲隊晉級。更令人振奮的是,隊中的李民安更成為首位奪得世界賽冠軍頭銜的香港人。在世界賽中,香港隊的表現吸引世界魔杖界的注目,讓世界見識到香港魔杖的水平。當其時,魔杖在香港一度牽起風潮。

可是經過兩年後,香港菲律賓魔杖的發展依然困難重重,即使香港賽參賽門檻低,但仍吸引不到生力軍或其他門派參與。Andy亦曾因此感到灰心,幾欲放棄。

學了這麼多年,最失望的是得不到香港人的支持。
Andy Chan

Andy師傅坦言,其實舉辦了這麼多屆比賽,他感到很多香港市民都有興趣接觸魔杖,但最困難的卻是令他們踏出第一步去學習,去投入這門武術當中,其實只要有心投入,堅持訓練,任何人都可以代表香港參加四年一度的世界賽。「人生其實有多少次機會參加世界賽?」,Andy又說,可能心動但沒有行動,往往就可能錯失了機會,日後年紀漸長卻又不能與世界一爭長短。

如果你們(香港市民)不關心香港魔杖技術發展,不關心香港有沒有世界棍王,這是我最想放棄的原因。
Andy Chan

但是另一方面,Andy回望一眾學生艱苦訓練,有目標地去訓練,他又會不忍心地一直去推廣魔杖。「十年真的不容易過,十年其實我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可能有不同的發展」Andy感概地說,「但為什麼仍然要堅持,即使有時我要教巴西柔術,但我仍會教授和推廣魔杖,主要是因為香港學生的支持。」
 

九年來,Andy培育出一眾弟子,形同家庭一樣。(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人生有多少個十年?我原來用我十年時間的生命,去堅守住每年舉辦香港魔杖比賽。最難忘是想像不到,有一班人去支持我去這樣做。
Andy Chan

十年怱怱過去,人生到底有多少個十年?若最令Andy想放棄的,是因為得不到香港人的支持;但有趣的是,能夠令Andy堅持理想,不顧一切地推廣魔杖發展,原來正正也是香港學生的認同。而當真成也港人,敗也港人。

無論如何,Andy師傅在推廣魔杖路上從不孤單,他背後還有喬靖夫和一眾弟子支持,堅守住每年舉辦香港魔杖比賽。

在2019年年尾,「香港全接觸菲律賓魔杖比賽」將舉辦到第十屆了。大家一同支持香港武術發展,為香港運動員加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