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跆拳】跆學相長建自信 葵涌裘錦秋的神奇冠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學界足球、籃球精英賽經已圓滿落幕,武備志亦趁機採訪一下學界跆拳道比賽的情況。我們訪問到葵青區的體育名校裘錦秋中學葵涌校,它們原來還是新晉的學界跆拳道全場總冠軍。

出乎意料地,來自體育強校的跆拳道總冠軍的隊伍,竟然僅僅成立了三年,甚至還未成為正式校隊。隊中最年長的隊員只有中四,腰間亦只繫上綠帶。縱使新手云云,羽翼未豐,他們卻已座擁冠軍殊榮。到底他們背後有著甚麼故事呢?

訪問當天,記者提早在放學前一小時到達,跟跆拳道隊教練柯柏林先進行訪問。當時學校禮堂正進行中國傳統文化表演,怎料禮堂背後竟隱藏著鮮為人知的「跆拳道室」,是次訪問便在隔壁的歡呼及鼓掌聲中進行,校隊教練柏林娓娓道來這跆拳道全場總冠軍隊伍的故事。

 

▍成立三年得校方大力支持 由零開始到勇奪學界冠軍

裘錦秋中學葵涌校是葵青區的運動強校,在男女子藍球、男子足球均奪得葵青區甲組冠軍,順利打入2019年的精英賽中,不少傳媒都曾訪問該過他們。相比起大受矚目的籃足球隊,這隊三年前才由零開始成立,還未正式成為校隊的「跆拳道隊」只能一直默默耕耘,直至今年才嶄露頭角。
 

在最初成立時,跆拳道隊一直只由一兩名核心成員支撐,但所謂的核心亦不過是小學時已練習過跆拳道,並非真正的「精英」,一切還是要從頭練起,因此在比賽上自然還沒有成績。在設備方面,最初他們沒有固定的練習場所,不時要轉換地方練習,有時在禮堂練習,有時在操埸練習。由於是新成立的關係,大部分學生都不大了解跆拳道,成員又只是寥寥可數,又未有亮眼的成績,自然很難吸引學生加入。所以大部分新生都只短暫停留,然後便轉投至其他興趣當中。
 

幸而,雖跆拳道隊還未成為「正式校隊」,無法得到校隊的隊服或訓練贊助,但校方卻十分支持跆拳道隊的發展。在短短的三年內,學校便為他們設置了許多中學、大學校隊夢寐以求的「獨立跆拳道室」。一個固定、舖設好整面地墊的訓練場地,對提升訓練質素、建立校隊歸屬感有著重大的幫助。另一方面,裘錦秋中學葵涌校的校長甚至會親自「探班」,到場視察跆拳道隊的日常練習,可見校方對他們的支持。

在校方的大力支持下,這支「年紀輕輕」的跆拳道隊便從去年首次參加學界時的「3人參賽,1人冠軍」,銳變成為今年的「8人參賽,3冠2亞3銅」,更勇奪「學界跆拳道全場總冠軍」,一踴成為全港第一。

可是,小編在訪問當天觀乎全隊,隊中最年長的隊員只有中四,腰間亦只繫上綠帶。除了校方的大力支持以外,柏林是如何令他們擊敗眾多強者的呢?原來過程毫不簡單......

 

▍嘗試不同方法  從學業外建立自信

首先,雖然柯教練經驗豐富,為多年香港跆拳道代表隊成員,能提供先進的訓練方法,但如何能令學生甘願付出時間練習呢?
 

柏林既是香港代表隊成員,亦是嶺南大學跆拳道隊教練。(梁煒陽攝)

在傳統的價值觀下,學業成績是評定學生的惟一指標,只有少數獲得好成績的學生才會受到表揚。在互相比較之下,其他學生很難從學業上得到認同,部分可能繼而逐漸失去自信,失去努力目標。

中間有試過迫佢地,試過鬧佢地,試過上去佢地屋企搵佢地。
柯柏林

在接教中學校隊之前,柏林遇上的最大困難是︰有一些同學可能成績一般,在人生上亦未曾有過任何成就,到底要如何令他們重拾年輕人應有的自信或熱情呢?在摸索的過程中,柏林試過不同的方法,「中間有試過迫佢地,試過鬧佢地,試過上去佢地屋企搵佢地。」最後,柏林發現要「設身處地」去解決問題。

每一位學生有各自的背景,所面對的處境、困難亦有所不同。柏林必須設身處地代入學生的角度,針對每一位同學的性格、背景、弱點,不斷跟他們溝通了解,認識、解決他們的心理關口。
 

即使你不擅長讀書,還是可以有其他優點。
柯柏林

例如有些家庭會認為︰「你讀書不好,便是一事無成」,柏林便要解釋:「即使你不擅長讀書,還是有其他優點的」。學生在慢慢接受這種思想後,便會覺得︰「原來我都可以有自信」,他們便會喜歡上跆拳道。繼而幫助他們在學校中重拾自信,甚至令他們重新喜歡上學。因為上學不再只有讀書一個目標,放學後亦可以有練習,有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不再是放學後百無聊賴地逛街、打遊戲機。
 

全賴大家相輔相成,老土地說『伯樂千里馬』。他們每一個在我心目中都是千里馬,只要他們肯努力,都可以成為千里馬。
柯柏林

如是者,學生漸漸產生興趣,在Miss Or及校長的支持下,一眾學生由男女隊長帶領下,每星期練習3-4次,合共7-8小時,比賽時更會加操至10-12小時。比別人多的訓練時數,加上柏林的先進訓練,配合獨立的訓練場地,或許就是冠軍的方程式。雖然老土,卻非常現實。

可是,學生們終歸需要應付學業,家長亦會擔心子女受傷,他們又是如何應對呢?

 

▍跆拳學業相長  以專業化解家長疑慮

由於家長平時不會有機會觀察學生練習,在他們角度很容易會出現擔憂,怕練習跆拳道會影響學業,怕子女會很容易受傷。在這個時候,單靠柏林的力量改變學生心態並不足夠,必須借助學校老師的協助。

柏林在學時期也不擅長讀書,所以他反而體會同學們的感受。他明白學生未必沒有盡力去讀書,只是最後考試出來結果還是不好而已。成績不好無法從學業建立自信,繼而得不到動力去繼續努力,漸漸可能形成一個惡性循環。這樣的成長經驗,令他更容易代入學生的情況與他們溝通,從而改變他們對於上學的感覺。
 

柯柏林與Miss Or 兩姊弟合力支撐起跆拳道及學業兩方面。(梁煒陽攝)

另一方面,跆拳道隊負責老師Miss Or 主力處理學習及練習之間的協調。例如有隊員成績未如理想,Miss Or 可以在學業上為他們提供協助,或是跟相關老師跟進情況,設法令成績有所改善。而柏林則負責調整他們的心理,讓他們建立自信。雙方配合下,運動學業上都有所進展,邁進一步。

除卻學業以外,最令家長擔心的還有子女受傷的問題。隊員可能簡單只是「拗柴」,腳腕稍為發炎腫漲,家長便會覺得「隻腳腫成這樣,到底是否可以練習的」,叫學生不如不要練習,甚至不要上學。但柏林在專業教練的角度,其實受傷也可以是訓練的一環,腳傷了還是可以練習其他部位,例如掌上壓、做平板支撐也是練習的一種。他除了要跟家長交代之餘,亦要考慮怎樣處理傷患。一般家長可能會帶子女去看「跌打」,但在教練角度不會如此建議,因為跌打鋪有參差,一不小心或會傷上加傷。所以教練會跟家長解釋學生的受傷情況,再尋求合適的治療方法。
 

跆拳道室成為隊員們的樂園。(梁煒陽攝)

在今次中學學界賽中,比賽前一個星期正正碰上了學校考試,柯教練要求隊員們好好分配時間,既要準備考試,亦不可缺席練習。假如有一名隊員缺席或遲到,便取消當天的練習。首日,因為隊員以為教練在開玩笑,真的「不齊人」,怎料柏林真的取消練習。之後,整隊成員便不再缺席了。

在現代社會下,要叫年輕人準時、專心去做一件事已經十分困難,但柏林卻成功透過跆拳道,改變了一群學生的習慣,建立起正面的態度,不只是應付考試、比賽,更是應付日後的社會。

 

▍羸得學界冠軍後 下一個挑戰是...... 

嚴肅練習背後,一班教練隊員打成一片。(梁煒陽攝)

對於一般校隊而言,校隊的唯一目標可能只是學界比賽。可是對於柏林而言,裘錦秋跆拳道隊的目標絕不僅此而已。

當學界比賽完結了,我馬上告訴他們比賽並未完結,是時候準備下一個比賽。
柯柏林

原來柏林早已把目標放在其他的比賽中,例如剛過去4月的全港體育節,8月的全港女子賽。1年平均會有6次比賽,大約每兩個月便會有一次比賽機會。「作為校隊,我們不是呆等一年一度的學界比賽,而是要把握期間的每次比賽機會去完善自己,這樣他們便不會放軟心態。」假如同學有能力的話,柏林更會給他們更為長遠的目標︰「先在色帶的比賽要贏得所有獎,然後兩年後便打黑帶賽,以加入港隊為目標。」當學生見到有數年的計劃,便會有更清晰的方向去追去努力。

相信再過一年,這支初生之犢必定會更進一步,成為更加令人可畏的對手。在全港賽的舞台上,定會再次見到裘錦秋跆拳道隊隊員的身影在發光發亮,在學界外爭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