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魔杖】港人世界冠軍進入校園 推廣魔杖培養未來冠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某個炎炎夏日中,一群小學畢業不久來年升讀中學的中一新生,懷著既緊張又興奮的心情來到裘錦秋中學(屯門)禮堂,參加他們的迎新活動。但他們並不是進行「拼音班」或「歌唱班」,而是拿起海綿膠棒來學習菲律賓魔杖。

世界魔杖錦標賽冠軍得主、香港魔杖總會主席李民安及Kalis Brotherhood 創辦人陳浩揚(Andy),一同把菲律賓魔杖運動帶入校園,向一眾年輕人作出推廣。

 

▍從魔杖世界冠軍 到進入校園推廣

雖然菲律賓最初在香港出現,是透過李小龍在電影《龍爭虎鬥》中施展,甚至在2016年,李民安成為首位奪得世界魔杖錦標賽個人冠軍,為港爭光揚威國際,但直至今日還是有不少人以為「魔杖」是跟魔術有關。
 

李民安(右八)在2016年魔杖世界賽奪得男子組單棍冠軍。(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自從民安在2016年得到世界錦標賽冠軍後,他便致力推動菲律賓武術運動在香港的發展。而他認為最有效的方法是成立總會,向不同市民作出推廣活動。而當中不可或缺的,便是把魔杖帶入年青人的圈子,最有效的方法當然是進入校園。

「我認為推廣魔杖最大的難題是很多人對魔杖運動不大認識,所以首先要解釋清楚『魔杖』是一種武術運動,然後再尋找一些對武術運動推廣有興趣的學校聯絡,希望可以進入他們的OLE(Other Learning Experiences)課程、體育課程、課外活動等。」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民安認為武術運動有別於其他不同的運動,可以給予學生自信心,亦可以讓他們知道自己原來「硬淨好多」,不是想像中那般脆弱。通常很多人一開始都很怕打比賽,當他們穿上護甲後,民安便會試打一下他的手,讓他知道其實不會太痛。令他知道原來做人可以更進取一點,這種精神可以帶給他們做其他事的自信心。
 

魔杖運動所需的資源、空間相對較低,一個人以報紙製作的魔杖也可用來練習,十分適合不同人士學習。
李民安

但始終校園推廣的對象是學生,當中有可能不是主動參加,或是本來根本沒有抱有目標來學習。所以為了讓年輕人更易認識菲律賓魔杖,民安就魔杖訓練、教學作出了相應的調整:把所有魔杖技術基礎化,提升趣味性質,務求以「好玩」為主。為了加強安全性,他又採用海棉膠棍作教學,更要求所有學生配戴護手、護甲、頭盔作賽。

非常幸運,在推廣的過程中,民安發現很多學校都十分開明,明白到搏擊運動及武術並不是有些人感覺中的「暴力」,明白到武術精神及運動可以帶來各種好處,對學生發展有正面的作用。

在過去短短一個月的校園推廣後,已經有四至五所學校跟他們反映,表示有興趣把魔杖運動加入OLE課程或體育堂中。亦有個別老師及健身教練知道後,主動聯絡我們表示想學習魔杖。民安表示,他們下一步希望明年下半年,能夠舉行第一屆學界魔杖比賽。把魔杖進一步帶入年輕人的群體當中。

能夠進入中小學校園推廣,亦令推廣魔杖長達17年的Andy 帶來全新體驗。

 

▍從培育首位世界冠軍 到走進校園打造未來冠軍

Kalis Brotherhood創辦人、香港魔杖總會總教練陳浩揚(Andy)鑽研魔杖17年,自十年前舉辦香港首個本地的魔杖比賽後,至今仍堅持每年續辦,繼續推廣菲律賓武術 Kalis Ilustrisimo,亦組織香港隊伍參加4年一度的世界魔杖大賽,更於2016年培育出首位魔杖世界冠軍李民安。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最初Andy 以為靠著自己多年的教學經驗來說,要應付校園教學應該綽綽有餘。「因為我自己一直訓練的都是成年運動員,他們大多很清楚自己為什麼去玩這樣運動。開頭以為跟平時教成人班一樣,怎料原來有很多內容要改變。」Andy說著,「例如遊戲性質需要多一些,最重要引起他們的興趣,這些調整後慢慢開始,我跟年輕人開始容易接觸跟溝通。」

其實所有恐懼都只是無知。因為你無知所以感到恐懼,我發現自己有責任去增加他們的知識。
陳浩揚 Andy

在教學過程當中,Andy 更留意到有些年輕人在擋格時,開頭會感到頗大的恐懼。經過鼓勵和正確的指導後,學生漸漸可以勇於面對。Andy在這件事當中感到好像婉轉地教導年輕人如何去面對恐懼,如何正確的面對,如何去做一個正確的防禦,而不是不是閉上眼睛縮作一團,這樣的傷害可能更大。

在Andy 眼中,其實自古以來很多恐懼都都是源於無知或不了解,因為無知所以感到恐懼。於是他發現自己有責任去增加年輕人的知識,教他們面對未來。「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很怕小朋友,很怕他們圍著我。但慢慢我發現自己有責任,除了要教成年人,除了要培養一班運動員打世界賽之外,更加要培訓年青人。」

另一方面,Andy 又意想不到有些年青人給他意外的感覺:「他們真的很Sharp」。只是簡單講解了數句,年青人便已經知道應該怎樣去做,看上去甚至比成年人更加成熟。這令他重新懷疑,其實魔杖是否人類與生俱來的一種動作、一種概念。Andy又試過叫學生模擬打一個安全的打手搏擊比賽,竟然只用了短短的20分鐘,青年便能夠像一個學了數年的成年人般,去爭取成績,去全力比賽。

不可以小覷每一個年輕人的未來。只要喜歡,肯俾心機去做,每一個人都可以是世界冠軍。
陳浩揚 Andy

此外,Andy表示現時魔杖習者的年齡層一般較高,很多人都是看完《龍爭虎鬥》之後,或者學過其他武術之後才開始學習魔杖。所以香港魔杖運動員大多都是三十歲以上,很難組織到年青軍去參加世界錦標賽。但在上次的世界賽中,他卻看到參加的五十多個國家中,絕大部分都有年青人,但香港卻一個年輕選手都沒有。
 

去年香港魔杖比賽的大合照,選手的年齡層跟外國相比較高。(梁煒陽攝)

「我們就像一群『逆流大叔』去爭取成績,就連李民安已經算是比較年輕的一群了。」Andy 打趣地說。「幸好我們在2016年贏取了世界冠軍,當時魔杖有望受到更多人重視。可惜受重視的範圍還是只局限於武術圈之中,仍未能讓更多圈外人包括香港市民、年輕人知道。因為說不定,這群圈外人便是未來的世界魔杖冠軍。根本沒人知道。不可以小覷每一個年輕人的未來。只要喜歡,肯俾心機去做,每一個人都可以是世界冠軍。」

魔杖運動能夠踏入校園,無疑是普及發展中重要的一步。那麼作為學校方面又有甚麼看法呢?

 

▍冀學生作新嘗試 發展強健身心

裘錦秋中學(屯門)校長陳月平表示,在現今世代年輕人一般長時間接觸手機,所以她在四月中計劃新學年新生活動時,希望尋找一些新興運動,希望小朋友能夠接觸運動。而恰好五月初,跟香港魔杖總會接洽後,便決定為學校舉辦兩次的魔杖活動,包括新生及在校學生工作坊。

陳校長因為自己個人喜歡接觸新事物,加上認為任何活動任何運動,都著重於它們背後的精神,而因為魔杖背後帶出來的精神面貌跟我們學校十分吻合,所以決定讓學生嘗試魔杖運動。她希望通過身體不斷的訓練及練習,從而能令年輕人在心靈上可以強大堅強一些。

而經過兩次的活動後,她跟相關同事都滿意活動的反應,認為學生在魔杖運動中的投入感、技體鍛練,及與導師的互動都相當理想。在日後亦有打算把菲律賓魔杖運動加入到課外活動中,對合作態度正面。

進入校園推廣能讓更多年輕人認識到魔杖運動,對培養下一代有著重大的影響。或許街上身旁的那位小朋友,便是未來的世界冠軍。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