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真空手道|無懼疫情堅守17年道場 緊守大山倍達世界大同精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極真空手道有別於一般常見的「傳統」或「競技」空手道,採用全接觸方式作賽,講求空手道的武術實用性。在香港便有一位空手道師傅堅守極真道場17年,全為在香港推廣大山倍達「世界大同」精神。他便是香港新極真會會長溫仁煇師傅(Eric)。

▍跆拳黑帶海外遇上極真空手道

現年55歲的溫仁煇(Eric)本來是跆拳道黑帶二段,在英國修讀大學時期因找不到其他訓練跆拳道的地方,誤打誤撞下接觸到極真空手道,並於1992年正式入門。

在第一堂的對打中,便讓Eric 感到相當震撼。因為跆拳道以踢擊為主,甚少用拳,並只能攻擊腰部以上位置,但極真空手道技法全面實用,拳腳肘膝都可以用於打擊。Eric 回憶道︰「那時我不斷被擊倒,是真的每十多秒便被擊倒一次。」當天被師兄師姐以下段踢痛揍了一頓後,當天Eric 就連走路回家也十分吃力。不過一星期後,他待傷勢痊癒便回到道館繼續學習空手道。道場教練十分欣賞他被揍後竟然再回來的精神,於是便用心地教導他。

1995年,Eric 畢業後回到香港,當時他不知香港也有極真同好會,於是便中斷了一段時間。後來在武術用品店的朋友介紹下才得知,原來銅鑼灣也有極真同好會道場,於是便重新投入極真訓練。

怎料這樣一開始便是至今足足24年,當時的他亦不曾想像到自己會堅守極真道場17年,甚至成為香港新極真會會長。

▍日港文化差異 建立香港在地新極真道場

+2
+2
+2

當時銅鑼灣道場由日本老師主理,經營方式以熟人推薦為主,不作推廣宣傳,亦沒有公開招生。隨著練習日久,Eric 漸漸體會到日本傳統的練武方式跟香港本地文化有所差距,希望能夠調合兩者來推廣極真文化及抱負。

日本老師在教導時會具有日本的民族傳統特色,會考慮到對方的面子而指導得較為隱晦。例如十位學員練習時,其中有一位學員動作做得不好,日本老師並不會直接指出該位學員的錯誤,反而會跟十位學員詳細說明動作細節及注意事項。這種方式固然有可取之處,但對於一般性格直接的香港人來說,反而可能會錯過學習的機會。

另一方面,日本傳統道場的營運制度跟香港文化截然不同。日本道場收費上採取「固定月費」方式,無論有沒有練習都需要按月收費,跟香港按實際課堂時數收費的方式不同。在日本文化中,學員是道場整體的一份子,所以有義務持續承擔營運。可是在香港文化中,學員一般認為自己是消費者,因此實際上課多少便付出多少。兩者固然各有好處,但日本的營運方式確實令不少港人卻步。

在2003年,由於早前承認香港支部的極真會是綠健兒派,而及後該組織在2003年改名為新極真會,於是Eric 在同年成立香港本部道場,正式展開17年的道場生涯。

▍大眾誤解極真空手道暴力 成發展最大阻礙

當時極真空手道並不普及,在香港初初經營極真空手道道場時便遇過不少難關。

21世紀初社交媒體不如今日般發達,除了最傳統的口耳相傳或實體活動介紹外,Eric 亦嘗試建立網站留言版去推廣極真空手道。然而有些人對來自日本的極真空手道心存偏見,不斷在留言版上發放惡意留言,例如以「日本侵華」來質疑「華人學習日本武術」等等。

此外,由於那時各種武術在香港盛行,不少習武者對極真空手道認識不深,甚至會覺得它「名過其實」,於是主動上門「試堂挑戰」,以「試堂」的名義主動提出要跟學員對打。

更加嚴重的是,不少人對極真空手道抱有一種偏見,認為極真空手道講求全接觸對抗,習者一定好勇鬥狠,容易造成暴力。不過現實的極真空手道絕非如此。

▍極真空手道「世界大同」精神

+3
+3
+3

新極真會是由一群原極真會支部長所設立,現由第五屆極真世界賽冠軍綠健兒師範為代表,秉承大山倍達總裁遺志,繼續向全球推廣極真空手道而努力。除教授和推廣極真空手道外,並致力實踐「教育下一代健康成長」、「促進國際間之交流」及「對社會作出積極的貢獻」三大宗旨。

當中「世界大同」更是大山倍達定立下來的宗旨之一。由於他在全球各地推廣旅程中,感受到人與人間的交流並不應受到任何妨礙,「頭低、目高、慎言,顧及他人利益,以孝道為先」,通過極真空手道與世界互動,超越種族、民族、宗教、意識形態、政治,廢除偏見,為世界和平作出貢獻。

香港新極真會源於日本總部,一直秉承總部崇尚世界大同的精神,全力推廣全接觸空手道,宗旨不談政治,尊重各宗教信仰、民族,歡迎不同年齡人士參加。因此,道場嚴禁學員在本會活動期間談論與武術無關的問題。

而極真空手道對習者的心志禮儀相當嚴格,經常訓導習者要「心志強於肉體」,時刻保持忍讓謙遜,不可惹事生非。大山倍達有一句名言︰「 沒有正義的力量是暴力,沒有力量的正義是無能」,便強調克己正義的重要。極真空手道的技術並不可用於「傷害別人」,而應該用於「保護別人」。一旦有學員在道場外動武,一經發現就會嚴格處分,革去該人會籍。

▍疫情下堅守道場防疫反被誤會

這一年來新冠肺炎肆虐,Eric 的道場亦受到不少影響。但為了保護學生安全,道場一直緊遵政府防疫指示,在進入道場前為所有教練學員量度體溫,規定所有人佩戴口罩練習,保持適當距離等。甚至在疫情爆發初期的二月頭,早在政府頒發禁令前,Eric 跟一眾教練便決定自主關閉道場停課兩星期(2月1-14日)。

無奈相關防疫行為卻被人被扭曲誤解,近日甚至作出惡意指控言論,還向日本總會作出投訴。

言論指香港新極真會在一月尾公布的自主停課告示中提及「武漢肺炎」和「十多萬內地人來港」為別有用心。Eric 指出通告早於2月12日世衛組織正名為「新冠肺炎」及「COVID-19」前公布,當時各大傳媒仍慣用「武漢肺炎」來稱呼病毒。

另外,言論又展示一張合照指有一名學員配戴「防毒面罩」,並指跟社會事件有關。Eric 解釋該大合照是於香港3月出現「口罩荒」時拍攝,當時「一罩難求」所以會方容許學員在道場內佩戴「防毒面罩」,是純粹出於防疫考慮。後來口罩供應正常一點時,學員便已用回一般口罩。Eric 認為當中涉及一定誤會,願意跟相關人士解釋及道歉。

撇開紛爭外,Eric 現正忙著帶領一眾學員在相隔停課後重新投入訓練。始終停課期間一直都只能透過網上教學聯繫學員,他亦怕學員不能一時間適應練習強度,所以目前練習以調整姿勢、馬步等基礎練習為主,減少帶氧運動比例,避免因「息吹」(極真空手道呼吸法)或氣喘而增加飛沬傳播風險。

最後,Eric 希望在疫情下仍能發揚真正武道空手之精神,讓年青新一代有機會普及接觸極真空手道,培育堅強的意志、體魄和一顆正義之心。

你知道日本弓道中的「射法八節」嗎?點擊圖片觀看說明:

+3
+3
+3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