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宗立派,所為何事?

撰文:武備志編輯團隊
出版:更新:

在武術界,開宗立派是一件神聖而嚴肅的事情。畢竟開宗立派就意味著對原有秩序的顛覆,創派人及其門生都必須經受得起各方挑戰(不管是文攻,還是武鬥),才能站穩陣腳、成就大業。

然而一旦成功,開宗立派者從此便可以享有特殊地位。不但是其後學,連其他流派也要對之恭敬有加。故此開宗立派,又是一個極具吸引力的目標,不少武者都為「開宗立派」四個字奉獻一生。

【武備志】曾經提到過,現代MMA已經不是A流派對B流派。流派的意義,應該回到它的工具性上,即每個流派其實就是某種專家的代名詞。在這個語境下,究竟應當如何理解開宗立派的當代意義?那些開宗立派的祖師,又該如何看待?

 

形意拳與巴西柔術

開始今天的話題前,不妨先看看兩位宗師的故事,一個是形意祖師李洛能,另一個則是巴西柔術開祖之一Hélio Gracie 。

李洛能(1808—1890),近代武術大家,他開創的形意拳法,横掃二三十年代的擂台賽,與少林拳、八卦掌、太極拳合稱為「中國四大拳法」。不過比較少人知道的是,外號「神拳李」的李洛能在學武時並不優秀,至少不是一般標準下的「天才」。

他出道時在山西太谷經商,後來慕名拜入戴龍邦門下,學習心意六合拳。起初兩年,李洛能僅能學成一式劈拳及一半五行連環拳,被戴龍邦所輕視。及後因為戴龍邦母親挽留,李洛能才得以留在戴龍邦門下。經過前後十年的苦修,李洛能終於學成了全套心意六合拳,其時他已經年屆47。在當時的學武人之間算是資質比較差,而年齡亦成了李洛能的一大弱點。最後李洛能並沒有選擇在心意六合門繼續發展,反是另闢蹊徑、融合自己年輕時所學(有說是他家鄉的花拳),創下了形意拳法。結果呢?不管從傳承還是搏擊層面,形意拳都不比心意六合拳差。

至於巴西柔術的Hélio Gracie(1913—2009),他小時候跟兄長Carlos Gracie一齊學習由前田世光傳下來的日本柔道。但由於他的身型比較細小,無法將日本柔道完全運用自如,亦難於對抗體型龐大的對手。為此他與兄長共同發展出另一種柔術風格,在力量以外更加強調靈活性、防守性,並以力學原理、大組肌肉對細組肌肉等原則,達到「以小勝大」的效果。他亦為寢技系統增添了很多技術,最終形成了享譽世界的巴西柔術。

在早期的MMA賽事中,寢技技術還未普及,Gracie家族的柔術家很多時都能以小勝大,打倒其他流派的拳手、震驚了一代人。及至MMA發展成熟,Gracie家族的選手不再壟斷。但他們開創的巴西柔術技巧,卻繼續被人研究,亦令寢技成了所有MMA拳手的課題。而不同風格的巴西柔術技術,也在世界範圍內不斷誕生。

雖然這兩位宗師的故事未必完全真確,例如有人就指出Hélio Gracie並非「天生孱弱」,他的體格在同儕中也是數一數二;說他不適應日本柔術而開創巴西柔術,純屬迷思。至於李洛能的生平經歷,則因為年代久遠而難於考證,在不同形意拳和心意拳派中還是各執一詞。

不過,若然能拋開這兩故事在細節上的真偽或差異,它們確實為今天的討論帶來了一點共同啟示:開宗立派,其實又是一個「工具性」的老問題。

 

個人與流派的相互取捨

《和而不同——流派的當下意義》一文中,曾經借用陳子正宗師的《拳派不能統一論》來說明流派本身的意義。他指出分門別派,其實是一種「術業有專攻」下的無可奈何之舉,因為每種武術、每個武術家,都只能精通一兩種技術。若非如此,則很難建立出有效的對敵模式。如此,流派就按照「分工」的模式被固定下來,沒有那一家必然是無敵,也沒有那一家可以對應所有情況。

將這種邏輯套用到兩位宗師的故事,就不難看出「開宗立派」的實際意義:首先,由於每個流派都只能精通一兩種技術,倘有門生基於體格、資質、性情等因素而不能有效運用該等技術,那他就很難再發展下去,或永遠只能在自己的流派中處於弱勢地位。如果他想在武術上繼續有所進益,要麼是另投適合自己的流派,要麼便是在原有的模式中,加入有利自己的元素。當這個過程積累得久,並衍生出一個風格迴異的新模式,這就是所謂的「開宗立派」。

李洛能和Hélio Gracie,便是走這條路。

 

對待開宗立派的正面態度

由此可見,開宗立派與流派的本質一樣,都是「術業有專攻」下的自然現象。開宗者有自己的創見,但不代表他原先所屬的流派就是不堪,只不過是雙方取態不同、專長不同。正如以前用上過的比喻:錘頭不能用來上縲絲,但不就代表錘頭沒用,因為只有錘頭才能打釘子。

同樣地,新開創的流派也會有自己的局限,總不會適合所有習者,故他朝亦有可能會被後學改革。刻意執拗正宗與否,或把改革者一概打為異端,只是無視了流派與習者之間的磨合,絕不是一種實事求是的態度。

但近代武術界還出現另一股歪風,就是覬覦開宗立派後帶來的名利地位,而不顧道德地胡亂編拳。莫說要符合基本的生理或搏擊標準,他們很多人都只是學了幾式套路後,便妄稱自己有能力推陳出新。試問這種含混不清的開宗立派,究竟對武術技巧有何拓展呢?對後學又有何進益呢?當中又有否自己的創見?他的創見又是否得到驗證?這些都是我們面對新門派時要思考的問題。

 

總結

正如文首所言,我們之所以會尊敬開宗立派的祖師,是因為他們為後學開創了一種行之有效的新型技術模式,讓更多人能夠參與得武術運動當中。把他們過份神化或醜化,都不是一種正確的態度。

說到底,開宗立派只是武術在發展過程的歷史現象。要謹記,沒有流派或祖師能夠統攝一切技術。同時,你老師的絕技,也不一定適合你;他不太用的技術,或許會成為你最可靠的招式。

虛心學習,多作嘗試,去蕪存青,才能進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