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區議會.二】經民聯左匯雄:政府施政不當 建制慘成炮灰

撰文:劉彥汶
出版:更新:

2019年反修例風波過後,中央政府祭出重磅的《港區國安法》,特區政府因而提出《2021年公職(參選及任職)(雜項修訂)條例草案》,當中要求包括區議員在內的公職人員必須宣誓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預計下月中旬恢復二讀。
在高度政治化的香港,不少人認為此舉旨在打壓乘反修例之勢全面翻盤的民主派區議員,有人甚至堅拒宣誓毅然辭職。這着實耐人深省,作為肩負社區治理重擔的一員,究竟是政治表態重要,還是民生實踐重要?至於掌握「生殺大權」的特區政府,主宰區議員命運之時,究竟應該以政治立場「一刀切」,還是實事求是地容許更多「愛國能者」參與社區治理的工作?
《香港01》就此專訪四位政治光譜截然不同的區議員,看看他們歷經多次政治震盪,對「社區治理」有何反思。
反思社區治理系列報道六之二

相關文章:【反思區議會.一】公民黨麥梓健:建制派做了些什麼?

在2019年的區選中,建制派有多人連任失敗,九龍城愛俊區議員左匯雄是為數較少、成功連任的建制派議員。他當時對陣民主黨的陳麗君及無黨派的梁嘉莉,最終雖未能取得過半票數,但仍以31票之差險勝陳麗君。左匯雄坦言,如非泛民候選人未能協調,他勝出的機會很微。

被問到選舉一事,左匯雄立刻向記者訴說選舉「不公平」,「我的議員辦事處在選舉期間被燒,嚴重影響選舉工程。在當時的氣氛下,建制派候選人擺街站會面對人身安全威脅,網上亦有針對我的不實留言。」他認為那次選舉與以往的不一樣,並非看候選人的政綱,而是看政見。他又指,因為政府長期施政不當,令市民生活有壓力,只能用投票表達不滿,而建制派議員則成為「炮灰」。

左匯雄認為,這一屆議會是「不正常」的,上屆泛民議員比今屆民主派議員「實事求是」,更指在區選期間有幕後推手令民主派大比數勝出,「包括有一些台灣、美國勢力,以及幕後的網絡動員力都非常強,有大規模組織性。」他表示作為一名「小」區議員,沒辦法與有「強大勢力」支持的候選人比較。

建制派在區選中大敗,左匯雄坦言,如非泛民候選人未能協調,他勝出的機會很微。(資料圖片)

指民主派濫批撥款

被問到對於區議會的期望,左匯雄表示,希望在崗位上可令政府加倍重視民生工作,並獲取資源幫助居民,但今屆區議會中有「攬炒派」或支持「港獨」的本土派區議員存在,令議會「泛政治化」。「在審批區議會的撥款時,經常有濫批撥款的情況,而區議會已為『羞辱官員』的平台,每每針對警務人員發出不恰當的言論,以及大幅削減他們的撥款。」左匯雄認為,民主派議員在議會上的言行打破了去屆區議會上泛民與建制合作和可溝通的關係。

無可否認,議會上討論政治化議題會牴觸《區議會條例》,但能否「一刀切」地認為民主派就是破壞與建制派溝通的「主謀」?

關於濫批撥款的問題,左匯雄表示,民主派區議員以「不同名目」要求撥款,「過往區議會的撥款多用於工程、街坊聯誼,較少做研究項目,但過去一年,區議會的撥款中多了很多名目,包括防疫、消毒、交通研究,這些項目動輒幾十萬元,有20萬,有50萬,這在以往是不會批的。」但區內防疫、交通研究等,不是與地區工作有關嗎?

左匯雄表示,民主派區議員以「不同名目」要求撥款。(資料圖片)

事實上,根據油尖旺區議會《第一次特別會議紀錄》,民政事務專員表示防疫可批核的款額為120萬元,而會議中不論建制還是民主派議員,皆同意通過撥款;會議記錄上亦有提到,其他區議會所通過的防疫撥款也有50萬至60萬元。左匯雄回應指,「我認同可以做防疫工作,但要看具體計劃是否物有所值,例如家居防疫、防疫講座,要用幾十萬元去做,到底他們是當一門生意還是當一個服務社區的計劃去做?」

區議會現政治鬥爭另外,左匯雄亦指,上屆議會不會有官員離場的情況,就算當時討論的議題涉及政治,或不符合區議會的職能,官員也會到場回應及服務。他稱,民主派議員上任後,經常提出針對警隊及政府的言論,更討論反對《港區國安法》的議題,令政府官員不得不離場,其後連全港民生議題也難以討論下去。左匯雄經常以「不符合區議會條例」為由,要求民主派議員收回言論或終止區議會的討論,因此曾經被區議會主席要求離場。

官員離場已為地區工作增添難度,民主派與建制派議員的鬥爭可謂令事情「雪上加霜」,他們也更難為居民有效地表達訴求。左匯雄斥民主派議員打破了以往的合作和溝通關係。上文節錄自第262期《香港01》周報(2021年4月26日)《反思社區治理— 香港需要怎樣的區議會》。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62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反思社區治理— 香港需要怎樣的區議會

走訪浸大事實核查中心 打擊假新聞 提升全民媒體素養

與香港社會共同追求美好生活

氣候災難比疫情危害尤甚 永續投資成「下回常態」

卡斯特羅時代告終 古巴模式的成功與危機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