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版SIRI】美國記者編AI聊天機械人  與亡父再次對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摯親離世,以往只能回看相片及短片追憶故人,如今人工智能(AI)卻可打破界限,助生者將親友生前點滴保存在虛擬世界,甚至與已故親友「聊天」。美國《紐約時報雜誌》記者詹姆斯·弗洛斯(James Vlahos)得悉父親患末期肺癌後,與時間競賽,把握時間錄下與父親的對談,並整理成逾9萬字的文稿,設計出「爸爸聊天機械人」(Dadbot),讓這個「AI爸爸」在手機像SIRI般以互動方式,與後人細說其一生的美好時光。

弗洛斯與「爸爸聊天機械人」對話。(WIRED 影片截圖)

現年46歲的弗洛斯不時替《紐約時報雜誌》(New York Times Magazine)、《科學大眾》(Popular Science)及《Wired》等著名雜誌撰寫科技文章。弗洛斯年少時已經對人工智能感興趣,11歲初次接觸聊天機械人,立刻被深深吸引,曾嘗試自行編寫簡易的指令式電腦遊戲。

弗洛斯的爸爸生前風趣幽默,是一名出色的律師。(WIRED 影片截圖)

弗洛斯的爸爸確診患癌數天後, 弗洛斯先讓爸爸口述自己的故事。父子對談約12次,每次至少一小時,共花約三個月時間完成紀錄。弗洛斯把錄音整理成91,970字的文稿,填滿203頁紙。準備好原材料,他開始編寫「爸爸聊天機械人」的程式。

機械人設有幾個聊天主題,包括爸爸的童年、遷往加州的經歷、律師工作點滴等,讓「用家」可以從多角度認識爸爸。機械人會以文字與人聊天,特定情況下更會以聲音回應,例如當弗洛斯與機械人談起有關爸爸身前最愛的加州金熊足球隊(California Golden Bears)賽事,機械人便會播出爸爸唱出該隊戰歌的錄音。

弗洛斯回到爸爸生前常去的球場懷緬過去,並與機械人聊天。(WIRED 影片截圖)

經過反覆測試及調整後,弗洛斯去年12月首次邀請媽媽試用「爸爸聊天機械人」,並請病重的爸爸從旁觀察。媽媽問了機械人不少關於爸爸的經歷,機械人都能一一回答,行文更有爸爸的影子,例如弗洛斯的爸爸非常著重英文文法,不時糾正家人的錯誤,當媽媽的訊息中有文法錯誤,機械人便會像真正的爸爸般立刻糾正她,讓她不禁笑說:「啊,我已經聽過這句說話近百萬次了!」

最後弗洛斯的爸爸等不及聊天機械人面世,本年二月過身,弗洛斯並沒有變得失落,反而更有動力改進聊天機械人。弗洛斯認為,這個過程讓他更深入認識父親,機械人亦陪伴他渡過喪父的傷痛。「爸爸剛離開的時候,有好幾次我都要找我的手機,想與爸爸對話」弗洛斯感慨地說:「聽見它(機械人)說的話,我會不禁微笑,也感到有點傷心。」

「爸爸聊天機械人」也有不足,當對話中帶有私人感情,機械人未必能夠回應。弗洛斯向機械人說「我愛你」,機械人未能回應一句「我亦愛你」,只說它不懂得如何回答。弗洛斯坦言感到失望:「你應該要懂得回應我吧!就算是假的回應,我亦很想聽到他對我說『我亦愛你』。」對部分家人而言,雖然這個「爸爸聊天機械人」情感上尚未完美,但弗洛斯認為它至少讓後人可以用互動方式認識爸爸,對生在數碼年代的孩子而言尤其吸引。

(Wired)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