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PTBF】每小時一千円 出租大叔的溫柔 讓你敞開心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PTGF、PTBF等出租男女友服務剛剛在香港流行起來,日本的「寂寞的心服務」已邁向另一個層次──與其租個PTBF,不如找個Part-time Uncle (出租大叔)!

5年前,45歲的西本貴信,某天在地鐵上聽到女高中生說「大叔看起來很噁心!」令他為大叔低落的形象感到相當苦惱。於是,他懷着「希望以大叔這身分做點什麼」的心情,開設了一個網站,厚臉皮地宣告要把自己租出去。結果,「出租大叔」竟在日本成為全國熱議的傳奇!

到底「出租大叔」實際要做什麼?《香港01》獲授權節錄《出租大叔日記》部份章節,讓你了解一下「把自己出租」是什麼一回事:

出租大叔創辦人西本先生。(企画ラボ圖片)

撰文:西本貴信

  怎樣「租借大叔」?

「出租大叔」。 看到這四個字, 一時之間或許有些人很難想像,實際上是一個什麼樣的工作。 這裏所說的「大叔」,當然就是指我本人,具體而言,這項服務就是讓客戶借用我的時問,自由地支使我。 大略的服務流程如下:

服務費用一小時一千日圓,出租一名自認「有技巧、有經驗,而且還滿受歡迎」的大叔

下訂時,只要在網頁上將大叔放入購物車即可,費用是貨到付款。

利用電子郵件等方法,敲定見面的日期與時間。打電話過來的話,會由一位聲音高亢的大叔(就是我)接聽。

與委託人實際見面,實行「出租內容」。 一小時後,服務終止(可以延長)。 

想租借大叔的時間,只要在網頁上把大叔放入購物車即可。(出租大叔官網截圖)

相關文章:想成為出租大叔,要符合什麼條件?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 我平常的本業是造型師,偶爾兼任大學講師,雖然可以算是自由業者,但內心已經逐漸轉變成極其平凡的大叔。 

我就是這樣一個人,現在為了填補空閒的時問,開始提供「出租大叔」的服務。 

我想,各位最在意的事情應該是:什麼樣的人會想租一個大叔,而服務的內容又 是什麼?

那麼,在開始之前,請先聽我說一段案例:

寒冬裏的委託,「一起去釣魚」

這次的委託內容是「請和我一起去釣魚」。

(釣魚?)
 
說來慚愧,打從出生至今,我從來沒釣過魚。
 
即使如此,我開創「出租大叔」的時候,就決定不輕易拒絕委託。因為我才剛開張不久,還接不到什麼案子,與其去考慮委託原因和內容,倒不如用心做好服務,滿足對方的需求。因此,第一次去和委託人見面時,我才會什麼都不過問,心驚膽跳去赴約。
 
  爽朗的委託人A先生與我這個大叔
 
經過郵件往返討論,終於到了出發去釣魚池的日子。
 
(為什麼要找我去釣魚呢?)
 
如果對方是個愛釣魚的人,應該會結交到很多同好才是,我想不通為什麼他要找我這個外行人陪他。
 
其中必有隱情。
 
說不定,他就是最近引起廣泛討論,沒有朋友的「BOCHI(ぼっち) 」
 
我腦海中充滿問號,在前往會合地點的電車中,一直思考這次委託人租借我的原因。

為什麼要找我去釣魚呢?(網上圖片)

此時正是寒冬,再加上寒流來襲,因此比平常更冷。天空佈滿烏雲,如果下起雨來,應該會因為低溫而化成雪。

出了車站,全身幾乎凍僵,費了好大的氣力才到達約定的釣魚池。走到入口處,此次委託人A先生已經在現場等我,他是一名留着短髮,看似個性爽朗的青年。
 
A先生發現我之後,便露出開朗的笑臉迎上前來。

「西本先生,今天請多指教。」

A先生十分有禮貌地向我打招呼,他身上穿着看似溫暖的羽絨外套和燈芯絨長褲,腳踩一雙羊皮革雪靴,看來針對禦寒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相對地,我的服裝就十分輕便,身上只穿了一件風衣、牛仔褲和一雙運動鞋。
 
這就是釣魚老手和外行人之間的差別啊……我心裏感慨地這麼想着,不過,別以為我真的那麼傻,我可是在背後貼了兩片暖暖包。
 
大叔好歹也活了這麼久,當然知道天氣冷就該做好防寒準備。

寒流來襲,因此比平常更冷,天空佈滿烏雲。(VCG)

  欲言又止的委託原因
 
兩人簡短地自我介紹之後,拿了冰冷的塑膠啤酒箱代替椅子坐下,終於開始釣魚。

A先生手法熟練地開始準備,而我只能愣在一旁,不知從何開始着手,後來在他的協助下,終於順利把餌投入池中。
 
然而,A先生不太健談,很難開啟話題,最後兩人交談的次數愈來愈少。

(VCG)

一直保持沉默,我就失去身為出租大叔的意義,因此,為了了解A先生是什麼樣的人,我開始與他閒話家常。

問了一些私人的資訊後,他表示自己出社會工作已經兩年了。

從說話的氣氛來看,他在學生時代一定是學生會的幹部,個性認真又開朗。但是,我覺得在談話當中,他似乎遲遲不願進入主題。

難道說,真的只是想找人陪他釣魚嗎?

這一天非常寒冷,因此釣魚池的客人非常少,比我們早到的人,似乎也沒什麼收獲。

(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正當我漸漸感到不安的瞬間,A先生才終於語帶遲疑地說出租借我的原因。

A先生才終於語帶遲疑地說出租借我的原因。(VCG)

 「有一件事情想向父親報告」

「可以請你聽我說一件事嗎?」

說完這句話,我發現他的心境似乎有些改變。

因為這種情況對我而言也是初次經驗,即使心裏有些不知所措,但是看到個性認真的A先生,變得如此「嚴肅」,我決定用心傾聽。

「其實,我有一件事情,想向死去的父親稟告。」

這句話,讓我原本悠閒釣魚的心情消失得無影無蹤。

「父親還在世的時候,我經常和他一起去釣魚。他平常沉默寡言,只有在釣魚時,才會跟我聊到許多事情。」

我一言不發,等着他繼續說下去。

「所以,只要現在就好,能不能讓我叫你『父親』呢?」

這就是此次委託的真正內容。

這就是此次委託的真正內容。 (vcg)

剛剛以為他真的只想找個伴來釣魚,沒想到竟然是這麼嚴肅的話題,讓我內心驚訝不已。

不過,既然已經接受委託,而且總覺得他的際遇和我有點像,讓我心裏產生共鳴。因此,我決定盡力扮演好父親的角色。

「好呀,那接下來,既然難得來釣魚,我們就來比賽吧。老爸可不會輸你哦!」
「沒問題!我也不會輕易認輸。」
「不過,在這之前,有件事情想問你。」
「什麼事?」
「你再教我一次,怎麼把餌勾上去,我還是學不會啊!」

剛才包圍着A先生的憂愁氣氛,彷彿一瞬間煙消雲散。

或許是因為終於說出父親過世的沉重事實,A先生的情緒看似不再那麼緊張。先前我從來沒想過,如果我心情緊張的話,委託人當然也會受到影響,跟着緊張起來。這一次,成功消除對方緊張的心情,我也才初次學會這個道理。

於是,在這個客人不多的釣魚池,回響着我們的笑聲。

vcg

  彷彿成為他的父親

經過二十分鐘之後。結果是我釣到五條,A先生一條都沒釣到。

(糟糕,好像有點得意忘形了……)

說到底,出租大叔還是服務業,意思就是說,我的任務是讓委託人感到快樂。正當我正想着必須改變現在的氣氛時,突然想起,我還沒問出真正的主題。

「話說回來,你要說的事情是什麼?」為了避免再度陷入沉重的氣氛,我故做輕鬆地問道。
 
「啊,不好意思!我還沒說出口,其實,我今年六月要結婚了。」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我不假思索地說出道賀的話。
 
「哇,恭喜!真是太棒了!」
 
此時,我打從心底感到喜悅,一方面是因為我們聊得很愉快,另外更重要的原因是,聽到A先生對過世的父親所說的話,讓我覺得自己似乎真的成為他的父親一樣。
 
「所以我想在這個過去經常和父親一起前來的地方,稟告這件事情。」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從A先生認真的個性來看,我想他的父親一定也是個穩健可靠的人。
 
同時,對於這對父子現在已經無法一起來到這裏,聽A先生稟告這件重要的事情,讓我心裏覺得深刻感慨。
 
然而,看到A先生還是保持着開朗的性格,我認為他肯定擁有堅強的心志。
 
既然他這麼認真,我也把自己當成他的父親,聽他訴說這件事。
 
「你的女朋友是什麼樣的人?」
 
「她很堅強,總是在背後支持我。」
 
「外表看起來是什麼感覺?」
 
「……應該算可愛的類型!」
 
「很好很好……」
 
從這一刻開始,我彷彿化身為他的父親,問他許多問題。
 
面對我的提問,A先生看似有點害羞,卻又開心地照實回答。

看到他滿臉微笑,使我不禁想起還在就讀小學的兒子。兒子將來長大,應該也會帶着心儀的伴侶來見我,跟我一起談論和她之間的種種。到那個時候,不知道我的身體是否還硬朗。
 
想到這一點,心裏不禁感到有些傷感,至少希望兒子能夠像A先生一樣,講話彬彬有禮。同時也希望我自己可以和兒子有說有笑,談論他將來的結婚對象。
 
  稟告母親的那時,恍如昨日
 
那一天,在回家的路上,我搭上電車後,想起了已逝世的母親。
 
如同這次的委託人A先生一樣,我也在母親墓前,稟告結婚的消息,回想起來,恍如昨日。

我也曾在母親墓前,稟告結婚的消息。(Photo AC)

「我就要結婚了,對象是老媽妳也很熟的那個女孩。」當時,我帶着花到墓前,向她這麼說。
 
我在母親過世一年前,帶當時的女朋友,也就是現在的妻子與她見面。直到母親離開人世前夕,她們感情非常要好,母親甚至把自己最珍惜的戒指送給她。
 
由於母親已離開人世,當然無法回應我在墓前的稟告。
 
但是,今天A先生要求我扮演父親,讓他稟告終身大事,我不禁想像起他的心境。
 
我想,即使和他沒有血緣關係,能夠一起談論結婚的事情,應該也是件值得開心的事情吧。或者,他還是覺得想向真正的父親稟告,現在內心充滿感傷也不一定。
 
不管我怎麼想,終究無法得知A先生真正的想法。
 
但是,他展現的笑容,雖然有些靦腆,仍舊讓我覺得應該是出自於內心。
 
雖然還有些生疏,不過這一天的委託我也順利完成。或許是託Y先生的福,接下來經過口耳相傳,愈來愈多人來委託「出租大叔」服務。
 
同時,我自己心裏也有點得意地想着:「搞不好,出乎意料地受歡迎哦?」但隨着委託案件增加,其中也不乏有人對我潑冷水,澆熄我心裏毫無根據的自信。
 
關於這點,留待之後再敘。

(編按:「出租大叔」自2012年推出至今,在日本造成極大迴響;時至今天,「出租大叔」不再只有西本先生一人,日本全國都可以租借當地的大叔。此外,「出租大叔」更被寫成日劇情節:在2016年春季日劇《寬鬆世代又如何》裏,岡田將生、柳樂優彌、以及松坂桃李三位主角都經常找同一位出租大叔傾訴心事,大叔的說話更對劇情推進有着極關鍵作用呢!)

  延伸閱讀:

想成為出租大叔,要符合什麼條件?

80後廢青、人生失敗組必看日劇!──《寬鬆世代又如何》 

  相關連結:出租大叔官方網站

(時報出版)

本文取材自 《「出租大叔」日記:想用人生經驗變現,卻意外走進的14個動人生命故事!》

作者:西本貴信,1967年生於大阪,從事百貨公司造型師,經營人才培訓班,並且在大型造型師事務所擔任總監一職。同時也是大學、專門學校的講師。2012年開始從事副業,以一小時1000日圓的價碼,成為接受任何委託的「出租大叔」。現在,仍持續將自己「出租」給各式各樣的委託人。

出版社:時報出版

《香港01》 獲出版社授權轉載,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