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綁架】金正日情迷哥斯拉 捉南韓國寶夫婦拍戲參展康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北韓的行動你永遠猜不透,失驚無神發射中程導彈,在北海道以東海域墮毀,連北海道旅遊者也收到日本政府發出的避難訊息。

失驚無神嚇親你,又豈止這些。1977年至1983年,北韓進行綁架計劃,對象包括南韓的漁民、女星及導演;日本13歲女孩等,利用他們來訓練北韓特工。

被綁架者中,有人在北韓結婚生子;有人客死異鄉。他們的故事,由一個美國記者追查出來。20多年前發生的事,今天閱讀仍令人不寒而慄。

年青時的崔銀姬(左)貌美如花,在瑪麗蓮夢露(右)旁並未比下去。(《北韓騎劫夢工場》劇照)

前言:

申相玉與崔銀姬這對韓國銀壇夫婦,於1950年代炙手可熱。導演出身的申相玉被封為「南韓的黑澤明」,也有人形容他是「南韓的李翰祥」。他是最早入圍柏林影展競賽的南韓影人,1994年還出任康城影展評審,成就超然。而太太崔銀姬,也是影壇美女,並獲得亞太影展影后。

1977年,崔銀姬已經跟申相玉離婚了。她獲邀到香港與「韓裔港商」洽談工作,接待者送她到淺水灣時,她被麻醉、送上艇,八天後輾轉到了北韓。

韓國女星崔銀姬於70年代被綁架到北韓,幫助北韓拍電影。她形容金正日(右)儼如一個藝術家。(《北韓騎劫夢工場》劇照)

1978年1月,崔銀姬從首爾飛往香港,目的是到她經營的演員學校洽談計劃。但這場其實是個幌子,目的是綁架她到北韓。

金正日伸手向她打招呼。「歡迎妳來,崔女士,我是金正日。」崔銀姬是南韓最有名的女星,當她聽到金正日的名字時,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原來這是一場騙局   為的是把我綁架至北韓......

「歡迎妳來,崔女士,我是金正日。」崔銀姬是南韓最有名的女星,當她聽到金正日的名字時,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崔銀姬(紅衣)於70年代被綁架到北韓,幫助北韓拍電影。金正日對她寄望甚豐。(《北韓騎劫夢工場》劇照)

1978年1月28日,搭載崔銀姬的船隻進入北韓西岸的南浦港。一個星期之前,她從首爾飛往香港,與她經營的一家演員學校洽談計畫。在此之前,她與她的丈夫申相玉導演共同開設一家製片廠,也就是申電影公司。

電影公司關閉後,她才著手經營這家演員學校。事後證明,這場會議其實是個幌子,目的是引誘崔銀姬到香港讓北韓特務綁架。金正日伸手向她打招呼。

「我不想跟這個一手策劃綁架我的人握手,但我別無選擇。」她在回憶錄中寫道。當他們握手時,一名攝影師突然出現為他們拍了照片。「我不想為那個時刻留下紀錄。我也不希望為蓬頭垢面的我留下永久的證明。」

我不想跟這個一手策劃綁架我的人握手,但我別無選擇。
崔銀姬回憶錄

 崔銀姬前夫前往香港營救 遭遇同一下場

崔銀姬在香港失蹤了三個星期,申相玉開始尋找她的下落。雖然他們兩年前就已經離婚,但兩人的關係仍很密切。

他曾提醒崔銀姬,邀她前往香港這件事似乎有些奇怪,現在他決心要拯救她。申相玉經常被稱為南韓的奧森.威爾斯(Orson Welles)( 編按:電影《大國民》(1941年)導演,此電影被譽為史上最偉大電影之一。)在與朴正熙總統交惡前,他的申電影公司是南韓最大的片廠,曾經製作過300部電影

就在他的前妻被綁架之時,申相玉正打算搬到好萊塢開展他的事業。在香港待了幾天之後,他也被帶到平壤。

申相玉與崔銀姬這對韓國銀壇夫婦,於70年代被綁架到北韓,幫助北韓拍電影。(《北韓騎劫夢工場》劇照)

 申相玉被綁架   全因他是北韓導演的最佳人選

1983年3月6日,金正日為兩人安排了一場團圓派對。「你們光站在那兒做什麼,還不上前擁抱?」他說。

當兩人擁抱時,房間裡爆出如雷的掌聲。親愛的領袖要求群眾安靜,「同志們,從現在起,申先生就是我的電影顧問。」

申相玉的吸引力實在太大了。他是南韓最具創造力與影響力的導演,因此他的「叛逃」將會是對南韓體制的當頭棒喝。申相玉是金正日理想的導演人選:他在日本與中國受過訓練,他在美國拍過電影,熟悉西方最新的電影技術。此外,申相玉生於戰前的「北韓」,說他是北韓人並不為過,因此金正日重用他,並不會因此而被指控是向西方帝國主義屈服。

崔銀姬與申相玉二人先後被綁架至北韓。(美聯社圖片)

申相玉曾經製作過三百部電影,經常被稱為南韓的奧森.威爾斯(Orson Welles),他最為人樂道的電影是《大國民》。(Pixababy)

【北韓綁架】美女鮮花英雄式歡迎漁民 送回南韓軟銷「北韓價值」

【北韓綁架】13歲日本女孩失踨成謎 北韓結婚生子?憂鬱自殺?

 

 金正日是狂熱電影迷   私人檔案館藏了兩萬部電影

在涉足政治之前,金正日曾主持朝鮮勞動黨組織指導部電影與藝術部門。金正日是個影癡,每晚都要看電影。透過北韓駐外使館的協助,金正日利用外交郵袋將數千部外國電影運回北韓。據說他最愛看的電影是《十三號星期五》(Friday the 13th)、《第一滴血》(Rambo)與《哥吉拉》(Godzilla)。

將申相玉從牢裡釋放之後,金正日隨即帶他參觀位於平壤市中心一棟戒備森嚴、濕度溫度均受控制的三層樓建築,這裡是他收藏電影的檔案館,一共收藏了兩萬部電影。

這座檔案館有兩百五十名工作人員:翻譯、字幕人員與放映人員。但是這些人的重要性比不上導演,只有導演才能讓民眾轉變成真正的共產主義者。「這項歷史任務尤其需要導演技術的革命性轉變。」

申相玉被綁架至北韓,他導演了七部電影。(網上圖片)

據說他最愛看的電影是《十三號星期五》(Friday the 13th)、《第一滴血》(Rambo)與《哥吉拉》(Godzilla)。
《北韓非請勿入區》

《第一滴血》是金正日最愛看的電影之一。(第一滴血海報)

 金正日夢想:北韓電影能參加國際影展

金正日在他1973年的作品《電影藝術論》中如此表示。金正日希望申相玉能改善北韓的電影產業,拍攝出能夠參加國際電影節的作品。要讓北韓電影參加康城影展,以實現世界共產主義的夢想。

 申相玉要找證據證明遭綁架

先前因為政治與財務的雙重壓力,使得申相玉在南韓的電影公司倒閉,現在有傳言說他為了開展事業,自願叛逃北韓。如果申相玉想讓南韓當局相信他的確遭到綁架,那麼他需要證據。

1983年10月19日,崔銀姬與申相玉在金正日的辦公室見面。崔銀姬有一台小型錄音機,她把它藏在自己的皮包裡。三人圍坐在玻璃圓桌旁喝酒。

崔銀姬把手伸進皮包裡,看似要拿面紙,其實是偷偷打開錄音機。

她與申相玉輪流向金正日提出一些重要問題:為什麼你要把我們帶來這裡?你怎麼籌劃綁架行動?

也許是談得太高興了,金正日直截了當地說:「我只對你們兩個說實話,但你們可不能對別人提起。」

「坦白說,我們的電影仍落後西方。」

金正日解釋說:「我們的導演出產的都是些敷衍了事的作品,毫無新意。他們的作品陳腔濫調,怎麼拍都是同樣的情節。我們的電影總是哭哭啼啼。」

熱愛哥斯拉的金正日,請申相玉拍攝了《平壞怪獸》,而不再是北韓的哭哭啼啼場面。《北韓騎劫夢工場》劇照)

  申相玉在北韓期間,山寨版的《哥斯拉》--《平壤怪獸》。

金正日身處困境。他如何讓北韓接受外來影響而又不危及自己對北韓的控制?他派了一些導演到東德、捷克斯洛伐克與蘇聯學習,但不許他們前往日本或西方國家。這是為什麼金正日如此需要申相玉的原因。申相玉說他感到受寵若驚,但他不解的是,為什麼金正日要如此費事地「綁架」他們。

「我非常需要你。」金正日回答:「我開始思考怎麼樣能讓你過來,但我無計可施。所以我告訴我的同志,如果我們要讓申導演過來,我們必須策劃一場祕密行動。」

崔銀姬與申相玉在金正日的辦公室見面,正當他們喝酒聊天之際,崔銀姬偷偷打開錄音機。

我開始思考怎麼樣能讓你過來,但我無計可施。所以我告訴我的同志,如果我們要讓申導演過來,我們必須策劃一場祕密行動。
金正日向申相玉稱

 申相玉與崔銀姬綁架事件,被拍成電影《北韓騎劫夢工場》。

南韓女星崔銀姬在北韓拍攝的電影,其中一套《鹽》在莫斯科獲獎。(《北韓騎劫夢工場》劇照)

 被逼留在北韓近八年   最終趁機逃往美國大使館

往後三年,申相玉繼續拍攝電影,他導演了7部,並且演出了11部以上的電影。隨著金正日愈來愈信任他們,他們有了更多旅行的機會,首先是到東方集團,之後甚至可以前往東方集團以外的國家,不過身旁總是有指導員跟隨著。1986年3月13日,他們在參加維也納電影節期間,躲過指導員的車輛,逃往美國大使館尋求庇護。

  《紅巾特攻隊》是申相玉在南韓時拍攝的電影,崔銀姬有大膽演出。

 

本文節錄自 北韓非請勿入區:北韓綁架計畫的真實故事

作者:羅伯特.博因頓(Robert S. Boynton),紐約大學教授,在亞瑟.卡特(Arthur L. Carter)新聞學院開設報導文學課程。文章見於《紐約客》、《大西洋月刊》、《紐約時報》與其他報章雜誌,著有《非請勿入區:北韓綁架計畫的真實故事》(2016)、《新新新聞》(The New New Journalism, Vintage, 2005)等書。

譯者:黃煜文,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資深譯者。

出版社: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本文經出版社授權轉載,大小標題及引言,經過香港01編輯修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