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發迹 DFS創辦人千億身家過平民生活 財產去哪裡?

撰文:書摘
出版:更新:

機場上的免稅店DFS,大家都感到毫不陌生。但對於創辦人查克‧費尼(Chuck Feeney)的故事就未必熟悉。
他在香港成立第一間免稅店,創業期間,正值日本經濟起飛,旅客的消費量極高。他獨具慧眼把賺回來的日幣存到保險箱,當日元升值再兌換,又賺取了一大筆匯率差額。DFS其後被收購,菲尼賺到80多億美金。當大家都以為他的生活會極盡奢華,他卻秘密地進行一個重大的決定,連巴菲特及蓋茨也視他為偶像。

DFS早前與願望成真基金合作慈善活動。(DFS Facebook)

節錄自:導讀「平凡的美好生活」/文 沈雲驄(早安財經發行人)

也許你沒聽過查克‧菲尼這個人,但只要你出過國去過機場,很可能就光顧過他開的免稅店: Duty Free Shop。
 
讀這本書(英文書名The Billionaire Who Wasn’t,舊版中文書名《趁我們還活著》),就像看一部節奏緊湊的電影,帶我們走進一個截然不同的商業世界,看這位有智慧的老富翁,如何一次又一次在商場上旗開得勝。

身為企業家,菲尼比誰都精打細算。當年,DFS要到各國機場投標,標金都靠他的精準預估。創業那段期間,正是日本經濟起飛的年代,旅客傾巢而出。就像今天的陸客,人數多,撒錢姿態兇猛,「把累積已久的存款,用來買家鄉買不到或價格太貴的舶來品,」菲尼說,從烈酒與香水,搶到手錶、鋼筆、珠寶與皮件。「最早的那批日本客人都是鄉巴佬,走進店裡後,解開皮帶脫下褲子,從跨下掏出兩疊日幣,」他回憶:「一邊吼叫一邊血拚。」「櫃台常常被日本人推倒,壓到售貨小姐身上。」
 

DFS第一免稅店開設在香港啟德機場。(DFS.com)

更神的是,海削了日本客人後,他並沒有把從日本客人身上賺來的白花花日幣,直接存進銀行。相反的,他判斷日幣會隨著日本經濟起飛而升值,因此他特地跑到匯豐銀行,租了一個超大型保險櫃,然後要員工們每天用鐵皮箱裝著鈔票,放到保險櫃去。囤積好幾個月,看到日幣大升值後,再拿出來兌換,狠狠地又賺一筆匯差。
 
從接手這家免稅商店那一刻起,直到後來將股份賣掉退出江湖,這位神祕富豪總共賺走了兩千多億台幣。如果你平常就愛看財經書,不要錯過這一本。

查克.費尼的財富接近兩億五千萬美元的時侯,他正盤算著如何認真施予。(網上圖片)

  別忘了,我們都有幫助他人的義務
 
菲尼極可能是所有億萬富豪當中,生活最低調、最簡樸的一位。他沒豪宅,沒私人飛機,出入若不是開著多年前買的中古車,就是搭公共交通工具;就算搭飛機出差,也只肯坐經濟艙。人家開董事會,有黑頭車司機接送,前呼後擁;但是菲尼通常拎了個環保袋就出門,開完董事會再搭公車回家。
 
他深信,世界上每一個人,除了把錢用在讓自己過得更好的事情之外,只要經濟能力許可,都有幫助別人的義務。
 
因此,菲尼做了一個後來震驚世界的決定:他把自己所賺來的錢,全部捐獻出來。是的,全部,約兩千多億台幣。不是這裡捐一點那裏給一點,也不是等到自己百年以後才奉獻,而是趁自己還活著,就把全部財產捐出。
 
WHY?好不容易把生意做這麼大,為什麼不好好享受成功致富的果實,為什麼不留給子孫吃上幾代,卻選擇把白花花的財富送得一乾二淨呢?

DFS創辦人CHUNK FEENEY 成立的慈善組織The Atlantic Philanthropies,其中一項慈善項目是教育事業。(The Atlantic Philanthropies FB)

  有了錢,要回去過小時候的美好生活
 

首先,菲尼說,他創業的初衷,本來就不是想當有錢人。他只是認為,應該努力工作而已。其次,努力工作掙來這麼多錢,很開心是當然,但他卻不覺得需要因此而改變自己的人生。
 

「某些人有錢會得到快感,但我不會。」對他而言,成功不等於必須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很多人有了錢,會開始追求更高檔的享受,例如豪宅名車、好酒精品,總之,想盡辦法讓自己與家人,擺脫過去的生活型態。
 
但他相反,「我努力過那種我小時候過的生活,」他說:「那種平凡、快樂無慮的生活。」在書中,他回憶從小跟著父母過的那種節儉日子。他所謂的節儉,並不是那種勒緊褲帶地苦苦省錢,而是單純的討厭浪費。例如手錶,「一個十五塊美金的錶照樣走得很準,我何必花錢去買勞力士呢?」同理,他出門搭巴士,拒絕大禮車接送,也是因為壓根兒覺得多餘。「我想不出有什麼理由,要找個人開著六門凱迪拉克來載我,」他說:「用走的,還讓我更健康呢。」

「一個十五塊美金的錶照樣走得很準,我何必花錢去買勞力士呢?」
菲尼
DSF創辦人CHUNK FEENEY 的慈善基金,曾經捐助協助兔唇小孩子的微笑行動。(微笑行動網站)

  比爾蓋茲與巴菲特也受啟蒙

菲尼發現,當他不想過那種需要花很多錢的生活,心靈從此獲得解放。他不再需要把人生花在滿足自己的慾望上,不再為了追逐更高檔消費而終日想賺更多錢。他開始能關心他人、幫助他人。於是只要生意上賺到錢,他就拿出來捐給學校、教會、弱勢團體。
 
  年輕時的菲尼,受到卡內基很大的啟發。卡內基於一八八九年發表的《財富》,據說他讀了很多遍,也常要求家人與他所帶領的主管閱讀。「利用財富的最佳方式,」卡內基說:「就是提供有志者向上爬的梯子。」這句話,後來也成了菲尼的座右銘。

他所身體力行的Giving While Living(生前捐獻)觀念,很快就在世界各地傳開。比爾蓋茲與巴菲特這兩位地球上最有錢的人,正是受到他的感召,決定有為者亦若是,一起趁自己還活著,就把大部分財產捐出,只留一小部分給子孫,其他的用來改善世界。
 

巴菲特跟蓋茨也捐出大筆財富做善事,剩餘部份給家人。但菲尼將畢生財產成立慈善基金,兩人也封他為偶像。(視覺中國)

只是說也奇妙,隨著他幫的人越多,生意也越做越大,財富越滾越多。總計下來,DFS的成功,讓菲尼與另外三位股東都成了令人稱羨的大富豪。
 
有趣的是,本書也讓我們看見四位DFS創業夥伴,在致富之後分別選擇了四條不一樣的人生道路。例如

另一位大股東米勒,就是我們所熟悉的富豪典型──熱中上流社會生活,住豪宅,開名車,出入最高檔的場所,享用一切最頂級的東西。另一位股東帕克,雖然也活得很頂級──住在瑞士一棟俯瞰日內瓦湖的古堡,但與米勒不同的是,他非常低調,從不接受採訪,過著隱士般的生活。第三位股東皮拉洛,股份較小,則是在致富之後把錢全用在「生活」(對自己好)與「給予」(對社會好)這兩件事情上,日子過得不錯,但帳戶裡從來沒有像米勒與帕克那樣,擁有驚人的數字。

 
至於菲尼,據說將家產全部捐出之後,有一度名下的資產還不到100萬美元。So what? 「裹屍布上是沒有口袋的,」他說。

激發費尼捐款的與任何宗教信念及學者無關,而是基於他善良的天性。(網上圖片)

本文節錄自 《天堂裡用不到錢 查克.菲尼人生故事:一場散盡家財的神祕布局》

作者: 康納.歐克勒瑞

《愛爾蘭時報》(The Irish Times)記者,曾獲新聞獎項及書籍著作獎項。曾任《愛爾蘭時報》駐倫敦、莫斯科、北京、華府、紐約特派員。撰寫過有關俄羅斯、愛爾蘭、美國政治的書籍。現居愛爾蘭都柏林。

譯者:尤傳莉

生於台中,東吳大學經濟系畢業。著有《台灣當代美術大系:政治.權力》,譯有《你在看誰的部落格》、《圖書館的故事》、《達文西密碼》、《天使與魔鬼》、《隔離島》、《殺人排行榜》、《火車大劫案》、《依然美麗》等小說與非小說多種。

出版社:早安財經

《香港01》 獲出版社授權轉載,大小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