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性癮】上網睇AV自慰不能自拔 芬蘭楝篤笑演員寫下禁慾日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東尼,36歲,生活在芬蘭,他本來是一名棟篤笑喜劇演員,近幾年,他因自己的博客「色情癮患者日記」而被媒體報道,被更多人知道。和普通的性癮不同,東尼上「癮」的物件是虛擬網路裏的女性,而不是現實中真實的性夥伴。

撰文:殷紫、袁小龍(一条) 編輯:陳子文(一条)

東尼(一条提供)

東尼從小性格靦腆,不擅長和女生交往,一直單身。他從21歲起,就沉溺於網路色情視頻,在螢幕前無休止地自慰,尋求滿足。但十幾年來,他愈來愈無法克制自己,甚至不再出去工作,躲在家裏看色情網路,撥打付費色情電話,積蓄也幾乎都花光了。

直到有一天,當他真的和喜歡的女孩在一起,和她坦誠相對時,他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勃起了……「我感受不到螢幕裏給我的興奮和性喚醒。」他一方面不可自拔,一方面又極度鄙視自己,那種沮喪和無力感,甚至使他想要自殺。

2016年9月,東尼決心戒除網路色情,寫下他的第一篇博文,把自己13年來的痛苦、折磨公布於眾,他反反覆覆地在決心戒斷色情癮,和抵擋不住誘惑重新看回網路色情之間掙扎。眾多同患網友,也在留言區寫下自己的真實經歷……

Toni's Diary of Internet Porn Addiction

東尼的《色情癮患者日記》

自述:東尼(Toni Jyvala)

每一天,我只想沉溺在網路色情世界裏……(一条提供)

2016年9月28日 五天沒有看色情片了!

嗨!你現在正在讀的是色情癮日記的第一篇!我是個34歲的棟篤笑喜劇演員和戲劇老師。2003年秋天,我還在讀大學的時候,人生中第一次擁有了自己的電腦和寬頻,我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無窮無盡的圖片和選擇,無時不刻都可以看,我簡直像進了天堂。

如果我可以坐時光機器回去,我會揪住那個年輕人,搖晃他、認真地告訴他:

不要!一次也不要!出去跑步、出去找你的朋友們!不要打成人娛樂熱線,你會上癮的!這一切會毀了你的生活!

十三年的網路色情癮,徹底毀了我的現實生活,我的財務狀況也愈來愈不堪。我渴望親密接觸,可是我又不敢邁出第一步。

五年前,我開始有自殺傾向。

有一天早上我站在馬路上,看自己能離卡車有多近。我想,也許我就這麼縱身一躍,至少有這麼一個時刻,人們會記住我。第二天我意識到自己差點把自己殺死了,陷入了恐慌,躺在家裏的地板上開始尖叫。心跳是那麼劇烈,我覺得都快爆炸了。我開始去看心理醫生。

我現在立志100天不看網路色情!我會在這裏寫下我所有的成功和失敗。回見!

好想就這樣走過去被車死。(一条提供)

2016年10月2日 色情癮面面觀

已經第六天了,還沒有出現要看片的念頭,很不容易……你每天做的事情愈多,就愈少想到色情片。

有人問我是否有宗教信仰的支撐,沒有。我也要聲明,我不認為自慰有什麼不好。

有些人在評論裏說克制自慰可以提升自然的性衝動,從而去實踐真實的性行為……這也有道理。我想說,如果你要自慰,也許可以試試不要依靠色情片來輔助。

愈來愈多讀者評論,講他們自己的色情癮問題,而所有這些故事的相似性令人震驚。他們都描述了熟悉的症狀:抑鬱、自卑、勃起困難、缺乏性生活,甚至缺乏生活。

我大概上癮有7年了。去年開始,我徹底地停止看網路色情,一直到現在。
讀者Ringer
我從11歲起就幾乎每天看色情片,我並沒有戒掉,每天看20-30分鐘。但是我有最糟糕的色情癮患者的症狀:陽痿,不能勃起。我從來沒有過真正的性經驗。
讀者Mara430
已經結婚五年了,性生活不和諧,妻子以為是她的問題。我不敢承認我的癮,我怕一說出來婚姻就要解體了。
讀者The Fappist

對不起,因為網絡色情癮,我對現實中的人失去了「性」趣。(一条提供)

其實不僅僅只有男人才看色情片。讀者VeddieEdder說她看色情片太久了,以致於根本不想有真正的性行為。

「我寧可一個人在家拿着震動棒翻網頁。找到對路的人基本上不可能,總是要伴隨着嫉妒、傷心和爭吵。」

也有一些女人和網路色情癮患者一起居住,一開始並沒有意識到對方長期對着螢幕獲得性滿足,會影響到和她的性生活。

讀者「網路色情癮患者的伴侶」寫到,「我嘗試提出微妙的性暗示,但是得不到回應,我都不敢真正做我自己了。早年還是有些性生活的,可是孩子們長大離家工作後,我們之間的交流等於零……我總是被拒絕,自尊心化為烏有,我覺得自己太可笑了,太醜了,是個失敗者。」

很難想像一個二維的、不真實的人可以滿足另一個真實的人。因為愛,應該是觸摸、親近和興奮地在一起分享經歷。可是在網路色情癮患者的生活中,即使是真正的性生活,所帶來的刺激和快感,也沒有他們自己私密的色情觀看經歷來得高。

或許分享這些經驗,可以讓大家都意識到自己不是在孤軍奮戰,也許我們都可以做些甚麼來改變。

(一条提供)

2017年1月4日 第100天:我成功了!

好吧,無色情100天了。新年開始了,我也重新開始了,有很多要慶祝的,敬我自己一杯吧!

如此的里程碑,總是一路艱辛而得來的,回顧一下吧:

100天前,我躺在黑洞裏,掉進了我有史以來最長的一次連續消費色情片。我成天待在家裏,不斷地刷色情網,已經沒有什麼有趣的東西可看了。我已經麻木了。我喝得爛醉,家裏像個垃圾場,我似乎徹底放棄了。

也許聽上去很老套,但我當時腦子裏的確響起了另一個聲音,「你真的要放棄春天所做的一切努力嗎?甚麼時候再啟程都不晚!你不能放棄!」

然後我就知道我要做什麼了,我需要極端行為,我打算把我的問題公布於眾。寫這個博客給我的生活帶來了全新的意義和內涵。它也成了一個學習的好工具,了解色情癮及其現象。

這三個月裏, 我通過學習了解到,網路色情的問題比我們想像得更嚴重,更隱蔽。已經有很多科學家和醫生開始對此事認真對待了。我相信,我們愈多討論這個話題,讓愈多人敢於審視他們自身的色情片使用狀況,就愈容易發現潛在的問題。

今年的目標清單和以往一樣:有規律地鍛煉、積極社交、做正能量的事情,看到你心存感激的事情。

2017年3月17日 一個新的開始!

1月29日,在連續125天不碰色情之後,我又去看了色情片,並且打了付費電話。事情很快失去了控制,簡直不能再糟,甚至到了任何其他事情都無關緊要了。

恐懼、愚蠢、尷尬和困惑包圍了我,過去的十幾年,我一直在問自己這些問題:

為什麼我要這麼做?為什麼我沒有打電話尋求幫助?為什麼我要這樣浪費錢?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過去的六個星期裏,有一周因為巡演,正好是個機會戒斷掉。可是我一回家,就又抵擋不住誘惑,回到老路。一開始我對自己說,也許我只看一點點,可是等我看了一點點,我又對自己說,也許我就今晚享受一下吧。

在復發後的連續4天裏,我一直坐在地板上不斷地刷螢幕,和電話裏的陌生女人聊天。每一天,我都有理由要尋求安慰,就這樣一天天重複着……

當我終於意識到過去六周我花了多少錢的時候,我又清醒了,我自己都覺得聽上去都是陳詞濫調。我希望讀者不要受我的影響,不要以此為理由復發。我其實是希望。我可以給你們帶來一些支持。

你可以比我更強大!你可以做到!別擔心我,希望這一次可以繼續。

在復發後的連續4天裏,我一直坐在地板上不斷地刷螢幕,和電話裏的陌生女人聊天。(一条提供)

2017年10月19日 我們又開始了……

儘管這個計數已經有點喜劇性了,這是開博以來,第四次歸零。也許這段旅程註定是要有些起伏。如果戒癮有那麼容易,人們就不會那麼遭罪了。所以,這是未來的一個新起點。

我深呼吸了幾次,告訴自己:你不是個壞人,你是勇敢強壯的。

2018年4月26日 這是我現在的生活

4天前的周日,我上了付費視頻通話。我一直在抗爭,終於扛不住了。

這周我感謝自己小小的成就,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再次從復發中掙脫出來。

對自己誠實,不再把復發這件事當成失敗,因為戒癮就像讀者們一直說的,沒那麼簡單。重要的是再次鼓起信心,走向一個更快樂和更平衡的生活方式。

每一次的戒斷都是值得的!

這就是我現在的生活,我充滿感恩。

我要徹底和這個虛擬的色情網絡世界告別!(一条提供)

沉溺網絡色情是病嗎?可以戒嗎?

「如果你不看網路色情片就無法達到高潮,就應該警惕了!」

東尼其實很早就找過醫生和心理醫生,訴說自己的孤獨、焦慮、性障礙,但沒有醫生想到,這些症狀可能跟他沉溺網路色情有關,他自己也不知道,直到東尼看到了威爾遜(Gary Wilson)的TED演說。

(一条提供)

威爾遜是一名退休了的生理學和病理學教師,也是國際著名的反網路色情人士。他在TED的這個16分鐘的演講中,講述自己對於「網路色情癮」的觀點,簡單來說就是:患者可以通過不停地點擊色情視頻,來刺激分泌腦內的「多巴胺」,而多巴胺與人的情欲及各種感覺有關,也與各種上癮行為有關。

威爾森還認為,如果過度沉溺網路色情,可能引發大腦的物理變化,包括「脫敏反應」(Desensitization),「敏化反應」(Sensitization),甚至會使腦前額葉的灰質和白質改變,讓成癮者衝動控制和預知後果的能力下降。

於是就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獲得超量快感

對真實性生活無快感

對看網絡色情更敏感

看更多更刺激的色情影片

繼續看色情影片

重複第一點

不過TED也在視頻網站中聲明:威爾森演講中的部分內容,並未得到所有科學家的支持。而至於「網路色情癮」這個概念,是一直被科學家們爭議的,至今還沒有完全在醫學上認定。

但是支援「網路色情癮」定論的人認為,它的典型症狀有這些:

長期觀看網絡色情導致陽痿或性高潮困難

神志不清和難以集中精力

無精打彩和缺乏動力

社交焦慮症和感情麻木

對真實性伴侶缺乏興趣

對網絡色情的題材和內容需求愈來愈廣泛,偏離了自身原有的性行為愛好和取向

在2014年《美國醫學會雜誌-精神病學》發表的一篇研究論文中,德國科學家研究發現:經常看色情圖片,會令大腦對真實的性刺激反應遲鈍;而且年齡愈小,愈早接觸網絡色情,就愈可能造成更嚴重的後果,愈難完全戒除網路性癮。

加拿大博士、研究員西蒙·拉許耐斯,在2009年做有關網路色情的研究時,無法找到任何一個沒有看過色情片的大學男生。

為什麼網路色情的吸引力那麼大?因為它提供了無窮盡的、持續性的新鮮感,這是傳統色情讀物和電影所不能企及的。只要十分鐘的刷屏,所看到的性感美女的數量大概要比祖先們幾輩子看到的都要多。

(一条提供)

在決心戒除的兩年多裏,東尼在不斷地復發中跌落起伏着。

他真實地記錄下所有的成功和失敗,和同患網友們互相鼓勵支持,大家一起分享如何和誘惑進行抗爭:承認自己有病,設定目標,鍛煉,為自己的小成就自豪,多和朋友聊天,等等,並且:堅持不在自慰的時候看網路色情片。

東尼現在計畫在2018年秋季復出舞台,繼續自己的個人棟篤笑。「我的網路色情癮其實是棟篤笑最佳題材:私密、尷尬。所以我的確也是會把它寫進我的棟篤笑本子裏。」

在今年6月份最新更新的一篇博文裏,東尼寫到:

「這是我的旅程,我的詩……我無以為恥。」

東尼現在計畫在2018年秋季復出舞台,繼續自己的個人棟篤笑。(一条提供)

(插畫:Lanski)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